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这个肮脏下贱的小偷,盗取我们家的财物不说,还敢玷污我妹妹的清誉,简直是个恶魔!哦,我可怜的凯瑟琳,如果她听到这个混账的污言秽语,一定会吓昏过去,天啊!我都无法呼吸了。”玛格丽特偎依在丈夫威尔逊子爵身边,子爵心疼他的小妻子,冷冷的瞪着法庭中央的人,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已经愤怒的无言以对了,他是个不知感恩且没有廉耻的恶棍,这种十恶不赦的家伙应该被处以绞刑!”

……

我忽然惊醒了。

擦擦头上的冷汗,原来我又做恶梦了。

今天,威尔逊子爵会来拜访,整个莫蒙庄园又陷入了焦灼。仆人们,大到男女两位管家,小到厨房里最低等的厨娘,所有人都忙的脚不沾地。

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在飕飕的寒风中迎来了威尔逊子爵的马车。

他的确,很老了。

头发灰白,头顶也秃了,眼角的皱纹很深,眼皮耷拉着,不过好在很有精神。他热情洋溢的和布鲁斯子爵握手,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威尔逊向布鲁斯夫人行过吻手礼后,转向了她身后两位如花似玉的小姐。

子爵夫人介绍到:“这是我的两个女儿,玛格丽特和凯瑟琳。”

两人向威尔逊行礼后,玛格丽特忽然扬起笑脸:“子爵大人,您就是住在皮特萨利的那位子爵大人吗?”

少女的声音如同鲜活的百灵鸟,充满无忧无虑和天真。

威尔逊立即笑了,像奉承情人一样低柔声说:“是的,我可爱的小姐,能被您这样的佳人耳闻,我十分荣幸。”

玛格丽特歪歪头说:“听说您的庄园里有一棵古树,已经有上千年了,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布鲁斯子爵看着兴致勃勃的二女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不是不肯吗?怎么又这么热情了。

“哦,玛格丽特,你实在是太无礼了,威尔逊大人才刚到。”子爵夫人训斥了玛格丽特一声,然后笑着对威尔逊道:“欢迎您的光临,快里面请吧,您一定冻坏了。”

玛格丽特在子爵夫人看不到的地方,俏皮的对威尔逊伸了伸舌头,威尔逊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对这个活泼的少女极为喜爱,他在子爵夫妇的引领下走进了城堡,而落在后面的两位小姐互相对视了一眼。

“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嫁给他。”玛格丽特说。

“我以为姐姐讨厌那个老头儿。”凯瑟琳低声说。

“现在看起来,他也不是那么老,而且他看起来似乎更喜欢我。”玛格丽特扬了扬下巴。

“姐姐不反感就好。”凯瑟琳低下了头,谁也看不清她的脸色。

玛格丽特得意的一笑,挽住妹妹的胳膊:“好了,我们该进去了。”

仆人室里,几个仆人正在闲聊。

“刚走了一位男爵,又来了一位子爵,两位小姐的婚事真是一波三折。”

“你们说威尔逊大人会向哪位小姐求婚?”

“如果小姐出嫁了,她会带几个贴身女仆?”

“也许会带贴身男仆出嫁。”有人挤眉弄眼的说。

“你们在胡说什么!”一个威严的女声打断了几人的谈话。

仆人们急忙起身,慌张的望着女管家赛琳娜。

“在背后嚼舌根,谈论主人的是非,这是你们能做的吗?要是不想干了,多的是人能代替你们!”

仆人们被驱赶以后,赛琳娜疲惫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您还好吗?是不是生病了?”

“哦,欧文,你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赛琳娜抚着胸口说。

“很抱歉,吓到您了。”我一脸歉意的说:“我只是很担心您,您看上去脸色很差,要不要请个医生。”

“不,不,不需要。”赛琳娜说:“我没事,只是最近仆人中间有些不好的传闻……”

“他们说了什么?”

