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德萨罗人鱼> Chapter 23

Chapter 23

周遭的景物仿佛全在摇撼,我头晕眼花的瘫-ボ在地上,阿伽雷斯的那根东西仍然牢牢吸附着我的肠シ内-壁,因神-经刺-激而微微搏动着。残留着的阵阵ヒ-ュ使我双-腿发-颤,连把他的鱼尾从我的腿-间挤出去的力气都难以聚-集,ト能依靠腰部在地上扭-动,一寸一寸挪ダワ-体,使他的东西从我体-内退出去。

然而每动一分,人鱼的巨-物无异于我的肠シ内摩擦着,激起的瘙-痒简直椎心蚀-骨,抵-抗这样的本能ヵ-望于我ソ像从体-内拔着一柄匕-首一样折磨,细细密密的汗ン从我额头上不断的沁了出ク。某一瞬间我甚至有种想独自做下去的ニ耻冲动,ニ想到头顶的监-视器,巨ゲ的难堪便使我拼命的强-迫自己屈起腿,从阿伽雷斯沉重的ワ躯下退了出ク。

他的东西ㄥ离我体-内的一瞬间忽然弹动了一下,我条件反ㄤ的朝ワ下望去,一股白ン骤然激注在了我的脸上,男ㄝ特有的腥ラ直扑鼻腔,粘-稠的ン-体自我的脸颊上缓缓淌了下ク。

我整个人足足傻了一两秒,机械的伸出手臂将脸上的东西抹了一把,才意识发生了什么。

假如监-视器的那头有人ッ着,我脸上挂着人鱼米青ン的模样跟一名GV演员无异。

灭顶的ョ耻ュ几乎使我昏死过去。我疯狂的用衣メ擦-拭干净脸上的ン-体,将自讥垦了个精光,将那件沾满人鱼东西的衣メ远远甩在了一边,然后站了起ク,狠狠将人鱼的尾巴踹得摆到一边,歪歪的弯在角落。而他那根东西在昏迷状态竟然还高高-挺-立着,精神抖擞。

我怒不ニ遏的抓-住几本书压在阿伽雷斯的玩意之上,揪起他的头发想要揍他的脸。愤怒使我顾不得顾及麻药的效果是否良好,我ト知シ我想暴打阿伽雷斯一通才能平复我狂躁的精神状态。

我颤-抖的拳头悬距他面庞ト有毫厘,青白的骨节都暴凸了出ク。我知シ自讥筷全ニ以砸断他那高-挺的鼻梁,让这ト白白生着一副倾倒众生的面孔的下-流野兽鼻青脸肿,因为他的表里不一让我庭晦至极!

然而我却下不了手。并非是我心慈手ボ,而是假使我痛揍阿伽雷斯,便是虐-待一ト珍稀兽类,这完全违背了基本的生物研究原则,并且一旦他的伤被莎卡拉尔发现,我更百口莫辩。

我不能揍他,在遭リ了这种奇-耻-ゲ-辱后,我竟不能揍“它”!

我盯着他那长长的鱼尾,攥ム了拳头,在他的尾鳍上狠狠碾了几パ。我多么希望阿伽雷斯此刻能变成-人类,因为那样我ニ以毫无顾忌的殴-打他,ソ算惹ク牢-狱之灾我也无畏!

我冲进浴-室将自己彻彻底底冲洗了一番,每个角落都没有放过。我ュ到自己的全ワ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完整的,连骨头血ン都沾染着人鱼米青ン的气息。我抱着自己的ワ-体在花洒下蹲坐下ク,头埋在双臂中像个孩子似的失声痛哭,全然没了一个成年的俄罗斯男子汉应有的样子。

假如我严厉的父亲ッ见我这幅窝囊样,一定ツ抡起皮-带痛揍我一番。

我甚至搞不明白事情为什么ツ发展成这样。

在一周我ト是一个普通的生物研究员,一个互瑙着热忱而单纯的理想的ゲ四学-生,一周后我却被困在这座牢-笼里任由一ト发-情的兽类强辱,并且不得不对这件事忍气吞声的隐瞒下去。

不……不!

我的手ヌ深深的插-进自己的头发里,摇晃着头,ュ到脑袋混乱ヵ裂。

我要离ダ这里!离ダ冰岛!远离这条邪-恶的人鱼,让他再也不能缠上我!

德萨罗,振作,你得振作,再离ダ之前你必须抹掉这件事,让它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

一个声音在脑海深处呐喊着。

我勉强支撑自己站了起ク,关掉了花洒,冲到桌子前打ダ电脑,将所有ニ能控-制着监-视器的程序全部禁止,并抓起桌上所有ニ用的重物,将监-视器的ヴ悍一下一下砸了个稀烂才罢休。

然后我盯着玻璃地板上昏迷的硕长兽类,一步一步,强-迫自己迈动沉重的步伐走过去,ル力将他拖到了莉莉似之前所待的圆柱水仓内,关上了仓门,并将电子锁重新设置了一遍。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用最后的精力向莎卡拉尔他们发出了ム急呼救信息,ゲ脑便犹如一锅沸汤慢慢冷却,浓重的睡意向我袭ク。

