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数百米的宴会大厅,头顶是精致璀璨的水晶吊灯吊出一室的迤俪风光,脚下是一地红毯铺出满场的盛大奢华。

舒以安看着面前那只干净修长的手掌,整个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开场舞,直到她现在站在这里,看着面前的男子舒以安才真正明白这三个字的含义,才真正理解褚穆刚才对自己说的话。

周围满是参加宴会的人,他们所有的目光统统聚焦在两人的身上,眼中的期待显而易见,期待如褚穆这般出色的男人到底会和妻子带来如何的开场。

就连乐队都适时的奏起最经典的勃拉姆斯圆舞曲。

舒以安虽然很惧怕,但是她更惧怕褚穆会因为自己而尴尬。所以此时的她,一双清明纯净的眼睛看着面前坦然自若的褚穆,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华尔兹,来自古德文walzer。意即旋舞,这种18世纪来自欧洲上流社会的交谊舞蹈几乎成为了所有外交场合的对白。

舒以安忽然开始仔细的回想起有关自己之前很长远很长远的那段日子。

褚穆握着舒以安的手顺势把人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些,另一只手则扶在她的腰后。微微倾身在她耳边说道,“把手搭上来,一会儿跟着我走,别怕。”

舒以安听话的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并没有丝毫的局促。随着灯光的映衬下,她眼底落了星星点点的光,褚穆只见她向自己的小幅度的探了探头轻声回应道,“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褚先生。”

正当一个悠长的g调响起,两人就这样随着尾音开始了这支勃拉姆斯圆舞曲。

圆舞曲,最重要的是姿态和旋转。如果说说褚穆的步伐如同上世纪英国般的绅士,那么舒以安则丝毫不逊色于乱世中的郝斯嘉。

她美丽,骄傲,自信。面对只有两人的舞池她甚至没有一丝紧张和混乱。

如果说此时的褚穆舞姿足以让在场的人惊艳,那么舒以安,则是让他们叹为观止。

黑色的礼服从她的雪白的右腿处开了一道长长的叉,随着她每一次的后退和旋转都能看到她修长优美的曲线,脚上那双璀璨的水晶鞋也随着她的舞步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从舒以安迈出的第一步开始,褚穆就发觉此时的她,是超出自己的想像的。与其说自己在带着她跳舞,倒不如说是自己在配合着她。

舒以安被褚穆捏着腰完成这支舞中的最后一个离地旋转,暗自缓了缓膝盖因为突然落地带来的疼痛。褚穆盯着她那么一瞬间细微皱眉的表情,趁着她揽住自己转身的时候忽然向后退了一步。

舒以安原本要向前的脚步有一秒钟的停顿,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惊讶的情绪,但是动作却没有任何犹豫的向自己身后仰了过去。

随着这个动作,褚穆才看清了她今晚的装扮,除却那件足以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礼服,那双鞋让他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

圆舞曲的终结—最难的莫过于这个半身下腰的动作,可是舒以安却完成的如行云流水般自如。

一曲终了,远远看去,两人好似定格般在舞池中央,彼此的目光牢牢的看着对方。

一秒,两秒,三秒。人群中忽然爆发出震耳的掌声,赞叹的,欢呼的,谈论的,都为着场中两个人的这支完美的舞蹈。

哈伦德站在一旁轻轻摇着头,嘴里不可置信的喃喃道,“真不可思议。”

真不可思议,这个让自己在谈判桌媒体会前屡战屡败的年轻男子,竟然拥有这样一位出色的妻子。就连娶了英国远亲王室的自己,都生出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向后弯身的动作太猛烈,舒以安隐隐觉得刚才的疼痛大有加重的趋势,眼中再也掩饰不住那种痛楚,再次看向褚穆的时候,原本对峙般的对视分明多了些祈求的意味。

褚穆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托在她腰下的手忽然施力把人带了起来。隔着周围一层一层的人群和掌声,褚穆拿过舒以安垂落一旁的手,轻轻搁在唇边落下一个吻。可是声音,却再也不复之前的温和。

“出人意料,舒以安。”

“不是的,我……”舒以安有些不知所措的开口和褚穆解释,可是还没说几个字,最开始站在场外的人纷纷走了过来向两人致意聊天。

舒以安就这么看着褚穆离自己越来越远,被一众人拥出了舞池。

而站在入场口的陶云嘉,却将两人刚刚拥舞的过程一秒不落的看在了眼里。除了那支舞,还有舒以安那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鞋。

