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十章

第十章

亚眠,法国北部索姆省省会城市。位于索姆河河畔。是这个悠久美丽的浪漫国家最著名的交通枢纽和工业城市。舒以安从戴高乐机场出来,又辗转了数个小时的火车才到达这个传说中繁华美丽的地方。

五月是法国多雨的季节,月末刚初的时节让这个城市带着薄薄的凉意席卷了舒以安的神经,因为在北京走的时候她身上穿的是一件无袖的杜嘉班纳连衣裙,到达巴黎临下飞机时才翻出一条质地柔软的披肩裹在身上,在来来往往的火车站台上,这个清婉的东方女人与其身上的繁复浓烈的颜色倒一时形成了极吸引人的风景线。

安雅尔集团早早的派了执行秘书来接,对方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人,叫杰奎娜。对于公司之前的几次年会上舒以安对这个精明强悍的法国女人有过印象,所以见面时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拘谨。

“你好,舒小姐。”杰奎娜示意身后的司机帮舒以安把行李提到商务车里,用着有些生硬的中文向舒以安问好。

舒以安礼貌的伸出手去,直接用了法文回应她。“你好杰奎娜,很高兴见到你。”

杰奎娜没想到舒以安的口语这么好,一时惊讶欢喜的不得了。“舒!你太棒了!中文太难学……一路上我还怕我们的交流成问题。”

舒以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是我的工作。”

安雅尔集团因为是以生产轻工业为主,因此工厂和行政楼都坐落在亚眠西部的郊外。车子沿着长长的高速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路旁尽是些农庄和田地。有妇人头戴着厚厚亚麻头巾拿着棕红色的陶罐挤牛奶,阳光大把大把的洒下来,无论是农场还是公路,都被镀上一层柔和灿烂的金黄色。舒以安眯着眼看着窗外略过的景色,心情十分舒畅。

杰奎娜坐在副驾驶上查看着手中pad的日程表,有些犹豫。“舒小姐?”

“怎么?”

“您也知道,布莱恩先生是专程从巴黎回来和您商讨具体的谈判事项,时间非常有限。所以他请您在今晚九点在北亚里酒店与他见面。因为布莱恩先生明早就要离开这里了。”

杰奎娜有些遗憾的晃了晃手中的pad,一脸遗憾之色。“非常抱歉舒小姐。时间紧迫,我只能这么安排。”

舒以安看着杰奎娜真诚的神色,忽然想起苏楹在送自己上飞机前说的安雅尔驻中华区的负责人非常猥琐那番话。可是,自己又不能在这个当口拒绝。想了想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好的,我会准时到达。”

坐在前排的杰奎娜微笑着点头转过身之后,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担忧凛冽。

作为布莱恩的秘书,已经做了五年的她真的是在了解不过了。可是没办法,利益的趋使是不分国界的,在如今这种人人都想着签合约拿年终奖的圈子里,谁又能逃过这种名为虚荣的圈套呢?杰奎娜开始背靠着仔细的回想起舒以安的行头,从那条价值不菲的连衣裙到她手中挽着的fendi鳄鱼皮的包再到她手指上那枚戒指,无一不再证明着舒以安的生活品质。作为在白骨精里摸爬滚打数年的杰奎娜开始笃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舒以安也会向之前无数个女孩子那样,对于这次的机会,趋之若鹜。

可是,判断总有偏差。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事。

————————————————————————————

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舒以安有些精疲力尽的洗了澡一头栽倒再床上,脑中盘算着晚上和布莱恩谈合约的事儿。期间,还不忘给苏楹打个电话报平安。

苏楹那头一听舒以安晚上九点要去布莱恩那里,当场就笑的嘎嘎响。“哈哈哈哈哈,还真让我说中了,布莱恩真是冲你来的啊?怎么样啊小绵羊?外国哥哥也还是很有魅力的,上回客户部的韩艺就是这么把他弄到手的。”

舒以安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力的开口,“苏楹你有人性没有啊!!!我这是命悬一线千钧一发呢,你不想办法也就算了还在这看热闹?咱俩友尽了!!”

