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52章 唠叨唠叨

第52章 唠叨唠叨

舒以安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根本瞒不住。隋晴得知这件事儿的时候手里的茶杯掉在大理石的台阶上发出十分清脆的一声响,迟迟的站在厨房门口,半天才慢慢问了褚父一句。

“怎么就没了呢……?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她盼了这几年天天惦记着能有个小家伙爬在她膝盖上叫奶奶,如今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个宝宝,却得知他已经不再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褚父默默叹了一口气,鬓角两边苍白了很多。

“都是这浑小子做的孽啊……只怕是,以安这个媳妇要留不住了……”

隋晴慌了心神忙上楼去收拾收拾,嘴里一遍一遍的絮叨。

“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

褚父做公公的,去探望自然是不合适。只能以大家长的身份嘱咐隋晴,“以安做什么决定你都要尊重人家,但是你也告诉她,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褚家的一份子。”

隋晴到医院的时候,褚穆正在病房门外,看着隋晴远远的挽着包过来,倒也不吃惊。

“妈。”

“你还敢叫我妈!”隋晴快步上前站在儿子身边,抬手欲打。虽然两人身高的差距让隋晴不得不微微抬头才能看着褚穆,但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气势分毫不减。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好好一个媳妇你给我娶到了病房里?!褚穆,你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此刻的褚穆说成是众矢之的也不为过,连续在医院熬了五天的他显然也是心力交瘁,就算是这样,他也依然挺直了身体任隋晴抬手打了他几下,毫不躲闪。

隋晴见着儿子眼底里的红血丝,也是没忍住掉了眼泪,摆摆手示意他让开。

“我进去看看以安,你别进来,外面等着。”

舒以安正倚靠在床头看医院病房里搁着的妈妈手册。粉红色的封皮上画着的可爱宝宝让她不自觉的弯唇笑着,眼中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光彩。见到隋晴来了,虽然有些突然和无措,也忙合上书礼貌的冲隋晴打招呼。

“妈妈。”

听到这一声呼唤,隋晴说不出自己是心酸和感动,红着眼睛应了一声。

“哎!”

“好闺女,你受苦了。”

舒以安眨了眨眼十分落寞的把手轻轻搭在肚子上,摇摇头。“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隋晴五十几岁,但是年轻时因为是大上海的名门小姐,因此举止脸面皆是俱备气度和风情的。纵是见过这么大世面的妇人,也忍不住为舒以安难过,竟像个平常的婆婆似的。

“我是今天才知道的,傻孩子,怀孕了怎么不告诉妈?要是我知道了一定第一时间把你接回来不让你在那混球那儿受半点委屈。”

婚姻里出现的问题是两个人的事,谁都没有必要在彼此的亲人朋友面前说些对方的不是。舒以安自然不会也做不来在隋晴面前提两人之间的裂痕,只能不断的宽解隋晴,告诉她自己真的还好。

“他把我照顾的很好,我也很小心的,身体正在慢慢恢复,妈,我没事。”

“什么没事!”隋晴不满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女人的事儿哪有小事儿?你这孩子啊……总是偏袒着,到最后伤的是自己!”看着舒以安的脸色,隋晴缓了缓试探着问。“不过……你也还年轻,别太放在心上,和褚穆以后……总会有的。”

“妈妈。”舒以安忽然出声打断她,神色十分认真,“我和褚穆,没有以后了……”

“我想,和他离婚。”

隋晴倒抽一口冷气,惊的不得了。“以安啊!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吧?这次我承认是他不对,我当妈的也决不偏袒。但是你千万别说气话,这怎么能当儿戏呢!”

舒以安就知道面对他的家人会是自己很大一个难题,但是隋晴一直待自己很好,如亲生女儿般的好,甚至比褚唯愿还偏心些。所以她也打算和婆婆坦诚一些。

“妈,我和褚穆今天这一步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孩子。可也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也许……两个人都有错吧…,就像爸爸当初说的那样,我们结婚太仓促将来会出现问题。都不太了解彼此,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也无法挽回了,所以。”

舒以安看着这个把自己当成宝一样的婆婆,也不忍心说的太残忍。

“所以,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当初褚家得知褚穆要结婚的事儿的时候,除了隋晴个个都显得心事重重。在褚穆把舒以安带回家吃饭的那天晚上,褚父就严肃中肯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你们俩接触时间不长就结婚,只怕以后会出问题。”

而隋晴却在见到舒以安的第一眼就觉得欢喜,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姑娘,眼中的透亮是陶云嘉怎么也比不来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对长辈的尊敬和礼貌,再得知她毕业后会去外企工作时,更是赞不绝口,道这个姑娘是个明事理的。可能就真的应了眼缘两个字。也是隋晴说服褚父同意这桩婚事的。如今让她接受俩人离婚的事儿,谈何容易啊。

隋晴像个小孩子一样执拗,只拉着舒以安的手不停地问。“你们也不……不…怎么就这么决定离了呢?他同意了?!”

