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德萨罗人鱼> Chapter 96

Chapter 96

隔着斑驳的树影,我看见不远处一片黑压压的攒动的人影,那是一队正朝树林里涌来的日本士兵,为首的正是真一,雪村跟在他的身后,却是被一左一右两个士兵押着,面色惨白,显然他的反叛没有逃过他父亲那双精明的眼睛。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我们三个,想要把雪村从这支日本军队的手里救出来实在太困难了。此外先不提这个,能不能说服阿伽雷斯帮助阿修罗救出雪村才是最大的问题。

见鬼!我心叫不好,眼见那些士兵越逼越近,心里愈发紧张起来。这些树林根本没法藏住我们。阿伽雷斯抓紧了我的胳膊,将我小心翼翼的向后拖去,可阿修罗却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在黑暗处望着雪村的方向,似乎打算突破重围劫救他的小配偶。

我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的鱼尾提醒他保持冷静,可好像是预感到了我的意图似的,阿伽雷斯将我抢先一步紧紧搂在怀中,更用蹼爪牢牢捂住了我的嘴巴,低下头警告意味的咬了咬我的耳朵。一小队日本士兵此时就从我和阿伽雷斯的右侧方跑过去,树丛随着他们的踩踏沙沙摇曳着,不时刮过我们的身体。

我大气也不敢出的缩在环住我的有力双臂之中,他的下巴搁在我的头顶,那潮湿的发丝覆在我的颈肩上。也许是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让阿伽雷斯的身体的荷尔蒙香味散发得异常浓烈,我简直要在他的香气中溺毙了,一点儿新鲜空气也呼吸不到,而他该死的还捂着我的嘴巴。

我急促的喘着气,紧张的盯着一队一队经过我们身边的士兵,远处灼灼的火光仿佛烧到了身体上,我开始在这糟糕透了的时刻浑身发起热来,一种我并不陌生的异样感觉犹如电流般袭遍全身,一股脑儿朝我的双腿之间冲去,令我的小腿肚霎时间不自觉的绷紧了。

该死的,该死的!我禁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声,攥紧了拳头——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了发情期的征兆!我该预料到的,上次出现这见鬼的体兆也是很快出现与阿伽雷斯交---合之后……

就在我意识到这个可怕的事实的一刻,腿间乱窜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大腿内侧的肌肉好像吸水的牛皮那般收缩起来。“唔……”我一下子低哼出来,忍不住咬了一口嘴巴上阿伽雷斯的蹼爪,手指深深抠进草地里,他似乎察觉到了似的将我的头掰得仰起来,低头察看我的我的身体,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我发现我的皮肤上泛起一片潮红,胸腹之上爬满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我皱起眉毛,慌乱地抬眼望向阿伽雷斯,他的瞳孔骤然收紧了,眼睛在火光之中显得忽明忽暗,蹼爪却将我搂得更紧了,安抚意味的轻抚着我止不住颤抖的身躯,用鱼尾轻轻摩擦着我的tui间缝隙,可这无异于饮鸠止渴。我知道在这生死攸关的逃亡时刻寻求阿伽雷斯的“解救”是一件多荒唐的事,但他的任何触碰都足以让我濒临疯狂。…………………………………

我抱住双臂,试图将身体支起来,并微微向前倾,尽量远离一点儿他的身体,然而狭小的树枝缝隙容不得我这样做。我压根不能乱动,否则就会引起让人察觉到的响声。

军队陆陆续续的经过了我们的周围,并没有任何人发现藏匿在树林间的我们,连不远处的阿修罗也隐蔽得十分之好,他似乎并没有我担心的那么鲁莽,而是静静的蛰伏在那儿,好像某种擅长捕猎的夜行动物。我该庆幸他的注意力全在雪村那边,否则被他看到我和阿伽雷斯的举动可就太尴尬了。

老天似乎像有意捉弄我似的,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阿修罗忽然扭过头来,目光直直的投在我们身上,注意到我和阿伽雷斯的“少儿不宜”的行为后,他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用蹼爪捂住了鼻子,就好像被什么呛人的气味熏到了似的,鱼尾猛地抖了一抖。阿伽雷斯伸出蹼爪,无声地做出了一个恐吓性的抓掐手势,似乎对阿修罗的无意中的窥看恼怒不已。

这时,又一串疾跑的脚步声在附近的树林间响了起来。我一眼便看见雪村被押着从几米开外走了过来,就从我们与阿修罗之间经过,那瞬间,仿佛是存在心灵感应般的,我发现雪村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似的,目光向四处漂移着,然后准确的落在了蛰伏在黑暗处的阿修罗的位置。阿修罗的脸色当即变了一变,雪村却什么大反应也没有表现出来。我肯定他看见了阿修罗。那一瞬间,我的心中猛地涌起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

而下一刻,猝不及防的突发事件就应验了我的感觉——

随着树丛里骤响的一声嘶鸣,阿修罗竟一跃而起,仿佛一只凶猛的猎豹那样猛地扑向了那两个押着雪村的士兵,张开的蹼爪犹如两把镰刀那般利落的划断了他们的咽喉,雪村惊呆了的愣在那儿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阿修罗一把打横抱起来,朝树林的另一个方向逃去。

“病叶博士,雪村先生被劫走了!这里有人鱼!”

