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德萨罗人鱼> Chapter 87

Chapter 87

良久,我还沉溺在快意退潮后的疲乏之中,陷在阿伽雷斯有力的臂弯里。他意犹未尽的吻咬着我的嘴唇,却并没有更近一步的意思,在我发泄过后便停止了任何亲热的动作,我能感觉到那抵在我腿间的鱼尾的肌肉明显僵硬着,他在克制着自己的冲动。身为男人,我再清楚不过那种感觉有多难忍,天知道假如情况允许,我会毫不犹豫的用任何方式帮他释放,即使要用上我的唇舌。

可事实却是,在即将到来的离别前,我连最后一次跟阿伽雷斯互相拥有彼此也做不到。我闭上眼强迫自己不想接下去的事,一想我就感到心脏猫抓似的难受。我像条离不了水的鱼般与阿伽雷斯耳鬓厮磨着,鼻腔眼眶酸热一片,思维却控制不住的犹如洗衣机那样翻搅起来,我止不住的开始猜测我在另一个时空与阿伽雷斯相遇的情景,过去的阿伽雷斯是怎样的,我那时是否已经出现,他又会怎样对待我。种种疑惑接踵而至的跃进我的脑海,忽然,我的逻辑一下子被某个糟糕的想法阻挡在那,心跳也仿佛骤停了。

这想法我驱使将阿伽雷斯一下子推开几寸,盯着他的双眼,十分认真而小心翼翼的发问:“另一个时空的你,那还是真正的你吗,阿伽雷斯?当我前往另一个时空遇见那儿的你以后,现在的你是不是就要永远留在这个世界,然后变异或者死去?那么我去另一个时空还有什么意义?见鬼,我丢下你一个在这里,和另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你在一起?”

将这个想法阐述出口的时候我不禁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心痛,令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但同时我又多么庆幸我考虑到这一点!阿伽雷斯沉默着,似乎默认了我的猜想。我咬住下唇,坚决地摇了摇头,手用力攥紧阿伽雷斯的肩头,沉声道:“我没法做到这个……即使那同样是你。”

他低下头,额头轻轻贴上我的额头,嘴唇却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蹼爪抚上我的后脑勺,将我的头捧在他宽阔的掌心,宠溺意味的揉按着:“不,德萨罗,你在用思考人类的方式思考我的生命模式。你携带着我的生命核心系统,当你交给另一个时空的我时,它会进入那个我的体内,让现在的我的生命延续下去。在这个世界的我的确会死———”

我的呼吸收紧,却听到他附在我耳畔,“但只是被暗物质侵蚀的躯壳。你是开启我与亚特兰蒂斯的另一种命运的钥匙,你能理解吗?”

“是的,就像通过磁盘拷贝数据那样,恢复出厂设置然后重装系统,那会是另一种全新的未来……”我惊愕地小声自语(很抱歉我将这样的奇迹理解的这样不浪漫,可的确我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理科生),阿伽雷斯显然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疑惑地挑了挑眉毛。我半信半疑地努了努嘴,质问地贴着他的唇:“你要发誓你不是在哄骗我。”

“发誓?”

“呃……就是,保证你说的话百分之百是真的。”

阿伽雷斯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暧昧之意,我感到他的蹼爪挪下我的脊背,一把搂紧我的臀部,让我紧紧贴近他的身体,感受那肿胀的大玩意的尺寸,“我不允许任何人碰我的德萨罗,包括另一个时空的我。”

“你这可是与自己争风吃醋…”我脸颊一烫,嘟囔着,不自在的在他怀里扭了扭身体。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感到脚下猛地一阵震荡,差点摔进旁边的骨架堆子里,好在阿伽雷斯的尾巴及时绕住了我的身体,将我拽回了怀里。这时我们的头顶爆发出一串锐器划过金属表面的刺耳噪音,潜艇顷刻间剧烈的摇晃起来,阿伽雷斯将我拖抱到那直面通道入口的驾驶舱内,透过玻璃我立即望见有一团形状奇异的巨大黑影浮在潜艇上方,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就仿佛一大股乌贼喷出的墨雾。

“这是什么玩意!”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紧张地盯着那团东西,阿伽雷斯忽然攥住我的手,从我的口袋里迅速拿起那个他给我的鳞片,按在我的胸口。我立即感受到一阵微微的灼热,低头看去时,那个鳞片竟然已经融入了我胸口的胎记之中,形成了一块更深的蓝色斑点。

“那是一个被暗物质侵蚀的‘子巢’,它是用来孕育那些幼种的,现在却成了污染者的寄生穴。它贪得无厌,现在已经开始试图吞噬我了。”阿伽雷斯眯起眼,面色阴沉的咧了咧嘴,白森森的獠牙透着肃杀的锋芒,“我去抵挡它的时候,德萨罗。你就趁机进入通道,不可以有任何停留。”

