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六十七章 我真想把你狠狠打一顿

第六十七章 我真想把你狠狠打一顿

何初三搭乘第二天最早一班飞机,抵达泰国曼谷。出机场后租了一辆车,请了一位司机兼向导,西行进入佛统府。

【注:泰国分76府,府下设县、区、村。佛统府为其中之一,东接曼谷。】

轿车一路驶过人声喧嚣的集市、檀香缭绕的佛塔,驶过纵横交错的翠绿河田、望而无边的柚子树林,片刻不停歇地行驶着,像一支心急如焚的弓箭,掠过这宁静安详的古老佛国。路边树林修剪枝叶的老农停下动作,转过头来,黑黄的脸上满是沧桑与风霜,平静地目送它绝尘而去。

车驶入佛统府的首府市区,司机停下来问了问路,继续驶往市郊,最终停在一间华人观音庙前。

庙宇不大,只有那么几栋平房,前院开阔,小巧而素净。庙门口候着一位持着扫帚扫地的小沙弥,与何初三互相行了个佛礼,然后将他引进了庙内,穿行过佛堂,步入后院的僧人房。

阿南和阿毛与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在院子里打着扑克牌,见到何初三进来,都站了起来,一边向他招呼一边赶紧让出通往院尾一间小房的方向。何初三脚步不停,匆忙地点头致意,直奔那房间而去了。

推开房门,他见到了靠坐在小床上的夏六一,微偏着头靠在墙上,正在昏睡。

何初三急促的脚步顿了下来,回手轻轻地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

他压住了呼吸,静静地端详着夏六一。夏六一赤裸着上身,胸口至腰腹都缠着绷带,肩膀和胳膊上残留着许多被草木土石擦伤后的疤痕。他瘦了一整圈,脸颊都凹陷了下去,嘴唇干枯,憔悴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微红。胡茬应该是昨夜匆忙刮的,下巴上留了一小道不小心刮伤的血痕。整个人像一棵刚刚经历过暴风沙的胡杨树,虽然不倒,但却伤痕累累。

何初三仿佛木头人一般立在床边,长久地看着夏六一,不敢去触碰他,怕惊醒了他。心里却仿佛有一条岩浆浇灌的河,滚烫而刺痛地流淌向全身的血脉。

良久他回过神来,四下看了看这间屋子。

狭小的房间并不通风,只有一扇紧闭着的小窗户,四面砖墙上刷了一层简单的白灰,屋内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单人铁架床,就是几张凳子。一只开水壶和一只杯子放在其中一张凳子上。床头立着一支生锈的铁架,挂了两袋点滴,顺着针管淌入夏六一的手背。

何初三想,“他待在这么差的环境里,受了很重的伤,好像还发着烧。”他试探着俯下身去,轻轻地用唇触了触夏六一的额头,果然泛着热意,这就解释了他脸上不正常的潮红。

“这个愚昧的、贪婪的、不要命的黑社会,”何初三想,“平平安安清清白白地过日子对他来说就那么难?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他拿命去拼?他难道就没想过他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他的眼睛酸涩潮湿起来,一滴泪淌落在夏六一的额头上。这惊醒了夏六一,夏六一突然睁开了眼睛,紧张地看向门口,然后又转过头来,看见是他来了,憔悴的脸上立刻泛起情不自禁的笑意。

“来啦。”他声音嘶哑地笑着说。然后笑容变成苦笑,颇为无奈地抬手在何初三眼角揩了一揩,“又哭什么?你看你,像个哭包。”

何初三定定地看着他,一声不吭,只有眼泪啪啦啪啦往外掉。夏六一寒毛都被他哭得竖起来了,捧着他湿漉漉的脸,手足无措地哄道,“喂,你还哭个没完了?幸亏你六一哥现在脾气越来越好了,要是以前,一准打你一顿,让你憋回去。”

“我的脾气越来越差了,”何初三却想,“我真想把你狠狠打一顿,关起来,锁在很高很高的塔上,没有长头发,没有王子骑着马来救你,只有我这个一天打你三顿的老巫师。”

他想着想着就带了恨意,看着夏六一的眼神也变得凶恶了起来。夏六一被他这个梨花带雨而又凶狠暴虐的神情给惊悚了,觉得他是被刺激大发了,即将精神分裂,想把他抱进怀里哄一哄,但是自己胸口又带伤,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最后只能摸着他脸蛋看着他哭。

何初三哭了一会儿,自己收住了,抹了一把脸,带着鼻音问他,“你渴不渴?午饭吃了吗?”

