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47章 蛋疼心疼

第47章 蛋疼心疼

舒以安听后呼吸明显急促了几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完全听信陶云嘉说的话,这个女人或许之前的自己毫无戒备,但是从德国回来之后,从来没有敌人的舒小姐已经悄悄的把她划为退避三舍的行列了。

目光没有任何躲闪的,舒以安一瞬不瞬的看着脸色苍白可是战斗意味慢慢的陶云嘉,有些将信将疑,但是陶云嘉身上的穿着的那件衣服,却又分明是自己一年前买给褚穆的。

“他………在陪你?”

陶云嘉冷笑,炫耀般向身后扬了扬手。“明明只是出差一个星期他怎么会拖了这么久不回家?你这个做妻子的倒还是没有我这个同事来的亲近。要不是我生病了他守在这里我看他太累,你恐怕别说今天了,只要我不放人你见到他也是休想。”

陶云嘉不知为什么,看到舒以安出现在这里她心底里很是恐惧不安,而且她也确定凭借褚穆的性格一定不会把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她。所以一时说话也没了分寸,只想用自己最得意的言语来打击这个年轻毫无攻击性的女孩儿。

舒以安隐隐的觉得自己很恶心,连攥着医院报告单的手都有些颤抖。明明昨天晚上两个人还通话说要一起好好谈谈的,明明一切都在慢慢变好,怎么……就这样了呢?他怎么能骗自己呢?稳了稳心神,舒以安忽然问了陶云嘉一个无关的问题。

“陶云嘉,你现在这么费尽心机,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他?”

这个问题犹如雷击一般让陶云嘉瞬时震了心神。因为当初那件事,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挽回的痛苦和耻辱。也是因为那件事,她才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和你有关吗?!当初……是因为时机不成熟!我们受到了很多阻碍!”

舒以安淡淡的弯起唇角,“阻碍?是爸爸给你安排的那份工作成了你的阻碍吗?还是你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时机来选择。”

哪怕舒以安早就被陶云嘉的话击溃,但是与生俱来的骄傲不允许舒以安像个失败者一样在她面前认输。陶云嘉没想到舒以安竟然知道自己当年离开褚穆的缘由,脸色变了变,心里阴暗的犹如黑暗中滋生的那些最见不的人的生物。

“反正现在他是抛弃你陪在我的身边!”

陶云嘉看着舒以安渐渐黯下去的眼神又忍不住强白一句,“要不是他们家当初用了手段我现在早就是褚太太了!况且,”陶云嘉一双手在肚子上轻轻抚了抚。“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要认父亲的,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让位当后妈我也是能接受的。”

舒以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湖苑别墅的,看着面前那栋建筑也只是发呆,如果她此时抬手摸摸自己的脸,一定会为冰凉的水光而感到惊讶。一路上,陶云嘉的话就像是纪录片一样一遍一遍在脑中回放,人群走舒以安就跟着走,人群停她就跟着停,每走一步心脏都像被抓紧了一分。

心心念念的都是陶云嘉口中的孩子……在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之后,他竟然和别人又有了孩子?

目光慢慢聚焦对上车库门前停的那辆车时,舒以安才算微微恢复了些意识,中午的太阳正是最盛的时候,站在温暖的阳光下,舒以安把手里的东西搁到包里深吸一口气,然后缓慢的打开门。因为她十分清楚,一旦打开这扇门,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是自己都无法预料的。

褚穆刚换了衣服下楼,正想着出去刚碰到门把手,门却被从外面推开了。显然,褚穆对于这个时间见到舒以安还是有些惊讶的。忍不住像平常般挑眉问道。

“怎么中午回来了?我还想着去接你。”

舒以安怔怔的看着面前半个月未见的人,觉得他现在和自己说什么都让她觉得虚伪。默默的往前走了几步把包搁在沙发上,近乎是有些艰难的开口,问了一个自己最不愿意正视的问题。

“褚穆……这几天,你都去哪了?”