“哎别别别!”苏楹腾出一只手把电话换了只耳朵听,“还当真了,能有什么事儿啊,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那老东西还能怎么的,再说了没准儿是你想多了呢,万一人家布莱恩真的就是特别忙呢?光听说是他想法猥琐没听说举止特别生猛啊,行了别自己吓自己了啊。”

舒以安眨了眨眼觉得苏楹说的也有道理,便哼哼唧唧的扯了两句蒙上头打算大睡一场。

其实,苏楹猜的没错,布莱恩的这种行为被称作蓄谋已久也不为过。这个四十岁的法国男人有着一切关于法国骨子里的那种热情和浪漫,因为他是丧偶,所以生活作风并不是很检点,用了很多手段对女员工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初次来到中国做调研的时候,舒以安作为公司的实习员工始终跟在肖克身后做临时翻译。三天的时间,布莱恩对这个清瘦淡定的女子产生了很深刻的印象。临危不惧,风情十足。当下就向肖克要了人,只可惜肖老板也十分笃定的拒绝了他。所以这件事一直成为了布莱恩的一个遗憾。

这次听说中华区派了舒以安前来,布莱恩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费了一番心机把时间安排在晚上九点,地点也设置在三星级的酒店里。这个无往不胜的法国男人坚信自己可以向之前的很多次一样轻而易举的攻下这个惦念已久的女人。

就像此时。

舒以安有些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穿着浴袍的男人,手中不禁攥紧了文件包,下意识的往身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布莱恩先生,也许我来的不是时候?”

布莱恩单手支着门边,态度十分随意。“当然没有,舒,我等你很久了。”

话一出口,舒以安顿时在心里就巴扎黑了。合着这货真是像自己猜想的这样,心怀鬼胎。虽说舒小姐是小绵羊的性子,但是遇着危险也不是任人宰割,一时脑中的警铃开始狂响不住。“对不起布莱恩先生,这么晚恐怕会打扰到您休息,我们不妨改天?”

可是舒以安却估错了地域文化差异这件事,在中国人眼里看来最严肃的拒绝此时在布莱恩眼里看来,到更像是一种欲拒还迎。

布莱恩向前跨了一步,抓住舒以安的一条手臂就把人往房间里带。“你先进来,我们商讨合约的事儿。”

舒以安深吸一口气,看着被布莱恩关上的房门。才知道今晚究竟有危险。

原本的落地窗被布莱恩拉上了厚厚的窗帘,所有的常设大灯已经关掉,亮起的尽是些夜间照明的暖黄色映射灯,长长的原木餐桌上放着的是一瓶已经开封过的红酒,就连放着的音乐都是具有浓厚情调marvingaye的seualhealing。

当舒以安有些戒备的环顾着屋里的陈设时,布莱恩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的身后,一只手撩起被她扎在脑后的头发。原本身材高大金发碧眼的男人此时看来,竟带着一股浓烈迫切的焦灼之意。“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一股陌生灼热的气息喷在舒以安的颈边,像是导火索般的瞬间让舒以安炸毛。就连平常柔和的眉眼间此刻也带着不可掩饰的怒意。退后几步,舒以安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

“我说的很清楚了布莱恩先生,我是来谈合约的。但是很显然我认为现在的你好像并不具备谈公事的态度,我现在代表中华区,还希望您能尊重一下彼此,拿出一个合适的环境和正确方式。”

布莱恩注视着几步之外的舒以安,未施粉黛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坚定,一件剪裁十分得体衬衫下是一条颜色很正的牛仔裤把她自己包裹的是滴水不漏。

见状,布莱恩也干干脆脆的摊了手,语气也不再客气。“舒,你是肖总派来的人,可至于为什么派你我以为凭借你的智慧一定你早就了解,早在三年前我就向肖克要过你,但是他没给,如今再度让你出马来谈这桩合约我以为你是答应了的,现在你在这是和我演戏吗?”

语毕,布莱恩目光瞟到卧室内大床边的那瓶药胆子更加大了,松了浴袍的腰带就往舒以安的方向走过去。

舒以安这才明白,原来肖克和他,早就把自己当成了一桩交易。当下没有任何犹豫的,舒小姐是近乎带着所有愤怒就把手中的文件掷了出去。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布莱恩看着她的动作有些慌了,嘴里时不时夹杂着英文法文混合着的咒骂着就向往门口跑的舒以安冲过去。

“啊!”舒以安看着死死抓住自己的布莱恩失声尖叫起来,挣扎间布莱恩一把撕开了她的衬衣领口。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瞬间让舒以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囫囵中拿过一个东西就砸向了布莱恩的头。

趁着他捂着头的瞬间,舒以安挣脱开他的束缚就跑出了房门。

“putainmerde!”

布莱恩有些惊诧的看着顺着额角缓缓淌下血,看着敞开的大门,由衷的骂了一句娘。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