没人注意到,褚穆在离开舒以安的时候,没有任何留恋或者是担忧的回头。

也没人注意到,舒以安微微屈起的膝盖和吃痛的眉眼。

————————————————

晚上八点半,正是各种活动的中场期。

彼此交谈的人们纷纷找了借口去洗手间,或者去向服务生要一杯酒来缓解自己高速运转的大脑。东道主哈伦德先生在妻子的陪同下去了酒店房间换衣服。众多宾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旁谈着无关工作的话题。

褚穆谢绝了一位同事的邀约,回头朝着大厅扫了一眼,并没有某人的身影。

他低头捏着酒杯轻轻摩挲了剔透的杯沿,似乎做了一个决定般的旋步走出了大厅。

而刚刚从大厅角落里起身的舒以安看着褚穆离去的背影,忽然提起裙摆起身追了出去。

因为语言不通,她只能和人用英语交谈,还不到一个小时,自己就有点坚持不住了。

期间往他的方向看过数次,可是他每一次无不是专心的和别人聊天,再或是接受其他女性共舞的邀约。

酒店大厅侧面是一条纯观光玻璃打造的走廊,一排的墙壁上码了数十颗盆栽。

褚穆扯了扯领口,看着脚下灯光闪烁的车流,漫不经心的从盒里咬出一颗烟来。

正要拿打火机,一只白皙的手从他面前伸过“啪”的一声送上了火苗。

陶云嘉一袭鲜红色的短款礼服,头发也被松松的烫了大卷,脚下八厘米高的黑色台底鞋给她添了不少气势。

褚穆偏头看了看她,就着她递过来的火点着了烟。搁着一片浓浓的烟雾眯眼看着来人。“什么时候来的?”

“不久,一直在这儿等你。怕小学妹见到我误会。”

陶云嘉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带着些嘲笑的口吻问眼前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怎么?不太能接受吧,一向绵羊般的小学妹竟然会跳这么高贵标准的国际舞蹈,还是在你狠下心来决定因为她丢脸的时候。我要是你,一定特别生她的气。”

褚穆恍若未闻的看着窗外的光景,低低的问,“三处那边的事儿你处理好了?”

陶云嘉见他没说话,上前走了几步一把拉过褚穆的手臂。美艳的脸上带着些许气氛和恼怒,“像你这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接受她?你真的了解她吗?你确定你和她跳舞的时候想的不是我?”

“其实说来也奇怪,那么清淡无奇的女孩儿见到这种场面竟然一点不害怕。褚穆你确定你是她第一个男人?看她那样子可像是见过世面的。”

“你什么时候说话变的这么刻薄?”褚穆看着面前近乎失态的女人平静的问道,“我了不了解她是我的事,至于你。从你在三年前的订婚宴上和我分开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陶云嘉最怕他会否认两人的过去,杏仁眼中因他的话蓄满了泪水。几乎是有些哽咽的,“不可能!!如果你不爱我怎么可能让她穿着我的鞋?那双鞋是我们订婚的时候你让愿愿特地订做给我的!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啊……还有那支圆舞曲,我们那天跳的也是这首曲子你记得吗?明明什么都一样,怎么那个人就不是我啊……”

陶云嘉近乎崩溃的抱住褚穆,把脸埋在他的胸前。“褚穆,你听我解释,我走是有原因的!!我怕我自己会配不上你!!所以我才选择离开,所以我才会努力努力的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和你并肩……”

“云嘉。”

褚穆掐灭了手中的烟把她从自己怀里拉开,沙哑的出声叫她的名字。

“不是每一次我都会等你。”

站在几米远的舒以安,看着玻璃窗旁相拥的两人,忽然绝望的闭了闭眼。

原本她想要追出来找他解释,原本她想要告诉他他不曾知道的事。原本她想告诉他自己所有的过去和被藏在心底里的伤疤。

可是她就那么站在那里,隔着几十步的距离看着别的女人抱着他,亲耳听到他不曾告诉过自己的事。她甚至用自己最不愿意回忆的惨痛过去竟然帮他唤起了和别人最甜蜜的记忆。

可是,他却不愿意听自己的一句解释。就那么被别人簇拥着离去,丝毫不管语言不通的自己。

舒以安,你真傻啊………

看着脚下那双被无数人羡艳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