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雪莉夫人把丝带塞进了手袋,然后她像个俏皮年轻姑娘,轻笑着离开了阳台。

我站在原地,凝视她离去的背影。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会怎么做呢?

这些贵妇人都一样,表面上亲密如同姐妹,实质上她们互相憎恨,互相陷害。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活的悲惨无比,那么我就幸福无比了。

子爵夫人逢人就说雪莉夫人是个荡|妇,跟许多卑贱的男人有染。雪莉夫人难道不知道吗?她当然知道,而且恐怕早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子爵夫人撕碎,恨不得她下地狱。

她会怎么做呢?会直接告诉威尔逊子爵,还是在暗地里把事情宣扬的尽人皆知。

但无论如何,都跟我没有丝毫关系。

阳台上很阴寒,冷风肆虐,我浑身都冻透了,可是我的内心一片火热,我一直在等待,在蛰伏,现在就是我复仇的开始。

深吸了一口气,我整理了下领结,然后淡定的走下楼梯,回到大厅里。

大厅里依然歌舞升平,西蒙见我回来了,兴奋的凑过来询问:“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还算顺利。”

“太好了,你有机会了……”西蒙兴奋的滔滔不绝。

我则一直在寻找雪莉夫人的身影。

我看到她站在许多贵妇人中间,她们正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什么,一个个面带兴奋。

“她不会这么蠢,直接告诉别人吧?”我低声喃喃道。

“你说什么?”西蒙奇怪的问我。

“不,没什么。”我急忙说。

这时,一位年长的绅士拿起了一只玻璃杯,用银汤匙敲了敲,清脆的声音让全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

老绅士笑着说:“刚才女士们建议来玩一个游戏。”

“什么游戏?”年轻绅士们兴致勃勃。

“猜东西的游戏,夫人和小姐们都拿出一件贴身物品,然后让先生们来猜,看东西属于谁。”老绅士说。

“哦,不,不能玩这样不体面的游戏,万一有损小姐夫人们的清誉,岂不是很尴尬?”有些矜持的贵妇人反对。

“只是游戏而已,如果一件物品被诸多先生猜中,只能表明物品的主人最美丽,最受人瞩目,这反倒是极有荣光的事情不是吗?”

“好啊,我们来试试。”一些年轻的未婚绅士跃跃欲试,然后看向他们的心上人,很多未婚姑娘羞红了脸。

于是,这个游戏在众女士半推半就下开始了。

老绅士命人搬出一个大纸盒,纸盒里装满了刚才从各位女士手中收集来的物品,大多是扇子、手绢、香包等。

老绅士从中取出了一条粉红色的手绢,介绍道:“粉色丝绸手帕,带有淡淡的茉莉花香。”

话音刚落,绅士们就开始嚷嚷。

“莫妮卡夫人的。”

“不,是凯罗琳小姐的。”

最后,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猜对了,他接过老绅士手中的手绢,走到一位年轻小姐面前,优雅的将手绢奉还,少女羞涩的收下了手绢,周围响起大家善意的笑声。

一件件物品轮番上台,有的猜对了,获得掌声和微笑;有的猜半天也猜不对,气的主人自己上前收回。

这时,老绅士取出了一件东西,一根长长的丝带,他皱着眉头,似乎在想这是什么东西,该怎么介绍,一点也没注意到场下已经有人变了脸色。

“嗯,一条带有花纹的长丝带,恕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这么长的带子是绑在哪里的,好了,绅士们来猜一猜是哪位女士的。”老绅士摇了摇带子说。

“哦,那看上去像是……”一位年轻小姐刚想说什么,忽然羞红了脸,垂下了头。

倒是一些妇人满不在乎,把扇子挡在嘴边,大声喊道:“天啊,是谁把内衣带子放在里面了。”

许多男士早就发现这是内衣带子了,虽然跃跃欲试,却不肯开口猜胡乱猜测,以免惹人难堪。

宾客中有许多人经常出入莫蒙庄园,自然有人注意到这条带子的花色很新颖也很熟悉,某位小姐曾穿着这样一条裙子招摇过市。

许多人把视线转向场中的玛格丽特,然后悄悄交头接耳。

玛格丽特脸色青白,似乎马上就要昏倒了,不光玛格丽特,布鲁斯子爵一家全都慌了神。

威尔逊自然注意到了这尴尬的氛围。

“怎么回事?那是谁的东西?”威尔逊厉声问。

“那……那不是我的东西……”玛格丽特心虚的说。

这时,有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叫了:“我见过玛格丽特小姐穿过这种花色的衣物。”

