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德萨罗人鱼> Chapter 50

Chapter 50

模模糊糊的,我感到双腿传来一阵强烈的异样感,又疼又痒,好像在数千只蚂蚁侵蚀着,又仿佛是新生的皮肉在骨头上生长。我下意识的想去触摸,双臂却被一双潮湿有力的蹼爪按在头顶,湿润的软物舔舐着我的颈项。很快,我的耳后和手指体会到了一阵尖锐的涨痛,那就像是荆棘在突破我的肤表,如同一个寄生的病毒体般竭力的挣动着。

我吃疼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嚎,撑开沉重的眼皮。

头顶的月轮近在咫尺,在水光里看上去像是支离破碎的玻璃球,因为我的焦距是散乱的,视线随着不堪重负的头颅摇摇晃晃。我眩晕得厉害,有点想吐。我辨认得出上方压制着我的黑影是阿伽雷斯,张嘴想要喊他,可嘴巴却如失声般什么也发不出来,双腿越来越剧烈的痛痒感使我下意识的向下望去——

老天,我看见了什么?

我的双腿上生出了一层银灰色的鳞片,它们密密麻麻的覆盖在我的皮肤上,乍看上去就好像一条鱼尾,我的双脚尚在,脚面上却长出了两片扇状的蹼膜,长长的垂进水里。

我仓惶的抬起眼看了阿伽雷斯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他是什么神色,便再次晕了过去。

黑暗从四面席卷而来,周遭仿佛起了浓雾般,一切都顷刻间消失了,没有月光,没有大海,没有阿伽雷斯。身上的疼痛尽然消失了,我的身体仿佛在向大海深处沉坠下去,然而我知道我只是陷入了梦魇里。

我努力折返方向向上游去,却感到一股力道攥住了双脚,将我往下拽,拽,拽…

身体猛地一沉,眼前刹那间出现了光亮。

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置身在一个幽深的玻璃走廊中。巨大的游鱼与半透明的水母从我的四周掠过,拂下斑斑驳驳的水痕光影,它们看上去那么近,近到伸手可触,与以前隔着玻璃看的时候要真实得多。我隐约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迷茫的伸出手去,却碰到了一层玻璃。

可它并不是隔在我与游鱼之间,而是隔在我与走廊之间。我正身处在玻璃观赏池内,犹如一只海豚。

喂,喂,怎么回事!!

我大喊起来,回应我的却只有平缓的水流声。

该死的,我这是在哪儿?

我用力的推了推这堵隔开我与外界的透明界限,感到它坚不可摧。不可置信的转头看了看四周,忽然间,透过玻璃上的反光瞥见了一双幽暗的眸子。那是阿伽雷斯!本能趋势我立即凑近了玻璃,却i一下子为眼前的情景愣住了。

阿伽雷斯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他下半身那长长的鱼尾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修长的、被包裹在皮裤里的人腿。透过玻璃的反射我更瞬间看清了自己的模样。我的双腿被包裹在长长的银灰色鱼尾里,扇形的尾鳍随着水流缓缓起伏着。我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而他则皱着眉深深注视着我,手掌按在玻璃上似乎妄图碰到我,用力得指腹发白,血管暴凸,又慢慢攥握成拳,重重的砸在玻璃上。

噼啪一声,数条裂纹扩散开来,玻璃轰然粉碎,眼前的世界瞬间又重归入黑暗里。

我努力的伸出手去,张开五指,抓住的却只有空气。突如其来的巨大恐慌使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当意识回归体壳的刹那间,我立即坐起身来看向自己的双腿。

还好,什么也没有。

我的双腿并没有变成什么鱼尾,它们好端端的健在,皮肤也如原来一样是光滑的人类皮肤,而不是一层鱼鳞。接着我又敏感的翻看着自己的双手,确认指缝间没有蹼膜后我长嘘了一口气,上下把双腿摸了个遍,像一名差点被截肢的病人般激动的亲了亲自己的膝盖,冷汗涔涔。

谢天谢地,我的身体并没发生什么诡异的变化。

之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感到思绪错乱不堪,仔细回忆着之前那些亦真亦幻的情景,张望着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阿伽雷斯的巢穴里。

也许我从未离开过这儿,从人鱼的奇怪仪式开始就陷入了虚幻的梦境?揉着额头,我却又不敢确定,因为阿伽雷斯带着我在海上腾跃的快意,身体生长出人鱼的特征所带来的痛苦,都太过真实了,它们混杂成一种矛盾的感受,现在尚残留在我的四肢百骸里。