他同意了吗?舒以安也问自己,那天大哭之后,褚穆忽然变的沉默下来,不去工作好似闲人般每天陪在她身边,虽然能时刻关注到自己的任何不对和需要,也只是静静的帮她做完一切。对她提出的事情不表态也不反对,时常看着某一点暗自出神。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睡着时手指间的温度,只要她一个皱眉,他就会本能的抱住她温声询问。

这,能算是同意吗?

“我不知道他同意了没有,但是妈妈,我是不会更改我的想法的。”

隋晴关上病房门出来的时候,褚穆一下子从病房外的墙上站直。眼中隐隐的有些期待。

“她怎么样?”

隋晴冷笑,“怎么样!你倒是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她怎么样!”

看着他慢慢黯下去的眸光,隋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褚穆的脸。神色遗憾。“儿子,以安恐怕真的要离开你了。”

与此同时,褚唯愿在纪珩东的别墅里气的跳脚。抄起一旁的枕头就朝他打了过去。

“我/操/陶云嘉这个杀千刀的贱/人!!!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哥我嫂子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和我说?啊?!纪珩东你丫疯了吧!!”

纪珩东就知道褚唯愿会是这个反应,揉了揉被打疼的脑袋缩在墙角。一脸委屈。“我这不也是才查清楚吗?没事儿动什么手啊?给我打坏了你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褚唯愿杏眼怒睁,“你敢拍着良心说你是今天才知道的!当初我和庞泽勋跑了的时候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快啊?啊对,你纪珩东纪小爷一贯是行动比情报要晚的,是我不长记性了。”

纪珩东最怕她提和庞家那件事儿,一时心虚的跳起来把褚唯愿按在床上抱住。“咱不是说好不提了嘛,你怎么还说啊?”

褚唯愿伸出腿了他一脚,字正腔圆的说了一个字。

“滚。”

“哎!”纪珩东捂着脸急吼吼的跑出卧室,“你去哪啊!”

褚唯愿已经拿着包跟个小火箭弹一样冲出门了,只能依稀听见她正义凛然的一句话。

“代表月亮消灭她。”

红色的跑狂叫着从医院大门极速驶过来,惊的众人纷纷躲避。褚唯愿一个急转就把车威风凛凛的停在了门口,穿着九厘米高跟鞋满脸煞气的下了车。刚从外头出差回来就听说了这么严重的事,尤其是听说始作俑者是陶云嘉之后就更愤怒了,火蹭蹭的往上涌。

能陪她吃饭扫街给她煲汤送药的小嫂嫂,搁在外头谁都不敢伤她半分的小嫂嫂,竟然被一个贱人弄成这样?!凭什么?!褚唯愿觉得连自己都受到了侮辱!

不顾护士和负责监视看护的警方跟在她身后急匆匆的问话,褚唯愿一脚踢开门,冲着小护士伸出一只手掌气势汹汹。

“一会儿这屋出现什么动静你都别进来,否则我就让你变的跟她一样。”

“还有你。”褚唯愿白嫩的指尖换了个方向指着年轻的警员,“反正她是个坏人,你就是负责她别跑的,保证人好好在里面活着就是了。”

警员刚毕业不久,知道涉及的严重性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倒尴尬在门口进退不是。

陶云嘉刚换好了药正在系衣服扣子。见到褚唯愿这幅样子也不惊讶。反而笑了笑。“怎么?这么快来给你嫂子报仇了?”

褚唯愿把包扔在沙发上,平心静气的卷起皮夹克的袖子,挑眉点点头。“是啊,来报仇了。”

看着这张自己十六岁就膈应的要死的脸,卯足了力气冲着她就是一个耳刮子。清脆的声音夹杂着陶云嘉的痛呼让褚唯愿满意的甩了甩自己发麻的手。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