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24章

第24章

经过紧张难过的一夜,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

大夫打开隔离室的门示意几个护士帮助苏楹脱d掉隔离服,同时把手中的检查结果递过去。“挺幸运的,没事儿。”

门外听到这句话的舒以安顿时松了一口气,苏楹也是难得的露了笑脸。姐妹两个像劫后余生一样抱在一起深深的庆幸了一把。

大夫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还是多多注意吧要记得按时上药,现在你可以出院了。这些年轻人啊……”

挽着苏楹慢慢走到了医院外的停车场,舒以安手里攥着车钥匙很认真的看着苏楹,“现在去哪?”

苏楹直到现在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在得知医生检查结果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能够活下来是多么的幸运,同时她心中有关对杨柯的恨意和怒意也是从未有过的强烈。明艳的日光下,她漂亮的脸上竟带着一丝狠决。

“去报警,我要让这个王八蛋下地狱。”

拿着一副粗制滥造的望远镜躲在树林里观察的杨柯,见着两个人从医院的大门出来,急忙伸脚丫子踹醒了一旁打盹的两个跟班。“别睡了别睡了,那俩娘们出来了。快跟上!!!”

苏楹的车是一辆日系红色尼桑,还是在她工作后的第二年用所有存下来的工资按揭买的。

杨柯坐在副驾驶心神不安的咒骂旁边开车的跟班,“你快点开,太远了就跟不上了,谁能知道她们去哪??”

开车的小弟尴尬的挠了挠头,磕磕巴巴的说道。“大哥,这已经很快了,咱……咱这不到一万块钱的不能跟……跟……跟那个比啊。”

舒以安看了看前面的红灯,转而踩下刹车握了握苏楹的手。“前面就是分局了,做好准备了吗?”

苏楹坚定的点点头,“我比任何一次都渴望这一刻的到来。”

接待舒以安和苏楹的是一个年纪四十几岁的女警,眉间那股英气加上那一身深蓝色的警服让她看上去不怒自威,同时也极大的给了苏楹安全感。

苏楹忍着那么恶心残酷的回忆颤抖着仔仔细细把事情给女警说了个一清二楚,女警认真的听着时不时拿笔记录了什么,在询问了一些细节之后,女警才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可以立案,但是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对嫌疑人实施抓捕。

苏楹为难的想了想,“哪有什么证据呢?他都是来我家威胁的我……指纹什么的算吗?”

女警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你没有足够的证据说他对你实施强/女干,在屋内没有监控的情况下是不构成这种情况的,但是他要挟你的呢事情可以,况且你也提过他吸毒。”

“我刚才也查过这个人的资料,他的确是有前科的。加上你这些医院证明,应该可以对他进行传唤调查。”

“你放心,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绝对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

杨柯三人坐在车里看看不远处那块蓝色银字的牌子嘴唇哆嗦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她……她……她这是真去报警了啊!!杨哥你不是说这事儿没问题吗??我们哥俩跟你出来混可不能把我们送进去啊!您可别忘了上回你买货的钱还是我们拿的!”

杨柯也是烦躁的不行,原本不羁放荡的脸上全是恼怒。“你他妈啰嗦什么!”

杨柯也没想到苏楹竟然能把事儿做的那么绝,竟然连自己的面子都不顾的去毁他。一时不光在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原本对苏楹的手到擒来的想法也是等于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都说男人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最可怕的。杨柯也是如此,回头望了望一麻袋的粗绳和匕首,此时杨柯的眼中全是贪婪。

“警c察立案需要一段时间,就是抓我们也没那么容易。咱一不做二不休,等她俩出来我们就行动!怎么样?敢不敢?”

兄弟俩在河南老家已经犯过不少事儿,为了吸毒也把老爹的养老钱都弄了出来。现在已经在杨柯身上搭进去那么多,与其离开他倒不如跟着他冒险狠狠捞一笔。

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像是下了多大的狠心冲着杨柯点点头,“敢!干!”

原本三人商量好的计划是跟着两人一直到住的地方,然后趁着走廊寂静无人的时候进行绑架。但是,总有那么些意外是按照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现。

三个人平时都是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对苏楹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都是在杨柯喝了酒的情况下才干的,现在,让他们绑架勒索,还真是,有点胆儿突。

大概是心中太兴奋太激动了,开车的小弟一直速度比较快,正赶上苏楹前方的车看到了过马路的行人紧急制动,苏楹也赶忙一脚刹车停住了。这一停不要紧,吓得身后紧跟着她们不放的杨柯的车也咣的一声追了尾。

苏楹大概是觉得自己太不顺了,猛地爆了一句粗口,接着就气势汹汹的下了车。舒以安看着苏楹生怕她出什么事儿,也紧跟着下去。

开车的小弟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个女人,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大哥大哥!!怎么办啊!!”

