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绅士的仆人》>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趁着雨夜赶路,我在清晨的时候抵达了王都,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气当中。由于是清晨,街面上没有多少行人,只是偶尔路过几辆马车,溅起许多泥点。

由于淋了雨,加上天气寒冷,我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我急需要一点酒,让自己暖和起来,于是我走进了路边一家小酒馆。

在东城的贫民区,有许多这样的小酒馆,里面聚集了□□和醉汉们。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恶臭,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可以把人熏得吐出来,但这里很温暖,对我这个淋了一夜雨的人来说,这里像个天堂。

酒馆里人不多,也许是白天的关系,有几个醉汉趴在桌上,老板一边抽烟一边看报纸。窗户很狭小,房间里黑洞洞的,到处非常肮脏,桌面漆黑,像涂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油脂,也许几年都没有擦洗过了。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她袒露着巨大的胸|脯,懒洋洋的坐在柜台后。见到我后,她风骚的靠过来:“嗨,小帅哥,要点什么吗?”

我要了一杯酒,一块面包和一点香肠。

老板娘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腿上,她搂着我的脖子说:“怎么浑身都湿透了?你这小可怜儿,昨夜淋淋雨是吗?要不要帮你暖和一下?”

前世落魄时,我在王都混过一段日子,这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大到形形□□的人都有,我在东区居住过,这里是下层人聚集的地方,小偷、强盗都时刻盯着陌生面孔。我身上原本很体面的仆人套装,经过昨晚雨水的□□,已经糟践的满是泥泞。如果我以原来的装束走进这里,一定会被当成是富家少爷,马上就将被人打劫。

“喔,美人儿,你真好。” 我搂着她的腰笑了笑:“我想在附近找个活干,帮个忙吧。”

老板娘笑嘻嘻地拍了拍我的脸:“小帅哥,干脆在我们酒馆倒酒好了,会有女人和男人照顾你的。”

“要是你照顾我,我就留下。”我暧昧的亲了亲她,又在她肥硕的身躯上摸了几把,把她逗得咯咯直笑。

“好吧,你想去纺织厂还是皮鞋厂?或者你有什么手艺,比如做过铁匠木匠之类的,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去船上,船坞一年到头都在招人。”老板娘说。

由于我私自离开德尔曼庄园,所以我没有介绍信,不可能再到哪个大庄园应聘仆人了。而且我需要找一个可以靠近上东区的地方落脚,因为布鲁斯子爵一家就在这里。

“我得在上东区找份工作。”我喝了一大口酒说:“至于干什么无所谓。”

“那边可都是有钱人啊。”老板娘笑着打量了我一下:“你该不会是哪家的少爷吧?家里赔光了钱,所以才出来干活,瞧瞧你,像刚出炉的小羊羔一样。”

我摩挲着她浑身肥肉的身体,眯着眼睛微笑:“哦?你看我像吗?”

老板娘挑了挑眉,松开我站起来:“你看上去像个专门骗□□钱的小白脸。”

终于她告诉我,有一家名叫加百列的纺织厂正在招人,我可以趁着晌午过去看看。

王都的西区和东区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西区是富人们的聚集区,至少也是体面的人家。路面干干净净,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有高高的油气路灯,过往的行人会脱帽行礼,人们普遍穿着毛呢或丝绸制作的衣物,无论男士女士都举止优雅,步履轻盈。

而当你来到东区的时候就会发现,简直是突然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东区是一大片厂区,各行各业的工厂都集中在这里。厂区附近是一大片简陋的窝棚和小木屋,工人们住在这里,路面泥泞不堪,到处都是垃圾和排泄物,不论男女都穿粗棉布。有一些酒鬼和流浪汉睡在路边,许多小孩在路面上疯跑,他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有些孩子甚至没有鞋子。

我来到加百列纺织厂,在大门口就可以听到机器隆隆的声响,现在正是上班的时间。门口有个长着大胡子的男人,正在呼呼喝喝,让工人们搬运货物。

“您好先生,请问你们这里还招工吗?我想找一份工作。”我走上前去询问道。

大胡子男人不耐烦的说:“我们随时都招人,当过纺织工学徒吗?”

“没有先生,我过去是个仆人,在一位子爵家中当男仆,但是主人把我赶出来了,还拒绝给我写介绍信,我找不到别的工作。”我耸耸肩说。

那人扫了扫我的衣服,挑了挑眉说:“你识字吗?”