聪明如他,几乎是立刻就能感觉到舒以安的不对。褚穆也立刻就预感到,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但是他并不打算骗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身影分明的侧立在一旁大大方方的承认。

“在医院。但是……”

“别解释行吗。”舒以安冷静的打断他的话,回过头来,“我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再听到你和陶云嘉一丝一毫的字眼。这让我恶心。”

“陶云嘉?你见到她了?她跟你说了什么?”褚穆抿着唇找到舒以安生气的原因,想跟她说清楚。

舒以安以为他还想为自己开脱,心中最后那点火光好像也被熄灭了。闭了闭眼转身看着不远处的人,一字一句。“褚穆,我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人。”

褚穆带着些薄怒的上前伸手锢住舒以安单薄的肩膀,语气森然。“你再说一遍。”

舒以安忽的打掉他的手有些崩溃的蹲在地下,随手把手边的东西朝他打了过去。带着细弱颤抖的哭腔。“我说,我不想和你生活在一起了!爸爸告诉我说你很忙……我以为你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麻烦不能回家……我像个傻子一样每天等你回来,想听你解释清楚,想和你好好的,可是你却在医院陪着你的初恋情人……褚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知道我从另一个人的嘴里得知你的行踪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落下,舒以安此时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蹲在地上拒绝他对自己任何的触碰,哪怕他仅仅是想把她抱在怀里安抚她的情绪。就像是积攒了太久的苦涩,舒以安喃喃自语的根本止不住。

“在很久以前,陶云嘉对我说要和你去德国的那个时候我就想问你,为什么她每一次都可以那么理直气壮的对我宣告和你在一起的所有权,为什么每一次在你面前提到有关她的过去都要小心翼翼。褚穆,既然你这么爱她,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双手狠狠的蹭了把脸,她缓慢的站起身来,神色冷然而又坚决。“要是你觉得我很碍事,我可以让出位置来。褚穆,到现在为止,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所以呢。”褚穆上前一步伸手擦掉舒以安脸上的眼泪,姿态温柔,可语气轻的骇人。“你后悔了?”

舒以安毫不躲闪,“是,我后悔了。嫁给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褚穆垂在身侧的手指猛地收紧,不顾胸口细密的疼痛一把把舒以安抵在墙壁上。两只手放在她头顶的两侧,死死的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舒以安,你说你后悔了,可是你又什么时候真正信任过我?”

这场战争的重点早就不在了陶云嘉的身上,褚穆被气的压根忽略了舒以安爆发的源头,他此时此刻想的都是舒以安说的那句,她不想和自己在一起了。

两个人的呼吸几可相闻,褚穆的眼底布满了血丝,满是疲惫。“从你嫁给我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不管出了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放弃你,承诺给你的我也会遵守到底。可是舒以安你想想,两年中,你有没有真正在这桩婚姻里依赖我。或者是你想着的那样,随时随地离开我。”

舒以安原本止住的眼泪在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忽然猝不及防的落了出来。褚穆好似嘲讽又好似自嘲般的笑了笑。

“你看,被我说中了是吗?”

“从德国回来的时候你的行李就放在门口,整整两天它一直没动过。苏楹出了事情你宁愿自己去给她抗也不愿意跟我多说一个字,如果被绑架的那天我没回来,是不是我们就真的完了?而我生活里所有的事情只要我不说,你就不问,那好像完全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与你无关。”

“每次吵架之后你想的不是质问我,而是离开我,你不听我给你的解释,选择用躲避来面对,舒以安,这是你最基本的权利,我把它给你你却总想着把它给别人……这样对我,你真的公平吗?”

胸口隐隐的有什么东西在渗出来,褚穆强忍着不适慢慢放下圈着她的手臂。“没回家的那几天我一直都在想,是不是我真的做了什么让你很失望的事情以至于你这么不相信我,可是以安,自始至终,你都活在你的妄自菲薄里。你想我可能背叛你,可能不爱你,可能对你所有的好都来自当初的歉疚,但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

舒以安眼前模糊一片,浑身冷的要命。看着褚穆一步一步离开她的背影,感觉身体也越来越沉,小腹像被什么拽着似得疼。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腿慢慢往下淌,猩红一片。

她慢慢顺着墙壁滑□体,用尽了力气却只能哀哀的痛呼一声,

“褚穆……”

作者有话要说:陶云嘉没怀孕没怀孕没怀孕!!!妈蛋怀孕的明明是咩咩好吗?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