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38章 很甜蜜啦

第38章 很甜蜜啦

江北辰的婚礼是小范围的,没有长辈,来的都是打小就一起长大的朋友兄弟,所以气氛自然就轻松了很多。其实说是婚礼,倒不如说是借着这个机会让平常难聚到一起的人在这么个度假圣地好好玩儿。人家两口子这边三亚结束之后去安塔利亚度假才是正经的婚礼蜜月。

因为有纪珩东陈良善这样的闲人被江北辰派遣作为先头部队杀到三亚,准备一系列的酒店和婚礼事项,倒也是十分盛大热闹。婚礼定在周六早上,所以周四周五这两天就有人纷纷抵达开始了狂欢趴体。场面可以说是尤为庞大壮观,四九城里叫得上名号的小字辈儿祖宗几乎都齐了。

褚穆因为工作原因,是快到了晚上才接着舒以安往机场赶。将近四个小时的路程,俩人下机的时候都已经九点多了。

三亚空气湿润,道路两旁种的椰子树给这个中国最南端的海滨城市带了浓郁的风情。舒以安趴在车窗旁边看着夜色里的海滩,惬意的眯了眯眼。

从北京走的时候,怕夜里海风大,她特地带了一块质地软滑的披肩出来松松的裹在身上,及肩的头发被她打开有些微乱的散在肩颈,看上去说不出的柔和。褚穆把舒以安强行拉到自己跟前儿有一搭没一搭的绕着她头发丝玩儿,褚唯愿开着车在前头看了一眼,小声的哼唧。“腻不腻歪啊…人家愿意让你摸吗你就摸。”

褚穆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回去,“最近是不是在家待的皮痒痒了?庞家给你送的礼我看还是不够重。”

褚唯愿最怕听到庞家这两个字,忙噤声示好的冲后面摆摆手,“从现在开始到酒店就当我不存在,你俩继续,继续。”

说着,还从手扣里拿了个什么东西扔到后头去。

褚穆手快的一把捏住,舒以安好奇的探过头去看,顿时红了脸。小小的,四方的,某蕾丝牌的经典某物件,就这么被褚穆端端正正的搁在手心儿里。

褚穆倒是十分镇定,皱着眉一脸嫌弃的拿过东西仔细翻看了两遍,才反应过来找到事情的重点。

“你车上准备它干什么?”

褚唯愿顿时领悟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后悔的快要剁了自己这只大贱手。下意识的想可怜巴巴的寻求舒以安的帮助,奈何舒以安这回也不帮她了。伸手捏了捏褚唯愿的小脸蛋儿,一脸的无能为力,“还是老实交代吧。”

褚唯愿十个指头不安份的在方向盘上敲敲打打,企图来个垂死挣扎。“这车不是我的!纪珩东的!”

褚穆冷笑,“那就更奇怪了,纪珩东的车你怎么这么熟?”

褚唯愿目光飘忽不定,心虚的打着哈哈。“这个…这个嘛…他我们谁不了解啊!车上别的没有,就这个多!”

褚穆没说话,把手里的东西重新扔回手扣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褚唯愿,便垂下眼去没在说话。饶是舒以安这么慢反应的人都明白了,自己家这个萌哒哒的小姑子,八成是藏了什么秘密。而且这个秘密,是连褚穆都不知道的。

好在一路顺畅,褚唯愿把车又开的很快。到了海滨酒店时候,马上喧闹嘈杂的气氛就把车里短暂的冷场掩盖了过去。

江北辰穿着拖鞋和印花的大裤衩正和别人拼酒,胸前带了一个经典的妈妈抱,里头坐着他家刚几个月的儿子江晋尧。小东西在这么吵的环境里也不害怕,睁着黑漆漆的眼珠东看看西望望,期间有人过来表示想抱抱他,而这小子却只顾着吃着自己的手指头谁也不理。

听见动静江北辰见着褚穆和舒以安来了忙搁下杯朝俩人走过来。

“嫂子!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就数你俩来得晚啊。”

舒以安虽然年岁照在座的都小,但是按资排辈却所有人都得叫一声嫂子。起初舒以安不太习惯,但是后来听得多了处的久了也就适应了。

舒以安笑了笑,伸出手去逗江北辰胸前的宝宝,“也好久没见到你了,结婚快乐啊。”

褚穆看了一眼江晋尧的小样子,摸摸小东西的脸蛋儿也略微笑了笑。“楚晗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带孩子?”

江北辰指了指楼上,“说是头回见着盛曦俩人上去聊天儿换衣服,良辰和我几个表妹也都在上头,有半个小时了也没下来,这儿还离不了人,我也走不开啊。”

褚穆挑眉,“盛曦也来了?这可难得啊”

话刚落,那边跟别人正闹着的纪珩东战骋就走了过来。先是一人给褚穆一拳硬让他干了两杯酒才笑嘻嘻的跟舒以安打招呼。

“嫂子!”