“这简直是我身为管家的耻辱,竟然让府邸里传出那样的话,究竟是谁在胡说八道,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在这样敏感的时候,万一传到主人们耳朵里怎么办。”赛琳娜无措的说。

“是有关玛格丽特小姐的那件事吗?”我压低声音道。

“你!你也听到了吗?这该怎么办才好?”赛琳娜焦急了起来。

在众人眼中,我一直扮演着沉默寡言的形象,从不听别人说三道四,所以赛琳娜觉得,连我都知道了的事情,一定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

“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夫人,让夫人来惩治一下?”赛琳娜问我。

“玛格丽特小姐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下|贱的事,如果您特意去说,就在小姐脸上抹黑了,夫人一定会迁怒您,倒不如您私下里压制一番,等玛格丽特小姐出嫁后,这件事就算完了。”我蛊惑道。

赛琳娜闻言沉思了起来。

我静静的站在她身边,等她自己想好。过了许久,她忽然不确定的问我:“二小姐不会真的跟詹森有什么吧,他们平时总是有说有笑。”

我急忙做了个‘嘘’的姿势:“您胡说什么呀,仆人们乱说也就算了,您应该赶紧压制才对,怎么能跟着怀疑呢?”

赛琳娜脸色一白道:“你说得对,欧文,谢谢你。”

“您客气了。”

赛琳娜匆匆离开了仆人室,烛台下,黑色的阴影洒在我脸上。

晚会上,玛格丽特一直挽着威尔逊的胳膊,他们似乎已经成了亲密的朋友。

子爵夫妇都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玛格丽特长大了,会动脑子了,你看她哄得威尔逊多高兴,他已经被她迷住了,整个宴会期间,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她。”子爵夫人笑道。

子爵也松了口气:“我就知道威尔逊会喜欢玛格丽特,他喜欢活泼的女孩子,凯瑟琳虽然美丽,可性子安静优雅,好在玛格丽特改变了主意。”

“你说他会向她求婚吗?”子爵夫人问。

“别急,就算求婚也要等一段时间,哪有刚见面就求婚的?你要好好招待威尔逊,让他宾至如归。如果有威尔逊的资助,我们今后就不用愁了。”子爵说。

不远处,凯瑟琳望着幸福的姐姐,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宴会期间,女士们都要频繁更换衣物。

更衣室里,凯瑟琳抓着玛格丽特的一条裙子上下抚摸。

少女白皙的手指落在华丽的缎面上,如同洁白的珍珠在滚动,忽然少女翠绿的眼眸一阵凌厉,开始狠命的撕扯绸缎,那股狠劲似乎恨不得把这条漂亮的裙子撕成碎片。好在布料结实,即使再怎么用力,也只是留下了一点痕迹而已。

“天啊,凯瑟琳,你在干什么!”

这熟悉的尖叫来自凯瑟琳的母亲。

凯瑟琳慌张的一转身,手里的裙子也落在了地上。

子爵夫人急忙把裙子捡起来,看到裙子没有被扯坏,才松了口气说:“就算你生气,也不应该做这种事,她是你的亲姐姐。虽然你不能嫁给威尔逊子爵,可如果你把你姐姐的机会也毁了,你父亲和我该怎么办?我们家该怎么办?”

凯瑟琳自嘲的笑了笑:“我撕破她的裙子就是毁了她的机会吗?那这机会失去的也太容易了些。”

“你从小就比你姐姐聪明,你值得更好的,我的好女儿。”子爵夫人安抚道。

“更好的?没有钱,哪儿来的更好的?”凯瑟琳叹了口气说:“要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我真想撕碎了玛格丽特那张脸。”

“你们是亲姐妹,别这样!”子爵夫人用力摇晃扇子,似乎又开始呼吸不畅了。

“妈妈,你说堂哥还会来吗?”凯瑟琳忧心忡忡的问。

“堂哥?你说那个驼背?”

“除了他,我们还有哪个堂哥?”凯瑟琳皱着眉头说。

子爵夫人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别急,他会回来的,就算他不回来,我们也想办法让他回来,然后让他娶你。”

“有什么办法?他根本就对我不感兴趣。”

“他要继承你父亲的爵位,拿了好处却不肯娶你,哪有这种好事!你放心好了,妈妈不会让你受苦的。”子爵夫人目光闪烁:“如果他不识抬举,我们就弄死他,没了他,还有更偏远的布鲁斯来继承……”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