他这话题扭转太快,夏六一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答道,“渴,没……”

何初三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水,送到他嘴边喂了几口。然后转身出去,找阿南、阿毛给大佬张罗吃食去了。

……

夏六一从陡峭山坡上滚落下来的时候,撞到了一颗大石上,晕了过去。突如其来的暴雨阻隔了警方的搜捕,令他逃过一劫。雨夜之后,他和秦皓躲入深山,为了逃避搜捕,又钻山洞,又淌河田,走走停停、狼狈不堪地熬了接近两天,才终于抵达了这处华人庙。这间庙是十几年前青龙捐款修建的,是青龙在泰国留的一处临时庇护所,住持与夏六一也十分相熟,赶紧将倒在庙前的他和秦皓收留起来,又按夏六一的吩咐打电话通知崔东东,将留守在曼谷待命的阿南、阿毛和私人医生都叫了过来。

怕被警方发现,不能去正规医院,私人医生从香港带了一些药,又在黑市上买了一些,把小庙搞成了地下诊所。秦皓的腿上和肩上被子弹严重擦伤,至今仍在日日昏睡。夏六一肋骨骨折,因为感染引发了肺炎,刚开始的几天也几乎都在昏睡,到后来精神好了一些,呼吸时仍是刺痛难忍,说话沙哑而虚弱,下床走不了几步。这副鬼样子,一开口就能被听出异样,哪里敢跟何初三通电话。他只能让崔东东帮忙瞒着何初三,想着多拖几天,等情况好一些了就与何初三联系。谁能料到何初三大闹总裁室呢?崔东东一个电话打过来,苦口婆心地劝大佬——你瞒得住个屁,老实点认了吧,你家那盏不省油的灯眼看是要倒灯油烧自家的场子了。

夏六一心里也知道瞒不住,就算现在勉强糊弄过去,以后回到香港,依旧得被大嫂严加盘问;再者说,看这情形,也实在没办法糊弄过去了,何初三在电话里狠到连分手的话都说,是真急红了眼。夏六一被逼得没有办法,只能告诉了他现在的居处。

他本以为何初三要大闹一场,再不济也要逼问他一番。然而何初三自打刚见面的时候哭过一场,再也没找大佬质问过一句话、撒过任何泼,若无其事地以大嫂自居,指挥起保镖和医生,打点起了大佬的衣食住医。

他遣回了从机场聘来的司机,自己开着租来的车,载着充当向导和翻译的小沙弥去附近的集市,买回一车的果蔬蛋肉;在庙外搭了一处露天锅灶,亲自下厨给两位病人熬营养粥,给保镖和医生炖肉食,还给僧人们做茶果点心;在跟小沙弥学了几天泰语后,他居然还能独自开车进市区去,给众人买回了换洗的衣物、毛巾、水盆,运回来一张小折叠桌和一个小衣柜。

何初三将小衣柜搬进墙角,新买的衣物折叠好收纳了进去,小桌摆放在夏六一床边,往桌上摆放了一支白净的瓷瓶,插上几枝鲜花,手剪的红纸窗花往擦得干净明亮的小窗户上一贴,再将热气腾腾的饭菜往桌上一摆——居然在这异国他乡跟大佬把小日子过起来了。

这一天中午,夏六一插着点滴歪歪扭扭地坐在床边,对着小桌子自己夹菜吃饭,看着何初三忙里忙外地转个不停,先是接了个电话跟他自己那间公司的下属指导最近的一次期货交易,然后又听他在院外跟住持商量过几天就是年三十、白天庙里要主持仪式、晚上便由他来张罗一大桌素斋的事。夏六一一口饭在嘴里嚼了半天,心里涌起一股子极其复杂的情绪,不知是感慨,是感动,是歉疚,还是迷惘。

他将手伸到外套的内袋里,摸到了那张从金弥勒那里得来的照片,想到上面那个陌生但又似曾相识的第三人。他知道那人参与了青龙父亲的死亡,甚至极有可能也参与了青龙的死亡。他要返回香港调查当年的真相,他的复仇之路还未终止,还会杀戮,还会流血,还会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何初三殷切盼望着的“洗白”或许遥遥无期,他还得瞒着何初三,甚至说不定……还会见到何初三默默流泪的脸。

何初三笑着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在想什么?边吃边发呆?”

夏六一掩饰地咳了一声,赶紧将嘴里嚼了半天的米饭咽下去。

“你是小孩子吗?吃得饭粒都掉出来了,”何初三笑得满眼璀璨,伸手在他下巴上拈下一颗米粒,手指贴到自己唇边,一边看着他一边舔进嘴里。

夏六一满脸通红地把饭碗一拍,想骂他肉麻,又骂不出口,悻悻然地又把饭碗端起来,闷头刨饭——何初三现在在他心里最柔软的位置,他舍不得动一根寒毛。

……

年三十的前一天,何初三打飞的回了趟香港,提前给阿爸阿妈拜了年,谎称自己第二天要去国外出差,将陪爸妈过年夜、走亲访友的任务交付给了欣欣。阿爸现在有妻有女,晚年安乐,让他这缺席也缺得安心了一些,他由衷地感谢和喜爱吴妈母女俩,陪她们逛了一下午街,还试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