如果真的发生过,一定有什么痕迹留下的,要么就是我的大脑真的出了差错。

这么想着,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后,整个人一僵——

耳垂后面分明有道细小的裂口,甚至还残留着一些水迹。这使我立即忆起当我被阿伽雷斯带入海中时,海水从这里流出的感觉。这就是我的身体的确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变化的证据,它的存在一下子把我的侥幸心理击得粉碎。

巨大的惊愕感压迫着神经,使我几乎窒息。我深吸了几口气,抱住头颅,用力的揉太阳穴以防自己因这不可思议的事实而再次晕厥过去,并强迫自己冷静的思考。

是的,我的身上出现了人鱼的体兆。在片刻前我看见自己生出了蹼爪,腿上长满了细鳞,我的耳后生出了腮(假如那个东西真的是腮的话),能在水中自由呼吸。用生物学的术语来说,我的身体变异了,换而言之,我的基因发生了突变。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不断徘徊着《基因生物学》上的一段话:基因突变是生物变异的根本来源。引起基因突变的因素很多,可以归纳为三类:一类是物理因素,如X射线、激光等;另一类是化学因素,是指能够与DNA分子起作用而改变DNA分子性质的物质,如亚硝酸、碱基类似物等;第三类是生物因素,包括病毒和某些细菌等。

眼下只有可能是第三类!

一定是阿伽雷斯造成的。他通过性侵犯我,将人鱼的DNA注入到了我的体内,他们的基因细胞是有剧烈侵蚀性的,就像病毒细菌一样控制、改变、重组了我的染色体——也许是结构,也许是数目,该死的不论是什么方式,这些鬼东西让我的某一部分细胞死去,被新生的细胞代替…

The first change…

所以是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吗!最终的结果将是被它们…同化!

不不不不,见鬼!

我站起来在洞穴里转了两圈,手指□□头发里,发丝里尽是汗液。

该死的,我还想这些干嘛!我压根就不应该思考这些理论,即使我写出举世惊人的论文也没有狗屁意义,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最操蛋的变异体样本,我没法拯救自己!我可不想变成人鱼永远留在这座岛屿上,我还想回到我的学校和爸妈身边好好过日子!

冷静,冷静,德萨罗!

阻止变异唯一的办法只有注射能对人鱼细胞起遏制性作用的血清,我必须立刻离开这儿,越远越好,避免再与阿伽雷斯发生任何接触。我还有机会使身体恢复正常的,拉法尓他们身上也许带了蛇毒血清,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但是值得一试。

此念一起,我竟奇迹般的冷静了下来,因为我再清楚不过慌张也只是无济于事,此时唯一能拯救我的人,只有我自己而已。

于是我小心翼翼趴到洞口,像海面上望去,并没有发现阿伽雷斯在附近,他也许潜入海底觅食,或者在处理族群中的矛盾,但不管怎样没发现他的踪迹使我油然升起了逃走的信心。

转身来到了巢穴里那个放置阿伽雷斯的收藏品的洞里,我拾掇了一些在丛林里生存必备的东西,而幸运的是它们几乎一应俱全——一把有点钝了的匕首,一只望远镜,古旧的罗盘,可以用来做武器的铁锚,尚未拆封的能消毒伤口的酒,打火石,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玩意。我把它们快速的裹进底下垫着的一块类似帆船旗子的布料里,并撕下几条布裹住身体,用唯一没被阿伽雷斯撕毁的裤腰带捆在身上。

我看了看自己的“全副武装”,简直活脱脱就像个被星期五困住的鲁滨逊!

好了,到最要紧,最关键的一步了。

这决定了我能否逃出这个洞穴。

我蹲下来,横下心来将头扎进了之前阿伽雷斯带我进入海中的水洞里,确认自己能够顺畅呼吸后,我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那一瞬间我的心里竟泛起一丝不舍,但即刻便被没过全身的海水冲掉。我几乎是如同本能般地快速的向深处游去,犹如一只敏捷的游鱼,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在海水中穿梭着,并循着光亮,转瞬间突破了水面。

抹净脸上的水珠后,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低矮的海岸边,陆地近在咫尺,便连忙爬上岸去,拔出腰间的铁锚,警惕着岸上可能存在的掠食者,钻进了丛林里。我必须找一颗高一些的树干爬上去,观察拉法尓他们和我们之前停泊的船只在哪。

然而,就在我打算爬上就近的一棵大树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吼叫,我不由浑身一震,甚至不用回头看也知道那是阿伽雷斯追来了,条件反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