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德萨罗人鱼> Chapter 92

Chapter 92

我立刻精神一振,撑起身来,睁大眼睛望着阿伽雷斯,心脏高悬到喉头,砰砰狂跳。他似乎一时间陷入了昏迷,双目空茫的望着上空,焦距涣散。我弯下腰拖起他沉重的身躯,揽在怀里。

蓝色的光晕自他的胸膛上慢慢扩散开,仿佛在他的皮下向四面生长的树根与枝桠那样,顺着他的血管脉络蔓延,将他苍白的皮肤映照得几乎呈现半透明的状态。随着一缕缕细小的光丝爬上他的脖子,阿伽雷斯的头忽然向后仰去,好像遭到了巨大的痛苦那样浑身痉挛起来。他的喉头里滚动着一阵阵骇人的嗬嗬声,鱼尾疯狂的在我身下乱甩,扬起的沙尘令我刹那间睁不开眼,几乎被他掀翻到一边,但好在被我眼疾手快的避开他的横扫,一屁股骑坐在他腰上。

“嘿,嘿,阿伽雷斯?!”

我惊忧不已的按住他的肩膀,想要平抚他的躁动,而他的蹼爪却猛地抓住了我手臂,那力道大得几乎要让我脱臼,而他却一丝一毫也不松手,似乎处在极度的折磨之中,他的瞳孔缩得很小,几乎就仿佛一根针尖,一双眼珠都只剩下银灰色的晶状体,在月光下折射着猫眼石般夺人心魂的寒芒,他扭动着脖子,鼻息粗重而急促,血管在颈项间搏动着凸起来,好像有另一个灵魂在撕扯着他的躯壳,要挣破到体外,而他则奋力的反抗着。我震惊的呆望着,一股凉意唰拉拉的爬上脊背。我忽然意识到,我没法预见下一刻会在阿伽雷斯的身上出现什么状况,谁知道生命核心能不能通过我的身体顺利导入?也许是我理解错了而造成了什么副作用?

无数个混乱的念头在脑海里交战,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简直要把我逼疯了。阿伽雷斯的脸庞也很快被蓝色的细密光丝布满,让他的整个头颅看上去斑斑驳驳,仿佛被丛生的寄生植物所笼罩,连眼睛里也被蓝光占据,好像无数只极为细小的毒虫在穿过他的眼眶爬进他的大脑,而他的身体也在此时颤抖的更加剧烈了,亮得触目惊心的眼睛却死死盯着我,一眨也不眨,我惊愕的在他的瞳仁中发现了变幻交替的纹路,那看上去就好像一张人脸的轮廓,我不用仔细分辨就能认出那是阿伽雷斯。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神经紧绷到了极致,手忙脚乱的捧住他的后脑,紧拥在双臂之中,生怕下一刻在他身上就会出现什么突发状况。胸中慌乱与惊慌混战在一处,猛烈的撕扯着我的心脏。

而就在我着急得不知道怎么才好的时刻,我却看见阿伽雷斯竟然慢慢合上了眼,他的呼吸也随之平缓下来,蓝光则从他的皮肤上迅速褪去。我的手臂感觉到他的全身肌肉松弛下来,垂头靠在我的腹部上好像一下子陷入了沉睡,呼吸气流悠长的扫在我的皮肤上。似乎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我将他放平在沙滩上,摸了摸他的胸膛,伏□去,他的心脏正在强健的身躯之中搏动着,心跳声沉稳有力。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撩起被冷汗沁透的刘海,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大口气,为他小心翼翼的拭去脸庞上的海水与汗液,心里不断的祈祷着。即便我是个无神论者,但假使那也许存在的见鬼的上帝能使阿伽雷斯安然无恙的醒来,并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忠实的教徒。可我现在也只能拎着一颗心静静等待。

不远处的炮火声依然无休止的轰鸣着,与飞机的呼啸交织在一起,在我的耳膜之中揉得那么模糊,唯有阿伽雷斯的呼吸声与心跳声是清晰真实的,周遭的一切似乎已经化作无物。我聚精会神的数着他的心跳声,尽管经过刚才的激情使我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却一点儿困意也没有。这次由我扮演守卫者的角色,直到他醒过来。希望炮火不要很快就蔓延到这座邻近的岛屿上来。

当我记不清自己数了几个1000下的时候,我终于感到阿伽雷斯的身体动了一动,好像醒了过来,我激动的弹坐起来,看见身下的他果然睁开了眼睛,那双我熟悉的幽瞳的目光正聚焦在我的脸上,眼神迷蒙而暧昧的打量着我,潮湿的蹼爪慢慢抚上我的脊背,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

我的心咯噔一下,试探性的轻声道:“阿伽雷斯?”

腰间骤然一紧,我被他一下子翻过来,压在身下,他低头凑近了我的耳垂,沉鸣道:“你真的是我的配偶?”

