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64章 道声再见

第64章 道声再见

褚穆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把她带回去,所以他觉得一直采用直接的行动似乎会让舒以安更抗拒,尤其是见到她书案上临摹的那首词更甚。

褚穆站在她的窗前看着外面慢慢升腾的雾气,忽然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眼中很明显的失落。

“你要知道的是我不仅仅是因为你还怀着孩子才想要把你带走,以安,从你跟我离婚那一天起,我才发现放你走……似乎是一件比强行把你留在身边更艰难的事。”

“我承认和你结婚的时候对你的认知不够深,也曾经一度对你很恶劣,差到……连伤害到你都不自知。把你留在北京,让你一个人承受来自我家里带给你的压力,再或者是……在这段婚姻里我竟然对你所有的付出都视而不见觉得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褚穆略微阖了阖眼,接下来的话显而对他来讲有些艰难。

“我和陶云嘉之间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去德国,邮寄过来的那本影集,包括她对你说她怀孕,这些我从来就没有参与过而且在此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时候不对你解释是怕你认为我在为自己开脱,而且我觉得我们之间矛盾的重点并不在那里。可是直到看见你流产虚弱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错的多离谱。”

他回过头认真的看着靠在床边低着头的女子,上前捏起她精巧的下颚强迫着她与自己对视。

“你不是不爱我,是爱的很惶恐,我以为你的不问是不在乎,可是等你走了我才反应过来,你怕自己问了会在我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来让你心灰意冷。那天我把你抵在别墅的墙上问你究竟信任过我吗,现在想想我还真是够混蛋。”

“我太过骄傲,所以任何事情都想有个输赢,包括和你的感情,我总是想让你依赖我别无理由的去爱我,可是我忘了,我竟然从来没正面承认过对你的感情,就连对你求婚都被我自欺欺人的归结为冲动,可当你提出离婚的时候我也真的慌了,那段时间我有很多次都想向你认输,但是却等你走了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舒以安,和你结婚的那一天我就没想过和你分开,和你分开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想过再找回除你以外的任何一个人来做我的妻子,我是真的知道自己对你的罪孽深重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以后慢慢补偿你好吗?”

她舒以安经历褚穆重伤之后再难爱上他人,但是褚穆又何尝不是呢?得到过舒以安完整柔软的全部情感,任是除了她以外的所有女人他都觉得矫揉造作。

舒以安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这么突如其来的道歉和告白。好像褚穆,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他不曾对自己这么认真的说这么多的话,他不曾对自己坦白过这么多真实的想法和情感,亦不曾……说过爱她。

“现在才说……你不觉得,有点晚了么?”舒以安倔强的偏着头不肯让眼泪从眼眶里掉出来,声音哽咽,一双素白的手死死的揪住他胸前的开衫,“褚穆,你知不知道,当我说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有多绝望。”

舒以安终是没能忍住的红了眼眶。这些日子以来做为一个单身妈妈所有的辛酸和坚持都在这个男人温热的掌心中分崩离析。

“那个时候哪怕我有一丁点的希望,我都不会选择带着孩子离开你……我知道这样做很自私,可是褚穆,我真的怕了啊……和你的这桩婚姻我已经把自己都赔进去,不能再拿宝宝来开玩笑了。”

“我肯嫁给你不是因为你有多惊人的背景和才能,而是因为你几乎每一次都能在我最落魄最狼狈的时候出现,而那种感觉是我失去了爸妈之后再没人给过我的,我选择毫无保留的陪伴你,哪怕你不爱我也没关系,我爱你就行了,可是……一个人用力久了,也会累。”

舒以安有些苍白的脸上一片冰凉,她怔怔的看着褚穆衬衫的纽扣喃喃说着,面容如水一样沉静。

“你说我不信任你,我对我们之间所有的矛盾和误会都选择避而不谈,可是褚穆,那是因为我太相信你了啊……我坚信你会给我的婚姻和家庭,我坚信你不会背叛我,你怎么能拿我对你的信任当作伤害我的借口呢?”

