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25章

第25章

25

“喂?”褚穆看了一眼屏幕上那串陌生的号码,迟疑着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响起一道严肃的男声,“您好,这里是市公安局,请问是舒以安是您的妻子吗?”

褚穆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马上感知到舒以安的情况不对。“是。她怎么了?”

“是这样的,她和她的朋友在路上遇到了一起交通事故,俩人下车查看的过程中被肇事车辆的三个人突然绑架,歹徒持有管制刀具,现在驾驶着肇事车辆由东向西逃窜。”

褚穆脑中嗡的一声,但是有着极高专业素养的褚副司长纵然是如此担忧紧张的情况下也还是能准确的找到自己应该关注的事情,而不是向别人的老公一样拍着方向盘朝着警方大吼。“现在什么情况?她们还安全吗?”

车上的仨人听完褚穆这句话隐约感觉气氛不对,都齐齐的把目光瞟向褚穆。

“歹毒情绪很激烈,手里有刀谁也不敢保证她们的安危。但是我们已经安排特警部队防爆车等力量进行设立关卡进行堵截。现在在已经逃窜到了g29高速上。”

褚穆手里攥紧了电话,语调异常平静。“车牌号是多少?”

对方一愣,从警这些年倒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气势的家属。就好像他才是这场案件的发号施令的人,“……对不起我们不能……”

“我他妈问你车牌号是多少!”

嘶!战骋惊的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中间,三人都是吓了一跳,心中波涛汹涌的好似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跑,褚穆爆粗了啊卧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能让这么个风度翩翩一贯冷静自持的外交官这么愤怒。

警员明显是吓着了,伸了伸脖子怯懦着说出四个数字。“j……j4869。”只听见刚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被挂断的声音。

挂掉电话的褚穆被称作是一脸冰霜也不为过,语气带着一丝森冷。“去g29。”

战骋抿了抿唇重新启动车子没有任何犹豫的掉过头,奔着另一个路口而去。三人在后视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由纪珩东不怕死的问了一句。“出什么事儿了?”

褚穆深吸一口气,心里乱的不得了。“以安被绑架了,被人劫到车里现在在往g29那边跑。”

纪珩东一哆嗦,“这孙子疯了吧,什么人都敢劫啊!以安有事儿没事儿啊?”

褚穆皱眉摇了摇头,“不知道,只知道手里有刀,已经有特警追上去了。”

其实江北辰特别能理解褚穆的心情,当初楚晗出事儿的时候,自己已然恨不得亲手宰了那几个王八蛋。如今,何况是舒以安呢?何况是被褚穆一直保护得如此严密的妻子呢?伸手拍了拍褚穆的肩膀,试图安慰他。“没事儿,绑架总得有个原因,我就不信还能在咱眼皮子底作出什么事儿来。”

一旁开车的战骋也出声宽慰道,“咱这边离g29近,肯定比他们先到。丫这是活腻歪了,有刀怎么了?老子一车冲锋狙还摆不平他们。”

是了,战上校上战场的时候,可能杨柯那几个宵小还在学校里被老师罚写单词呢。

褚穆把脸埋在手掌里狠狠的搓了搓,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动作利落的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仅仅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褚司长?”

褚穆言简意赅的对着电话那头交代了自己的目的。“高速上出了一件劫人逃跑的事,闹的很大。媒体那边你去处理,不要让他们介入到现场,我也不希望再有任何后续的报道。”

“好的,我马上办。”

这种事,不可能没有媒体报道,因为杨柯三人仅仅是在距离警局不远的地方进行这么丧心病狂的犯罪,周围全都是来来往往的群众。所以媒体也是第一时间就跟在了后面进行直播报道。自然也是会对这件事的结果进行一个亲眼追踪。

但是褚穆不想让外界知道,舒以安遭受所有的苦难和狼狈。

所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几辆冲上高速的媒体车就掉头往回返了。几家不同的媒体车彼此心知肚明的对视一眼,都选择沉默。

有新分来的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像师一脸茫然的看着后排上坐着的主播,略显稚嫩的脸上全是疑惑。“张主播,这么大个新闻咱不跟了?为什么啊!”