“快追!”

刹那间树林子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叫喊与追赶之声,本已经跑到前方去的军队全部折返回来,阿伽雷斯将我立即拽到他的背上,背着我在林间急速滑行。可我们的行踪与动静很快无可避免的暴露了,在四周冲天的火光之中,我们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军队团团包围,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一齐瞄准了我与阿伽雷斯。

我挣扎从他背上跳下来,用我自己作为阿伽雷斯背后的盔甲与眼睛,捍卫那些他自己看不见的破绽。双腿发软得厉害,神经仿佛在被一把锯子胡乱切割,让我全身的筋骨都在如小提琴弦那样震颤。我眨了眨快要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眼眶,环顾四周,我一眼便发现了站在军队里的真一,他竟没有去追击雪村他们,而选择了围堵我和阿伽雷斯,也许他认为我们比他们更有价值。扮傻充愣这招已经失去效用了,不能智逃,只能强行突围。

可见鬼的,我却处在这种糟糕得不能更糟糕的状态之下!我发誓我随时都可能变成一滩烂泥瘫倒下去,但我绝不能在敌人的包围中暴露我此时的破绽,否则会将阿伽雷斯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之中。我只祈求自己能够快点变成人鱼形态,发挥我具有的力量,别拖阿伽雷斯的后腿。我绝不愿再让他因为我而受制了。

这时,在真一命令,周围的士兵再次如之前那样扯起了一道渔网,我意识到他并不想就这样杀死我们,而是想抓活体回去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回想起在防空洞的人间炼狱之景,我便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火光中我对上了真一聚焦在我身上的目光,他似乎对我此时的外貌变化有些惊异,眼底燃烧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兴奋,就仿佛一个嗜血的屠夫看见了他刀下的猎物。

注意到我的视线,他忽然笑了起来:“啊,列夫捷特的兄弟……你的脸怎么回事?这里,这儿……”说着,他比划了一眼眼睛与耳朵,笑意更深了,“就像人鱼一样。呵呵,我就知道,列夫捷特研究人鱼这么多年,他一定得到了什么成果,他却跟我说人鱼这种生物无法深入了解?看到你我就知道!他骗了我!你这漂亮的小人鱼,乖乖束手就擒吧,假如你不想看到你的兄弟死在刑房里的话——他就在这座岛上的战俘营里。”

“什么?”我的呼吸骤然一紧,我的爷爷在战俘营里?难怪了…难怪了我的家族会被牵扯到针对人鱼族的巨大阴谋里,原来在这个阴谋的开端,他就在这座岛上。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后来会被真一盯上,骗到日本来,被卷到这场阴谋里,那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身在其中。一切都说的通了。

我绝不愿让我的爷爷出事……但也许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容我们耽搁了。急火攻心之下,身体的反应更加剧烈了,我的小腿止不住的抽着筋,被阿伽雷斯的鱼尾及时卷住腿脚才没跪倒。他的蹼爪温柔而有力的紧握住我的手腕,眼神却阴戾地好像地底来的死神,盯着那些牵着渔网朝我们步步逼近的日本士兵。

在渔网朝我们铺天盖地的罩下来的时刻,阿伽雷斯搂起了我,锋利的尾鳍犹如闪电那般朝他们的腿脚横扫而去。而我抓住那笼罩身体的交织的粗韧麻绳,身体里攒动着的热流刺激我的力量爆发,我张牙舞爪的撕扯着渔网,将体内的燥热感肆无忌惮的宣泄出去,已经化作蹼爪的手与阿伽雷斯的蹼爪互相配合着,瞬时便将渔网撕扯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容纳我们的身体一下子突破了渔网的束缚。

啊哈,我们是不是该叫“漏网之鱼”没有什么能拦住并肩作战的我与阿伽雷斯。这个念头响彻在脑海里,刹那间我的胸中胀满了勇气,仿佛一下子无所畏惧。

“用刺刀!宁可弄死他们,也别让他们跑了!”真一大惊失色的嘶喊起来。

我红着眼瞪向真一,我敢发誓我的眼神就像他曾描述的恶煞那般恐怖,他在我的瞪视下打了个哆嗦。真一离我们就近在咫尺,我知道自己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而同时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意图,趔趄了几下便往后退去,我没什么犹豫的猛地朝军队因我们的突围而造成的缺口纵身扑过去,一下子将他扑翻在地,双爪狠狠地卡住了他的脖子。“德萨罗!”,阿伽雷斯厉吼了一声,他的袭击速度快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