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唔……”舒以安被褚穆抵在墙壁上有些喘不过气来,被迫仰起头承受他落下灼热的吻,黑暗中褚穆的一只手还牢牢垫在舒以安的脑后。

厮磨间,舒以安两条腿被褚穆用力一顶有些不知所措的圈在他劲瘦的腰间,一时间画面看上去十分引人遐想。大概是太久没有见面,褚穆咬着舒以安柔软的唇瓣竟不舍得放开。原本只是想象征性的惩罚一她的只身旅行,现在怎么演变成了夫妻二人久别重逢?

舒小姐迷迷糊糊的抱着自家大神的脖子任由索取。偶尔被弄疼了小声嘤咛一下,这是两人结婚后少有的几次亲吻,但是每一次必定会带着场近乎于暴烈的□□。

这次,也不例外。

舒以安被撕开大片领口的衬衫纠缠着褚穆笔挺的白衬衣,纤细腰围的淡色牛仔裤混合着黑色剪裁精良的西装凌乱的铺了一地。

舒以安的身体很柔韧,这是褚穆多次实践得出来的结论。

看着她背对着自己把头埋进枕头中一缩一缩小声哼的样子,褚穆才勉强了事让自己收了手。

可能是困极累极了,加上在布莱恩那里受到的惊吓,舒以安很快就抱着褚穆沉沉睡去。不知她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总是要下意识的抱住点儿什么才能睡着。洁白的床单下是她光\\裸柔软的身体,褚穆好似安抚般的一下一下的拍着舒以安的背,哄她安然入睡。

看着凌晨的天光衬出女子安静的睡颜,褚穆忽然觉得这次法国,他似乎来的不亏。同时他也不敢去想如果昨天舒以安没有遇到自己,那这个晚上,她又该怎么度过?心念至此,他忽然伸出手去捏住女子小巧的鼻翼。

感觉到呼吸的不顺畅,舒以安不满的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睛。“你干嘛呀……”

褚穆见她醒了,顺势捞起她的腰把人带起来,不同于褚副司长平常风度翩翩精致高端的样子,此时此刻头发有些乱的趴在头上身上的衣服被舒以安弄的乱七八糟的,就连神情都是带些紧张和期待的。“今天你要是没看到我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

舒以安被他捏着鼻子鼓着嘴一把打掉他的手,晕呼呼的往下滑试图找到枕头。“褚穆你好无聊哦。”

应该是特别不满舒以安的答案,褚穆直接袭击到被子里女人最敏感柔软的位置,作势欲动。语气危险,“说不说?”

舒以安蒙着头猛地尖叫一声,突然袭来的感觉快要让她支持不住,“蛇精病啊你!!!”

褚大少爷恍若未闻的动着,丝毫不顾舒咩咩的反抗。原本一场好好的问话又演变成一场战事。

天已经蒙蒙亮的时候,舒以安才慢慢翻身伸出手臂来圈住褚穆的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话。“如果没看到你,我一定今早就飞到德国来投奔你……嗯…一定。”

而原本闭眼深寐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喉间竟然小幅度的动了动,转身抱紧了怀中的人。

幸好,幸好是我先遇到你,没有让你一个人带着委屈向我投奔而来。

这是褚穆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两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的光景。秘书早早的备好了车在酒店外等。

舒以安看着对着镜子系扣子神清气爽的人,忍不住又是一阵诽谤。简直就是一个披着精英外套的魂淡啊!!

“想什么呢?”

看着自己面前骨节分明的手舒以安吓了一跳,接过他递来的水心虚的咕嘟咕嘟喝干了才龟毛的摇摇头。“没想什么,衣服颜色挺好的。”

褚穆疑惑的看了一眼身上的白衬衫,颜色?挺好的?!

回柏林是需要从巴黎坐飞机的,秘书经过昨天那么一闹才知道舒以安是大神的老婆。所以极其识相的准备了两台车。一台大神和老婆,一台留给苦逼的自己。

这是舒以安第二次来法国,看着高速公路刷刷路过的风景,之前的阴霾全都一扫而光。

褚穆单手支在车窗上看着舒以安毛茸茸的小脑袋,心情也变的特别好。车子驶出了快一个小时,褚穆才把想了一路的话说出口。

“下个月是我的年假,你要不然在这陪我一段时间,等六月初一起回去?”

舒以安一时没说话,正当车里气氛安静的时候。一阵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几乎不出意外的,来电人,肖克。

是啊,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又怎么能瞒住呢?

褚穆看着她犹豫不绝的样子忽然要伸出手去拿过电话,舒以安却先他一步接听了起来。声音清明。

“您好肖总。”

电话那边的肖克十分低气压,语气也不是很好。“我派你去法国是为了谈合同,不是要给我搞砸的!”

舒以安垂下眼默了默,“对不起肖总,是我的责任。”

肖克缓了缓语气,转而另一个问法。“你在哪?马上回来,我叫秘书给你订好了机票,这边我再想办法。”

舒以安转头看了眼专心开车的褚穆,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很抱歉肖总,我想我要辞职了。我并不适合在您的公司做事,但有关这个项目所有后果,我会承担应担的后果。”

肖克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眉头诧异的挑了起来。“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舒以安现在布莱恩先生被扭送了警局,这个后果你承担的起吗?我希望你能冷静的想想,马上回北京,我们好好谈谈。”

舒以安是做了决定就很难改变的人,大概就是那种性格色彩很浓烈的样子,虽然很容易搓扁揉圆,但是骨子里的那种倔强,却是谁也说不听的。

“我已经决定了,辞呈和相关手续会在下个月月初递交总部。再见,肖总。”

挂掉电话的舒以安,却把刚才那通电话的重点搁在了那句话上。布莱恩被送到了警局??明明是自己打伤了他啊,就算是进警局,恐怕也该是自己吧……

看着那侧神态自若的人,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你做的?”

褚穆也不打算隐瞒,但没想到她这么聪明。于是便干干脆脆的点点头,“啊,我做的。”鉴于刚才舒咩咩义正严辞辞职的样子,褚穆甚欢,牵过她一旁的手搁在自己手里捏来捏去。“辞了就辞了,我养你。”反正老子早就看你那个工作不顺眼了!!察觉到舒以安的反抗,褚穆迅速的补了一句,“实在想工作,回北京再换一个就是了。”

“褚穆。”

舒以安坐直了身体一下子很认真,阳光下她大大的眼中满是坚定,“我辞职不是为了要你养我,而是这个工作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不开心,甚至于给你也带来了麻烦……但是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

大院儿里的男孩儿,几乎都有些大男子主义。尤其是褚穆这种习惯于独当一面的高端男人,所以舒以安那番话根本就动摇不了他脑中打小就种下的“男人生来就要赚钱养家养老婆”的概念,以至于两人刚刚领证的那天,舒以安就拿到了一张数额巨大的黑金卡。

所以一时间褚穆也没什么心思去反驳,只能先应了下来。“想怎么做回了北京都随你喜欢。”

舒以安握了握手机,看着褚穆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这么将信将疑的被骗上了飞往柏林的飞机。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