杨柯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不知是心里那种怒气还是羞愧,忽然大喝一声,“绑了她们!!”

所以,当苏楹的手刚碰到那辆二手捷达的时候,车上三个人就分别拿着匕首和麻绳从车的两边冲了下来,杨柯和其中的兄弟一人冲着苏楹,另一个则冲着舒以安。

“啊!!!!!”两个女人的尖叫在这样一个车流量多的地方很容易就引起了注意,三个人见情形不好手忙脚乱的就把绳子往两个人身上捆。舒以安感觉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人狠狠扭住了手,粗粝的麻绳在她的挣扎下摩c擦着她细嫩的皮肤,抵在自己脖颈下的刀让她害怕的说不出话来。一旁的苏楹显然也是吓着了,剧烈的反抗的同时还被杨柯踹了好几脚。

车来车往的主要街道,三个丧心病狂的禽兽就这么硬生生的绑了人。

有过路的司机和行人试图包围他们冲上去,杨柯和兄弟两人一手死死拽着两人的头发一手拿着刀冲企图过来的人威胁道。“别过来!!!谁来我杀了谁!!!”

都是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一时也不敢胡来。有机智的当下就拿出电话报了警。

原本一场小心策划的勒索,就这么演变成了一场严重的拦路劫人。

苏楹看着钳制自己的杨柯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我/操/你妈杨柯你到底要干什么?!!”杨柯哪里还顾得上她说什么呢,冲着苏楹小腹就又是一脚,钳制住舒以安的小弟见状也是一脚,痛的舒以安险些跪在地下。

“上车!快点上车!”杨柯示意俩人把她们塞进车里,短短两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完成了劫人逃跑。

头皮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男人身上那种肮脏和呕住的味道快要让她窒息。舒以安惊恐的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才算是明白,自己,被绑架了。

——————————————————————————

与此同时,褚穆乘坐的从柏林飞往北京的飞机,刚好降落。

纪珩东和江北辰远远的看着褚穆出来,欢快的那叫一个搔首弄姿。“在这儿在这儿在这儿!!”

转眼好几个月没见了,褚穆再次看见这对二货双人组也是高兴的很。刚站在两人跟前,还没等褚穆说话。纪珩东跟江北辰就一脸太监相的弯身给褚穆打了个千儿,“小的恭迎褚员外回宫~~褚员外金安呐!”

褚穆利索的赏了俩人一人一脚,笑骂道。“看看你俩那没骨气的德行,北辰让儿子和楚晗拿的死纪珩东你怎么也学他啊?”

纪珩东皮笑肉不笑的从鼻腔里哼哼两声,“啧啧啧您没让媳妇拿的死,您跟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您回来干神马?哎北辰你是不知道,前脚舒妹妹苦着脸从德国回来这褚员外后脚就跟着来了!也就……”纪珩东皱眉摆弄了一下手指头好像认真的算了算,“也就三天吧!”

“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丫儿嘴巴这么大啊!”褚穆递过手里的行李箱神色嫌弃的瞪了他一眼。江北辰安慰的拍了拍纪珩东也跟上去添油加醋,“怎么着啊?是送您回单位还是回家?”

还没等褚穆接话,江北辰就又语重心长的说了起来。“还是回家吧,哄老婆这种事儿是要趁早的,真的,兄弟告儿你的都是肺腑之言。”

褚穆突然后悔告诉这两头货自己调回来的消息了…………

原本以为有江北辰跟纪珩东就够自己一路受的了,但是褚穆出了航站楼才发现自己错了。

战骋带着一副墨镜靠在一辆勇士车旁,穿着黑色的作战t恤精窄有型的腰间系着一条镶着军徽的腰带,下头穿着同样的迷彩作训裤和靴子,一看就是打队里刚回来。

看见褚穆战大队上去就是一个熊抱,这回兄弟四人算是真的凑齐了。

宽大拉风的勇士车上载着京城四个最是身家不凡的男人轰然离去。车上,褚穆看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