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舒以安在电脑上最后敲下自己名字的时候,搁在一旁的电话便开始嗡嗡响了起来。

“六点我让人去接你,今天晚上这边的人组织了联谊会。”

舒以安闻言微微蹙了眉,“很正式吗?”

褚穆拿过那张卡片粗粗的看了一眼,斟酌着想了想。“算是吧。”

“可是我没有衣服,都是些工作装参加这种场合也不太合适啊。”

这倒是个问题。褚穆一时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就没有一件差不多的吗?”

舒以安心想和布莱恩那么个无节操无下限的人谈合同我怎么敢带你认为差不多的衣服穿!!

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褚穆想到了一个办法。“这样,我打给愿愿吧。等我电话。”

褚唯愿作为一本国际时尚杂志的败物编辑,解决一件礼服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褚穆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舒以安按着褚唯愿发给自己的地址,终于找到了这个署名为harperdaff的工作室。刚刚推了门进去,就有一个蓝眼睛金头发小辫子后面绑了一根粉色丝巾的男人迎了上来。

“哎呦小嫂子你总算来了~奉我们家公主的命全都在这恭候多时呢!这不接着电话就给您清了场,全为您服务呦~”说完,还不忘翘起兰花指冲着身后的几个设计师点了点。

舒以安觉得自己现在血气上涌,有点蒙。她实在是理解不了怎么这个看起来明明是西方人的男的讲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并且看起来这么的,妩媚。

一时准备好的话也默默的打了转咽回肚子里。舒以安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试探着跟金发哥交流。“其实不用这么……正式的。”

“哎呦那可不行!您是谁啊!我们家公主的嫂子,那就是王后,必须伺候好了。姐你放心啊,这是褚大小姐的私人工作室,礼服什么的都备好了,还有几个小时,咱马上开始。”说着话的功夫就拽着舒以安的胳膊往里走。

舒以安也没想到自家小姑子的口味这么独特,就这么被金发哥带着上了二楼。

二楼整整一圈都是通体的壁橱和衣架,上面码放的东西有的让舒以安这么淡定的人都忍不住小小的惊讶一把。

金发男人看着这些作品有些得意了拍了拍手掌,柔声解释,“这些都是我和她设计的,有的是费劲心思搞来的经典款。”

舒以安看着他那种神圣真诚的样子,忽然从最开始的搞笑没由来的对这个金发哥多了些尊重。因为他看着那些衣服的时候,眼中全是专注。

其实金发哥叫达夫,英文名daff。是褚唯愿在法国进修时认识的同学。后来毕了业褚唯愿突发奇想想成立个工作室,达夫因为是单亲家也在中国,干脆就和她一拍即合共同成立了工作室。只因为自己太崇尚国外的基因,早在出国那一年就把自己整成了金发碧眼。以至于让舒以安错以为他是外国人。

达夫拉开一旁挂着帘子的衣橱小心的取出一件黑色的礼服,递给舒以安。“这件是我们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公主特地嘱咐我给你的。说它一定合适你。”

“谢谢。”舒以安接过来对达夫礼貌的道了谢,转身问一旁的女助手。“试衣间在哪?”

不得不说,这件被褚唯愿特地嘱咐过的礼服真的很适合舒以安。

舒以安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听着身后一众人的鼓掌赞叹,几乎有些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她从来不去尝试那么浓烈近乎于偏执的黑色,可如今这种颜色大片大片的着在她的身上,与她本身光洁白皙的皮肤相呼应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娆媚态。后背呈v字镂空,紧紧的贴合着她匀称修长的曲线,加上她原本温婉清丽的五官又平添了些高贵素雅之意。

这让身后见惯无数佳丽的达夫都忍不住捂脸哀叹,“太神奇了!!明明是杯清水怎么这一换就变成烈酒了呢!!!”

舒以安看着镜中从未见过的自己,有些拘谨攥着裙角转身指了指背后。“这个……太清凉了吧?”