“来得这么晚你也得罚酒啊!”

褚穆站在舒以安前头挡住纪珩东再去拿酒瓶子的手,摆出一副护食儿的态度。“她不能喝,今天晚上我一人儿代俩。”

身后的男男女女一听一下炸庙了,纷纷说要罚双倍才能替。

褚穆也难得有这样的时间跟这帮一起长大的浑小子聚在一起,他们既然见着褚穆来了都嚷嚷着不放过。正好赶上他调回的消息传开,有人提议干脆趁着江北辰这个局玩儿通宵。

褚穆当下就松了衬衫表示奉陪到底,屋里顿时哄闹声一片。舒以安向来是几个家属里最乖巧懂事儿的,知道他们今天晚上没头,干脆抱起江晋尧打算上楼去找楚晗和盛曦。轻轻晃着小东西的小手,跟一众人道别。“那你们玩儿吧,我带着宝宝去找妈妈啦!”

说来也奇怪,江晋尧这小子傲娇的很,平常就是自己亲奶奶想抱都得趁着小祖宗心情好的时候,更别说是外人了。可是当舒以安伸出手去把他小心翼翼的搁在臂弯怀里的时候,小家伙忽然从嘴里拿出手指头,睁着湿漉漉黑漆漆的眼睛冲舒以安笑了。

这一笑可是惊讶了不少人。江北辰也觉着新鲜,捏了捏江晋尧的鼻子。“你小子倒是会挑人啊,谁漂亮跟着谁走。”转而跟舒以安指了指身后一帮子人。

“嫂子您不知道,刚才这都说要抱他,可他就是不给面子。你是除了他妈头一个!”

舒以安一边轻轻悠着怀里的小家伙,一边晃动着他的小手,眉间全是柔软之色。“可能你们喝了酒宝宝不喜欢呢,我们走啦,尧尧来,我们跟爸爸说再见。”

褚穆站在她手侧,顺势把衣服披到她身上。“我送你出去。”

舒以安微微偏头,带着两人之间最自然的熟稔和亲昵在某人耳边小声嘱咐。“知道拦不住你,但是别喝的太猛啊,你们玩儿起来都没个限制的。”

褚穆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不同平常工作时风度翩翩严肃认真的样子,有些似笑非笑的揽着舒以安的腰往外走,“你放心,保证不耽误洞房。”

舒以安有些懊恼的按下电梯按钮小幅度踩了他一下。“别乱说啊你!”

见着夫妻俩并排走出包厢的样子,有跟着各位公子爷来的女伴并不认识舒以安,忍不住互相打探。

“那是谁啊,怎么那几个祖宗都尊着敬着的?”

“对啊,连江家的重孙都给她抱,什么来头?怎么还站在褚家那位的身边儿了?”

有人从跟前儿过刚好听见,忍不住给这帮外围普及知识。“那是人褚穆的媳妇儿,正儿八经领证的。你说能不尊着敬着的吗?就是谁,都得喊声嫂子的。”

一个女的若有所思的看着舒以安的方向问,“只听说这褚大神结婚了,但不是传感情不好一直分分居,他不还是跟大学的女友在一块呢吗?”本来,在这些女人的眼中像褚穆这种身份这种婚姻在座的只当是形式主义,至于谁和谁在一起怎么过,实在不必太纠结。

普及知识的公子哥急了,忙让那女的闭嘴。“瞎说什么啊!人家家里这位平常很少带出来,保护的好着呢。褚家很看重这个儿媳妇,当年那婚礼排场,大着呢!”

“告儿你们啊,都别招惹她,要是得罪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几个女人撇了撇嘴心里全是满满的嫉妒,这世界上总有一种女人,会轻而易举的得到她们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男人的全部爱护和珍惜。舒以安,当如此。

楼上的主套房里聚集着各位的家属和亲戚,说白了都是女眷。

楚晗,盛曦,陈良辰,褚唯愿还有家里各个旁支的几个姐妹,各自聚成团在屋里聊的不亦乐乎,看见舒以安抱着江晋尧上来都热络的上去打招呼。

楚晗忙伸手把儿子抱过去交给跟着的人,“你怎么给亲自抱上来了,这小子沉着呢。”

舒以安慢慢的把小家伙交给看护他的育婴师。“没什么的,我也好久没见到他啦,想抱抱亲近一下。”

楚晗做了妈妈之后性格变的开朗了些,毕竟是从过去的艰难岁月里走出来,举手投足间都带了些成熟女人的韵味。

舒以安和楚晗是熟识的,自然也没有那么拘谨,拉过楚晗的手让她原地转了一个圈。“让我看看,都要当新娘子了这身材恢复没有。”

楚晗属于高挑纤瘦型的,显然生孩子对她没什么影响。张开双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