“我到了苏州以后一个人做孕检,一个人看这个小生命慢慢长大,有的时候我也在想究竟要什么时候让你知道它的存在?十年?二十年?还是我死了以后?褚穆,舒以安这个人十八岁以后的生命是由你亲手创造,凭你而生,但是现在,我有更好的继续下去的理由。”

褚穆抿着唇沉默的听完她对自己的控诉,终于知道自己予她的根本不是一星半点就能挽回的伤害。暗自叹了一口气,褚穆想,既然她不愿意接受他的道歉那就只好用他最擅长的方式来逼她妥协了。

毕竟,他的人,必须归属于他。

捉起她抓着自己的手,褚穆把人扣在怀里深沉冷静的开口。“我只问你一句,舒以安,你现在,还爱褚穆这个人吗?你对他还抱有一丝期待和希望吗?”

舒以安闪烁不定的躲开他的目光,始终不敢说话。褚穆蓦的笑了起来,语气诱人低沉。

“不说话?那我来告诉你。”

“如果你不爱我根本不会一个人偷偷怀着孩子跑到苏州,打掉它就是了,那样不是更容易和我一拍两散吗?不爱我为什么选择在深夜遇到危险的时候撑不住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既然打了又为什么听到别的女人的声音之后再挂掉?”

“我在院子里站着的六个小时里,你在窗边一共偷看我二十三次。每次长达几分钟,眼眶红的明显是哭过的痕迹,舒小姐,如果你再说没有,会不会显得太不真诚了点?”

是啊,一个外交官最擅长的就是用最有力最直白的证据将对方打的无力回击束手就擒,同时把话说的漂亮的无懈可击,而褚穆就是将这个发挥的最淋漓尽致的人,舒以安在他这样的攻势下甚至没有丝毫否认的可能。就好像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遮掩的在他面前,无处遁形。

褚穆暗自磨了磨牙,心想都是我的,想跑门都没有!!“不管你同不同意,你和孩子,我都要带走。”

舒以安静静的看着他,好久没说话。久到褚穆都隐隐觉得心里没谱儿时候,她忽然重重的点头,像是某种认可一样的。

“离婚的时候我就说过,直到现在我也不惧怕承认自己的情感,我是爱你,哪怕你不爱我哪怕我们分开这么久,对于你,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或失望。这样你满意了吗?”

哪里是满意啊!!!简直是心花怒放欣喜若狂啊!!褚穆有点茫然的站在原地被舒以安这么横冲直撞的坦白弄懵了。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舒以安默默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动作小心的站在了床上,因为身体不方便显得有点笨重吃力。

褚穆虚虚往前站了一步伸手拦住她的腿,有点心惊。“干什么?”

舒以安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伸出胳膊勾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是舒以安感觉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做的一件事,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在褚穆肌理结实的肩上有温热的血迹渗出来。

褚穆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猛地皱起眉头,却也不敢有丝毫的躲避,一双手臂还怕她摔倒拥紧了她。这么一来,倒是显得更迎合她。冷汗缓缓从额角淌过,舒以安看着他的鬓角把头深深的埋在褚穆的颈窝,声音闷闷。她说出的那一句话,是褚穆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

她说,“褚穆,我只原谅你这一次,也只答应你这一次,如果你再欺负我,我真的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但是没办法,我没法说服自己不在乎不关心你,也实在不能对你的到来视而不见,从你来找我的那一秒钟起,我就原谅你了。”

因为,不是每一对儿分开的夫妻都会在一个新年开始之际跨过千里重新在一起的。舒以安深知这样的缘分和机遇对她原本淡薄的一生有多么庆幸,所以不犹疑不退缩,坦然即勇敢。

褚穆满眼惊喜不敢置信的抱着她,像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细细的吻着她的耳垂,不停的呢喃着她的名字,声音沙哑。“以安……”

天空中有烟花落下,如同一声声惊雷般炸开了花,映红了一片天空。屋内是隔了千辛万苦才终于成为眷属的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感情世界里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你同意做他女朋友同意嫁给他做妻子不过是以为一瞬间的心动和他与岁月带给你长久的感动。

我没有在两人的重逢上赋予多么大的磨难和纠结,因为一个带着诚意和亏欠而来,一个带着期盼和深爱等待,恰好的时光相遇,总会毫不犹豫的在一起。

写到这里真的是要说该再见了,但是以安的宝宝还没有出世,褚穆还没有给这个小生命最好的迎接。明晚八点,正文大结局我们如期相约。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