“这有什么!”达夫不顾她的顾虑直接把人送到化妆台,“这已经算很少了好不好。”

舒以安肯定的点点头,“是呀,布料太少了。”

达夫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去鞋架挑鞋子,似乎不打算再理她。

给她化妆的一位女化妆师笑着用英文给舒以安解释道,“他说的是你露的已经很少了。”

“…………”

一系列的化妆,造型,当一切都弄好之后时间已然快到六点。达夫看着舒以安这件成品骄傲的不得了,原本及肩柔顺的头发被繁复却又利落的盘在脑后,目光所及无一处不是完美的。

“最后一步。”达夫挑眉指了指身后那双让人拿着的鞋,“褚唯愿放在我这里好几年了,也没见她穿过,不过倒是很配你。”

那双通体水晶打造的鞋跟上,jimmychoo的标识熠熠生辉。

当舒以安一切妥当完毕的时候,褚穆正对着窗外微微愣神,脑中不断想着下午那场他和褚唯愿的对话。

时间推回到几个小时前。

褚唯愿正在机场出入境的闸口,看到手机上来电显示,眼睛顿时惊恐的睁大了一圈。站在她身旁的庞泽勋好看的薄唇嘲讽的勾了勾,“不敢接?”

庞泽勋很高,褚唯愿又身材十分娇小,得微微仰头才能对上他一双浓黑英挺的眉眼。几乎是挑衅般按了绿色的通话键,“我有什么不敢的。”

“哥?”

“我记得你和达夫在德国有一个工作室。”

褚唯愿慢慢的随着长队往前走了走,“对呀,那个地点还是你给我找的,怎么了?”

褚穆言简意赅的表明主旨,“我晚上有个宴会,但是以安没带能出席的衣服。”

哥俩智商都很高,不需要任何繁复的解释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褚唯愿马上答应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褚穆随口嗯了一声,打算挂掉电话。但是听着电话背景里的太过嘈杂,好似预感般又好像是太过了解了,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在哪?”

褚唯愿闻言拿着护照的手一动,心中大惊,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庞泽勋才尽量稳住自己开口。“机场。”

“和庞泽勋。”这句话褚穆几乎是以平静的叙述口吻说出来的,他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眼中没有一点温度。“褚唯愿,你胆子真大。”

胆子真大,大到去和庞家的人交往。

褚唯愿最怕褚穆这个样子,他不是暴怒,不是激动,是几乎没有任何情绪的叙述。那代表他最大的无奈和失望。

听着那头哥哥的声音,褚唯愿瞬间就红了眼圈,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手背上。

机场来来往往的行人,依次排队等候的队伍,大包小件的行李。褚唯愿忽然蹲下来抱住自己,声音哽咽。“哥……可是我爱他……我想和他在一起啊。”

“你不能因为自己不幸福就阻止我去爱别人的权利啊……”

褚唯愿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强。甚至倔强的会伤人。

褚穆听着她近乎于哀求的哭声,忽然阖上眼,心里细细密密的疼了起来。但是,这些所有的有关柔软的情绪此时他都不能泄漏一分一毫,再开口时声音还如往常一样清冽分明。“褚唯愿,我给你时间。你想清楚。”

接着就是电话里无穷无尽的忙音。褚唯愿攥着手里的电话忽然再也控制不住的放声大哭,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庞泽勋还是之前的样子,沉默的站在她身边,冷静的看着这个女孩子所有的崩溃。

过了好久好久,他才蹲下身子轻轻抱住女孩儿哭泣不止近乎颤抖的身体,声音低沉而诱人。“愿愿,我不逼你。你要是想走,还来得及。”

这时机场大厅忽然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各位旅客,十七点三十分飞往美国的ah869次航班即将起飞,未登机的旅客请尽快登机。谢谢……”

褚唯愿透过泪水看着那张机票,慢慢站了起来,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决。“我跟你走。”

我跟你走。

就这四个字,成为了庞泽勋未来很多年身处高位也更狠辣的时候依然会感觉心底里最温暖最柔软的时刻。

————————————————

车子六点准时驶到工作室的大门口。褚穆一直靠在后座闭眼假寐,听到开门的声音才睁开眼揉了揉额角。

舒以安提着裙摆轻轻的坐入车中,实在受不住某人旁边的目光。微微红了脸问。“你干嘛。”

褚穆挑眉戏谑的笑了笑。清俊的脸上多了些平日没有的赞赏,“很漂亮。”

宴会设在一个酒店的顶层大厅,司机把车稳稳的停在大门前。褚穆下了车走到舒以安那一侧,把人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