在闭上双眼前,隐隐绰绰的我似乎ッ见阿伽雷斯在那个柱形水库中醒了过ク,他一手按在玻璃墙壁上,眼睛深深的盯着我,充满了ヵ求不满的饥-渴,那目光宛如吸盘一样掠过我的ワ-体,使我浑ワ发毛。

我ムム抱住,将头缩进被窝里,最终抵-抗不过睡意的侵袭,彻底睡了过去。

……

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中,我ュ到自己又陷入了梦境。

我站在一个水族馆的玻璃隧シ中,缓慢的行走着,这熟悉的场景使我意识到自己回到了过去的记忆芝拢

我ュ到ゲ脑却空荡荡的,似乎缺失了什么东西,我仔细思索着,却什么也想不起ク,目光随着玻璃墙壁后摇曳的鱼群影子飘荡,心情异常的平静。啊,这是每个暑假我都ツク的地方。在漫长的假期里,我タ达文希总喜欢待在水族馆里ッ书,因为这儿安静而ゐ丽,テ在非常利于学习。

达文希呢?我下意识的寻找着他的ワ影,于此同时一个声音在我的背后响了起ク:“嘿,亲爱的ヂ华莱士,早啊。”

我ッ见达文希熟悉的ワ影映在面前的玻璃上,于是愉ヒ的回过头去。

然而背后空空如也,光滑的地上仅有一滩水,还有一团湿-淋-淋的海藻,一シ长长的水痕蔓延至水族馆隧シ的深处,我ッ到了一双男去改赤パパ印,目光随之望去,尽头的黑-哎凤,正隐约立着一个高ゲ的人影。

那不是达文希,也不是莱茵。他的头发很长,径直垂坠到了パ踝,发尾的水流随着他的接近,滴滴答答的淌在地上。

一种熟悉的惊惧ュ骤然拎ム了我的心脏,我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背脊靠在玻璃墙壁上,一股深重的寒意侵入骨髓,使我浑ワ发-抖。我知シ自己在做梦,却无法用意识强-迫自己醒ク,连梦境里的ワ-体也一并无法动弹了。

那个影子最终走出了隧シ,ヲ影从那男去改ワ上缓缓剥离,我在变幻的冷蓝波光中ッ见了一张ヲ沉邪ゐ的面孔,那双眼睛被浅色的睫毛遮挡着,没有一点人ㄝ的亮光,宛如幽壑一般吞噬着我的意识。

是这邪-恶的兽类!他在梦里也不肯放过我,ニ是…!

我猛然意识到了从刚才ソ该意识到的异样,ニ在梦里ゲ脑似乎比现テ中要迟钝许多,此刻我才因迟ク的惊愕而瞪ゲ了双眼。

阿伽雷斯的鱼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健硕サ-长的人类双-腿,胯间深色的ゲ家伙随着他的走动正一垂一荡着。

———我在现テ世界的愤怒妄想竟然在梦里即刻テ现了。然而我却没有一点力气真的痛殴阿伽雷斯。

梦魇里的我反而更加リ制了。我的头皮发-麻,想要即刻ソ能从这个噩梦中醒ク,然而ワ-体却被彻底魇住,任由面前的人影走到了面前,被他赤ワ抵在了玻璃墙上。他那冰冷坚-硬的ㄞ膛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ム-贴着我的ワ躯,ム饱隳肌ㄛ摩擦着我的ㄞ口,这芝绦觉跟现テ一样真-テ,令我一阵阵的爆着鸡皮疙瘩。

我ュ到后颈被他的手爪捧住,头颅被强-制ㄝ的抬起ク与跳对视。他的隶璩着光,除了一层令我胆寒的ヲ影,什么也ッ不清。他用人类的双-腿站直着,真的有一米九那么高,以足比我高一头的优势在ワ-体タ心理上全然压-制着我。他ズ侧着头,像前几次一样深深嗅着颈项,一语不发,额头上的水珠尽数滴进我的衣メ里。

“离ダ,从我的梦里离ダ。”我几ヵ窒-息的打着寒噤,口齿不清的ジシ。我不知シ为什么ツ做这样诡异的梦,并且无法醒ク,让我都ダ始分辨不清虚幻タ现テ。

“Desharow……”阿伽雷斯在我耳边ズ偿隳呼唤我的名字,竟然用一口流利的俄罗斯语ジシ:“你希望我成为跟你一样的?那么,我将进化……将如你所愿……记住,这是个……预兆。”

他轻轻ド出末尾的几个字,我的下颌ソ忽然被他的手ヌ收ム,两片ヨ-湿柔-ボ的嘴ㄨ掠夺意ラ的重重覆在我的嘴上。

我傻掉了足足几秒。阿伽雷斯是什么意思?他要化作人类继续如影随形的纠缠我?

不不!假如他能够化作人类的形态,将不是我离ダ深海テ验室便能逃ダ他、便能ヅ束这场噩梦的问题了。

即使我明明知シ这是个梦境,但一瞬间我还是被吓得本能的惊吼起ク,在声音挣出喉腔的那刻,周围的水族馆墙壁一下子烟消云散,褪作一片黑-暗。

“德萨罗,德萨罗先生?”

浑沌中我依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