“是的,先生,我识字,也会算数。”

大胡子笑道:“那太好了,我们这里还缺一个记录员,负责丈量和登记货物,你能做吗?”

“当然先生,我可以做。”我兴奋的点点头,不用在工厂干活,这对我而言是件好事,前世时我也当过工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日子。

“跟我来吧,我带你熟悉一下工厂的环境。”

大胡子领我走进一座巨大的厂房,里面的声音非常嘈杂,大约摆放了五六十台大型纺织机,每台纺织机前都有四五个工人,他们负责接线,调整纺锤。这里的机器很先进,是水利纺织机,有一台巨大的涡轮,带动所有机器都自动运行。机器拉动无数条长长的白色棉线,‘嗤啦嗤啦’织成洁白棉布。

纺织工序是先把棉花纺成棉线,再把棉线织成棉布,所以空气中弥漫着雪花一样飞舞着棉花绒毛,许多小孩子在机器下爬来爬去,捡落在地面上的棉花。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偷懒,所有的人都弯着腰工作。无论男女老少,他们看上去都面色苍白,非常疲惫的样子,还有许多人在不停的咳嗽,像生了重病一样。

“你负责丈量尺寸,登记货物入库。”大胡子交给我一个笔记本,演示给我看:“像这样做,明白吗?所有的棉花以及各种配给都是有数的。”

看到我快速计算货物而且没有差错,大胡子才点了点头:“好吧,这份工作是你的了。”

“欧文!”忽然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一个红头发的女人正愣愣的望着我。

“安妮?”我眯起了眼睛,周围都是漂浮的棉花,有些看不清楚。

“欧文。”她飞快的跑到我面前,拥抱了我一下。

“真的是你。”我惊讶地说。

来人是莫蒙庄园的下级女仆安妮,她穿着一件灰色的棉布衬裙,头上戴着一条脏兮兮的头巾,她看上去瘦极了,比在莫蒙庄园时憔悴很多。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不是当了男爵大人的贴身男仆吗?”安妮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她始终是那个热情如火的善良姑娘。

我遗憾的耸了耸肩,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工作。这是我奇怪的地方,安妮虽然只是一个下级女仆,可是她长得漂亮,而且还有一手很棒的针线活,即使她离开了庄园,也一定能在别的家庭找到女仆的工作,怎么会在工厂里干活呢。

安妮苦笑了一声:“我结婚了。”

“哦,你结婚了。”我惊讶的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真……真是恭喜你了,这……真……真不错……”

女人一旦结婚就不可能再当女仆了,甚至许多工厂也不要已婚的妇女。

安妮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你找到住所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

“当然,我还没有地方落脚呢。”我说。

“嗨!你们在干什么?不要偷懒!”一个浑身戾气的男人走过来,大声斥责我们。

安妮朝我挤了挤眼睛,跑回了车床。

直到晚上九点,纺织厂才终于下班了。安妮领我来到了工厂后面的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是加百利纺织厂工人们居住的地方。巷子很窄也很深,里面挂满了晾晒的衣服,泥土小道满是泥泞,还散发着一股排泄物发酵的臭气。巷子漆黑一片,但是正值下班高峰,所以到处都非常嘈杂。

“约翰,租房子。”安妮朝一间屋子叫了一声。

一个非常糟蹋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穿着绿色的忸怩外套,浑身酒气,大声抱怨着:“上帝啊,我耳朵没聋,不用叫那么大声。”

“他要租房子。”安妮说。

男人连看也不看我,指着斜对面的一幢小屋说:“那个屋子还空着,每个月一先令。”

我走过去,推开房门,却马上就被熏了出来,屋子里黑漆漆的,有一股浓重的骚臭气,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臭味。

约翰说:“之前住了个纺织女工,后来病死在里面了,过了七八天才被人发现,所以有点味道,不过你放心,通通风就行了。”

安妮对我耸了耸肩,我点头租下了这间屋子。

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破木床,我怀疑上个租客就是死在了这张床上,而且在这里发酵了七八天。

安妮帮我在床上铺了一堆稻草,她说:“如果你有余钱,就去买条床单,不过冬天快到了,得想办法弄条棉被才行。”

“谢谢你,安妮。”我感激的望着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