被唤作张主播的中年男人微微一笑,笑容里尽是些无奈。“大学生到底是涉世未深,小伙子啊……在这个行业里,有些东西你可以报,有些东西你不能报。哪一行都有规矩,这个,就是我们媒体行业最深也最浅显易懂的道理。”

不能报?年轻的摄像师顿时睁大了眼睛。“难不成罪犯有什么背景?”

“不知道,只听说是为了保护社会秩序和受害人*。”张主播摘下鼻梁上的近视镜用衣角擦了擦,声音平淡。但是心中已然分析出了原因。做这行20余年,年轻时自己也曾和这个新来的摄像师一样,对于那些隐藏在灰色地带的东西想要追根究底,可是时间久了,追着追着才发现有些事并非是一个新闻媒体人的力量能够抵达的。

“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不。”张主播摇了摇头,“让警方给我们处理结果,明早还是要出报的。”

总得让还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存在光明和希望,不是吗?

——————————————————————————————

杨柯看着周围不断鸣着警笛的防爆车气的脸色煞白。一辆二手捷达哪里是装备精良战斗车的对手呢。g29高速上因为得知出现紧急情况早就被戒严了,兄弟俩人在后头一边紧紧拽着舒以安和苏楹一边朝外面看。“杨哥,我们跑不了了啊!!”

杨柯也不傻,知道自己肯定跑不掉了,猛地往窗外啐了一口。“呸!”

紧咬着捷达不放的防爆车也怒了,特警小哥儿子弹顿时上了膛冲着车身就是一枪。

“啊!!”舒以安和苏楹被枪声吓得猛地弯□去,苏楹眼中蓄满了泪水用头蹭了蹭弯身的舒以安,歉意不言而喻。

杨柯见情况不好,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个人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疯狂的想法。特警队大概察觉到了什么,队长坐在前方探出头看着捷达,果断抓起对讲机下了命令。“估计是要弃车,减速减速!!”

可是,来不及了。趁着防爆车紧跟在自己身后咬的胶着的时候,杨柯对着后座大喝一声,“一会儿车停下来,带着她俩马上下车!”

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杨柯猛地向右打了方向盘直直的冲路边防护带撞了过去。紧跟在后面的防爆车也因躲闪不尽发出巨大的响声。

舒以安这回才算是真明白什么叫飞来横祸了,车身因为惯性猛地往前,后座上的四个人都重重的磕在前排的座椅上。杨柯三人快速的拉开车门扯出舒以安和苏楹挡在自己胸前往身后的荒草地里退。

舒以安都快摔得没什么意识了,幸好身体柔韧的躲过了几个要害部位,一旁的苏楹状况就没那么好了,好像是手臂骨折了,哀哀的叫着。

特警队长从车上下来一个手势,十几名特警手持枪械迅速的把几个人包围,枪也都保持了随时射击的状态。

与此同时,战骋开着的勇士车也拉轰的驶到,四人刚好看见这一幕。

通身绿色的大勇士在这个场景里显得特别格格不入,同时也给这种危险紧张的气氛平添了一种安定,而后从车两边下来的四个人则彻底让在场的警方震惊。

“对不起同志,你们马上离开,我们在执行公务。”一个年纪轻轻的警员试图拉开警戒线阻挡四个人。

随后赶来的特警队长一把推开了试图阻止他们进入的警员,脸上全是惊讶。“”战大队?你怎么来了?难道这事儿也惊动了你们特种部队?”

战骋站在包围圈外摆了摆手,脸色严肃。“劫持的是我嫂子。”随即好像看不到那条黄色的警戒线般扯开走了进去。

“嫂子?!”特警队长瞪大了眼睛,在军j警界提起战家,就像是提起一段信仰,人人骁勇善战的家族里几乎都可以称为一段历史上的丰碑,战骋作为战家最年轻的孙子也不例外。所以特警队着看着这个出身红色家族的上校,就知道事情一定大了。

褚穆站在战骋的身旁,隔着几百米的距离一眼就能认出舒以安,她被身后的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好像因为痛或是恐惧,额头上尽是些细密的汗珠。

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念头。

杨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四个人也十分迷茫,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恐惧。那种恐惧不知是来自战骋手中那把不同于别人的枪,还是来自于这个跟自己面对面站着一身冷意的男人。

褚穆一双浓黑内敛的眸子盯着面前的杨柯,努力稳住了自己。微微偏头跟队长说了句话,“让我跟他谈谈。”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