“你胡说什么!”布鲁斯子爵当场就发怒了,一拳朝那个胡说八道的客人打去。

一时间,场面乱成了一锅粥。男客人们拉架,女客人们尖叫加看笑话,并且一个流言迅速在人群中传播开来,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

“听说玛格丽特和他们家一个叫詹森的男仆不清不楚,私下偷情,连府上的仆人们都知道了。”

威尔逊脸色铁青,他已经向许多人透露了自己准备跟玛格丽特结婚的事情,此时他一语不发,转身就走,玛格丽特追着他跑出了大厅。

后面的事情简直可以变成一个大大的桃色新闻,在约克郡流传数年。

听说威尔逊子爵连夜离开了莫蒙庄园,对婚事提也不提,仿佛从未发生过。

圣诞晚宴开砸了,客人们悄悄离开,甚至不跟主人们打招呼,因为这家的主人正在大发淫威。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姐的衣物不是你在管理吗?为什么衣带会出现在那里!”子爵抓着玛格丽特的贴身女仆大声责问。

女仆满脸泪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那条衣带很久以前就找不到了,那天晚上我给小姐更衣的时候就找不到了,我还通报了夫人,夫人说‘找不到就算了,再买新的’。”

子爵看向他的夫人,子爵夫人也慌了手脚,语无伦次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更衣的时候找不到,穿在里面的东西怎么会掉出来的!问问你的好女儿是不是在外面脱衣服了!还有那些流言是怎么回事!她说要带男仆人出嫁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那个叫詹森的男仆人,把他拉来见我!我要把他送到法庭上去!还有那些该死的仆人,有这种流言为什么不早通报我知道!”

“不行,不行,不能张扬的,如果闹大了,我们的名声就全毁了,父亲您冷静一下。”凯瑟琳抓住子爵的胳膊说。

子爵深吸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才说:“把这个女仆送去法庭,说她偷窃了小姐的财物。”

“不,不,我没有。”女仆拼命挣扎,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偷窃这种昂贵的财物会被判处绞刑的。

“如果不是你偷的,我姐姐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凯瑟琳大声说。

“是小姐和詹森……”

“你住口!”还没等女仆说完,子爵就疾言厉色的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吩咐道:“这个贱女人已经被魔鬼蛊惑,她偷窃了小姐的丝带,然后借以败坏小姐的名声。她罪大恶极!让法官绞死她!”

说完,可怜的女仆就被拖了出去。

虽然这件事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但名声却不能挽回,子爵家未出嫁的小姐跟男仆偷情,不管真假已经传遍了约克郡,更何况这位小姐还被未婚夫退婚了,还有比这更劲爆的新闻吗?大家茶余饭后可有的谈了。

大戏落幕时,子爵府上某个叫詹森的男仆被赶出了庄园,不久后他死在了约克郡城区的街道上,死状极为可怖。

……

“是不是你把丝带放进去的!”子爵夫人问凯瑟琳。

房间里只有凯瑟琳和她两个人时,子爵夫人终于开口问了这个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母亲,我以为你不像别人那么蠢的。”凯瑟琳皱着眉头说。

“可你那天撕扯玛格丽特的裙子……”子爵夫人怀疑的说。

“就算我不满意玛格丽特抢走威尔逊子爵,我也不会不顾大局。而且我和玛格丽特是两姐妹,她毁了名声,我就有好名声了吗?现在连我出门都会被人耻笑!”凯瑟琳咬着嘴唇说:“玛格丽特那个蠢货,自己不检点还连累我……”

门口处,玛格丽特的贴身女仆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原本是奉命来请凯瑟琳去玛格丽特房间的,我只是安排她在门口稍等了一下,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样的谈话。

女仆慌张的看了我一眼。

我对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轻声说:“没想到居然是……哎……凯瑟琳小姐怎么能这样做……”

女仆咬紧了嘴唇,之前跟她一起伺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