心头像遭到刀尖一刺,整个胸腔不安恐惧地收缩起来。我却握紧拳头,知道此时任何的犹豫都可能造成阿伽雷斯功亏一篑。我点了点头,蓄势待发的弓起脊背,像个等待长官发号师令的士兵那样,静候着阿伽雷斯的带领。

“尽情的释放我遗传给你的力量吧,你能够做到的……”

阿伽雷斯搂住我的腰,靠在我的耳边沉沉低鸣,他搂得那样用力,勒得我憋在眼眶里的东西几乎刹那间就要涌出来,恍然感觉这就是最后一次拥抱。但我相信阿伽雷斯告诉我关于他生命转移的那些话的真实性,我相信他比任何人都渴望与我在另一个时空重逢。

我再次点了点头,低头深深吻上他的蹼爪,同时把溢出眼眶的液体藏回去:“是的,我的首领大人。”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阿伽雷斯的怀抱又紧了几分,然后松开来,攥住我的一只胳膊,霎时间带着我宛如一只离弦之箭那样穿透玻璃急速冲了出去,冰冷彻骨的海水铺天盖地包围了我们,与此同时四面也纷纷袭来罗网般的黑影,在我距离通道入口仅有咫尺之遥的时刻,阿伽雷斯抓着我的力量忽然之间消失了。

“离开这儿,不要回头,德萨罗!”传呼机里同时乍然响起阿伽雷斯的呼喊,电流的杂音仿佛炸弹般在我的胸腔中爆开,我的牙齿深深切入嘴唇里,拼命划动着身体,在向我不断扑来的蜘蛛般的怪影中极快的穿梭着,那些恶心尖锐的虫足划破我的身体,数不清的手爪向我抓来试图将我拖住,我甚至看见了属于我的同伴的残缺的头颅与残肢,但这些都没有迫使我停下来。我一刻不停的游动着,双腿在这突破人体极限的速度之中逐渐化为鱼尾,快得如同一道水中闪电,撕破这令人窒息的黑暗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冲去——

霎时间,一大片极亮的光芒将我吞没其中,我的身体仿佛刹那间被卷入了一个漩涡,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大力量将我向光芒之中吸去,我下意识的回头望向我进来的方向:阿伽雷斯正身陷那团黑暗之中,与那团蠕动着的、仿佛生着无数颗头颅与黑色长肢的怪形纠缠在一处,他的鱼尾好像一道黑色的飓风般扫荡着不断扑向他的变异种,从脊背上生出的鱼鳍犹如一对死神的翅膀那样大大张开,那姿态就像是神话传说里堕入地狱的路西法。

我竭力地睁大眼睛,只想把这一幕牢牢刻进记忆里,白光却逐渐包围了我的整个世界,将阿伽雷斯的身影完全抹去了。刹那间我的意识陷入一片空白之中,大脑仿佛停滞住了,我仿佛一下子忘记自己身处何处,自己来自何方,又要去往什么地方,躯壳中留存下来的只有感官,没有思维。我感到疾风猎猎从耳边刮过,时而灼热时而寒冷的风流席卷身体,身体内部渐渐枯竭又重新复苏,我似乎在短短一瞬间穿过世界各地,又经历过生老病死,又重新活过来,最终坠入白光之中骤然裂开的一道缝隙里。

“咕咚……咕咚……”

水流从我的周身掠过,使我已经僵硬的身体慢慢复苏过来,思维也重新回到了大脑之中。我发现我仍然是身处在水下,但周围已经不是一片黑暗,头顶不远处就是白日的亮光。我立刻划动手臂,灵活的甩动鱼尾向上游去,就好像早已习惯这幅新的身躯那样自如。

就在我享受着这种在海中畅游的自由之感时,突然之间,一大片暗影从顶上铺盖下来,在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刻,脊背上就袭来一阵灼热的剧透,那似乎是一颗子弹击中了我。我本能地向上窜去,刹那间,暗影迎面包围了我的所有去路,身体周围被猛地团团缚住,向上提去,我这时才看清这竟是一张渔网!

哗啦一声,我被惊人的力道从水里捞了出来,出现在我面前赫然是一艘庞然大物,犹如钢铁怪物似的机械臂将我悬吊在半空中,我天旋地转地翻过身体,晃了晃头颅,除了震惊之外同时感到讽刺极了——这情景简直跟我在船上遇见阿伽雷斯一模一样,只是我与他换了个位!

“嘿!看哪,又一只人鱼!这只竟然是银色尾巴,我从来没见到过!”

不远处传来一串惊呼,那竟然是日语。我立刻循声望去,只见船舷边,十几个黑发黑眼的亚洲人正一脸惊叹的望着我,令我不可置信的是,他们之中,分明站着一个样子十分出挑的青年,那是雪村。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