刹那间,无比的错愕伴随着巨大的失落感袭上心头,我张着嘴巴,一时愣在那儿,有点没反应过来。直到阿伽雷斯的舌头舔上我的眉心我才下意识的将他一把推了开来,阿伽雷斯却顺势搂着我的腰,使我翻趴在他的身上,仿佛对我这个送上门的美味爱不释手,意犹未尽的歪着头就来舔吻我的下巴。我顿时觉得自己亏大了,非但没让我的老阿伽雷斯回来,反而还给“小”阿伽雷斯占尽了便宜。这让我强烈的感到一种类似出轨的罪恶感,尽管他的确就是阿伽雷斯,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这种感觉。这让我霎时间难受极了。

“该死的!”

我挣扎着甩开阿伽雷斯抚摸着我的蹼爪,唰地从他的鱼尾上站起来。我径直回身冲进浅水里,发泄似的冲大海大吼了几声。海面上交战的火光此时已经暂时停息,只剩下滚滚的黑色硝烟,海平线上初露的鱼肚白撕破了灰蓝的天幕,整片海面上静悄悄的,只有浪水拍击着礁石的响声回应着我的呼喊。我意识到时间已经在这个时空过去了整整两天了,距离广岛核弹事件的日子更近了。假如我们现在身处真的是硫磺岛,那么我们还有将近六个月的时间,但假如不是,少一天就多一分危险。不管阿伽雷斯是否能立即回来,我也必须帮他完成他的使命与责任。

我捧起冰冷的海水浇在面上,好使自己沸腾的情绪能够稍微冷却一点,但我压根没法平静下来,我不住的琢磨着思考着。

阿伽雷斯为什么还没有恢复原样,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呢?我明明看到了在他身上亮起的蓝光,难道那并不是阿伽雷斯的生命核心导入的征兆吗?是哪里出了问题吗?阿伽雷斯说他相信我能够做到这一切,他说我是开启他与亚特兰蒂斯新的命运的一把钥匙,可我这把钥匙到现在为止发挥的作用,也不过就是让年轻时的他自己第一次尝到了“人间极乐”的滋味。啊哈,真是搞笑极了。见鬼,我太没用了,我糟糕透了。

告诉我,我究竟应该怎么做呢,阿伽雷斯?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棘手的大难题。

我泄气的瘫靠在身旁的一块礁石上,狠狠砸了海面几拳。刚才压抑的疲惫一股脑侵袭了全身,使我昏昏欲睡起来。这时,我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水声,我立即回过头,睁大眼睛盯着向我游近而来的阿伽雷斯,在海水中跌跌撞撞的退后了几步,缩在礁石后,拒绝意味的伸出手掌,握成拳头,低喝道:“嘿,停下!你最好离我远点!”

阿伽雷斯却置若罔闻的游到了我的面前,粗长的鱼尾在水下猝不及防的卷紧了我的小腿,将我牢牢束缚在那儿,他的蹼爪一左一右的撑在我背后的礁石上,比我健硕得多的身躯仿佛形成了一道坚固的壁垒。我退无可退,背脊一下子就撞上了坚硬的石面,湿滑的鱼尾更强硬的挤进我的又又腿之间。刚刚云雨过的身体还处在极度敏感的状态,我禁不住因为这样的亲密接触而打了个激灵。

“为什么?”他低下头盯着我的双眼,好像带着些许怒意逼问着。我双手捧住快要炸开的头,躲避掉他的目光。我的大脑彻底乱了套,“小”阿伽雷斯倒好,却在这时跑来添乱。我摇了摇头,哑口无言,因为该死的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说实在我很想揍他一顿,为了“老”阿伽雷斯——他可从来没有像他一样那样疯狂的压榨我!我怀疑假如我不是带着他的基因,因而体质超于常人,说不定会被他活生生干死。

而阿伽雷斯显然不肯就此作罢,他的蹼爪紧紧攥住我的手臂,将我的双手擒在头顶,迫使我仰起脖子望着他,他倾身向一座高山般向我压过来,我立即屈起膝盖顶着他的腹部,却被他腾出一只蹼爪,一把抓住制在了腰间,他的鼻梁抵着我的鼻梁,将我逼得头颅靠在礁石上,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獠牙:“从现在开始,你绝不许离开我的身边,你属于我了,幼种。我将带你回到亚特兰蒂斯。”

我的神经因“亚特兰蒂斯”一跳,盯着那双燃烧着占有欲的眸子,一字一句道:“那么你最好尽快。因为很快就要发生一场由人类引起的大灾难,它会摧毁通往亚特兰蒂斯的通道,你应该重视我的提醒,立刻去关闭通道,让我来替你救那些幼种,首领大人。”

念出这个称呼的一刻,我不禁心口一阵发酸,就好像咽下一大口了发酵的野莓,呛得鼻腔也湿热起来。而就在此时我突然看见阿伽雷斯的胸口又亮起了微微的蓝光,他的神色刹那间变得有些异样,我清晰的看见细小的纹路在他的瞳仁之上游窜着,我的手被松开了,他的蹼爪抚到我的脸颊之上,如石子般凸起的指节掠过我的脸颊,眼神里溢满宠溺的柔光,就好像忽然想起了我是谁。我忽然明白阿伽雷斯的记忆的确已经被我成功导入了,可就像一个新安装的电脑程序需要被激活,而那些他熟悉的称呼与举动就是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