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绅士的仆人》>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雪莉夫人的话题一闪而过,我急忙插嘴。

“夫人,这位尤扎克男爵身上发生过什么事吗?为什么他的儿子会这样说?”

前面两人都转头看我,男爵更是挑了挑眉。

“怎么?你对他感兴趣?”雪莉夫人笑道。

“呃……”我知道自己的举动非常突兀,一个平日里非常沉默的仆人,居然开口打听一位男爵的事情。

我临时找不到好的借口,只好说:“这位男爵大人看上去,呃……英俊潇洒、仪表不凡,他的儿子怎么会对自己父亲说这种残忍的话。”

“好眼光,尤扎克大人的确英俊,你还没见过他年轻时的模样呢,帅到所有女人都为他神魂颠倒。”雪莉夫人望着舞池,轻摇着扇子说:“看到男爵身边的那位女士了吗?那是他后来娶的妻子达利娅夫人,为男爵生了一子一女,他们非常相爱。而跟男爵吵架的是他前妻的儿子,也是将来的爵位继承人。想想吧,他们关系好我才会觉得奇怪呢。”

我不由得把视线对准了那位达利娅夫人,她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美貌妇人,棕发碧眼,穿着红白相间的华丽长裙,头发梳成一个长面包形状,上面缠满了细小的珠翠,富贵逼人的模样十分引人注目。

她紧紧挽着丈夫尤扎克的手,二人都满面笑容,但是我却觉得有一点奇怪,他们的关系似乎并不如看上去的那么和谐。

“时间不早了。”男爵忽然说:“我要先告辞了,不知您意下如何?”

雪莉夫人像个俏皮的少女,将扇子挡在嘴边:“这也太早了,夜晚才刚刚开始呢,您若是提前离去,又会被人指责傲慢了。”

男爵却只是矜持地向这位女士欠了欠身,然后转头对我说:“我们走。”

男爵像风一样步大步离去了,我在他身后要小跑才跟得上。

等回到家里,他把外套和手杖往我怀里一丢,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去了书房,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这位大人总是喜怒无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生气了。

收拾好男爵的东西,我端着茶盘走进他的书房。他正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酒,火光映照着他的面容。

他抬头瞥了我一眼,又移开眼神。

“大人,您要不要喝一杯热奶?这是厨房刚刚送过来的。”我轻声说。

他忽然重重地把酒杯搁在了桌子上,发出‘吭’的一声,连酒都洒到了桌子上。我吓了一跳,在原地呆滞地望着他。

“哼!”他又哼了一声,迟疑了半响说:“端来给我。”

我把茶盘端到他面前,刚往面前一递,他就挺身撞了上来,杯子倒了,热牛奶洒了他一身。

“啊!”他大叫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大人,您没事吧。”我急忙用手去擦他身上的热奶。

他一边解衣服,一边抱怨道:“你真是笨手笨脚的。”

他在我吃惊的目光中,把自己的上衣脱光了,火光映照在他苍白赤|裸的肌肤上。

我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尴尬地低下头。其实我们早就做过了异常亲密的事情,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看他。

“你看到了吗?”他忽然问。

我心头一跳,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我,那是在我第一次服侍他更衣的时候,他就是这样问我的。

“你看到了吗?”他又问了一次。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他也正凝视着我,火光的倒影在他眸子中跳动着,我一时愣了,傻呆呆的回答:“是的,我看到了。”

“你觉得难看吗?”他问。

‘不难看’几个字刚要脱口而出,又被我硬生生的止住了,可是我又不忍心对他说‘难看’,所以就沉默了。

“我就知道你跟别人一样,都在嘲笑我是个丑陋的驼背。”他默默地说:“你也欣赏像尤扎克男爵那样俊美的人,自然也觉得我很丑陋。”

我忽然觉得非常揪心,想要去安慰他,理智却又控制我,使我不能如此。

我只是他的仆人……这不是我该做的事……

“今天晚上那里有那么多女人,她们都在向我眉目传情,说爱我,可是她们当中有哪一个是真心爱我呢?”他走进一步,站到我面前:“告诉我,你知道她们当中谁真心爱我吗?”

我慌乱地看着他,心头像被扎进了一根刺,一点一点往里推进,可是喉咙却似乎被扼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你也知道,没人爱我对吗?没有人会爱我……”他垂下眼眸,轻轻的说:“没事了,去给我拿替换的衣服吧。”

我忽然很想就这么把他抱在怀中,告诉他我对他的感情,告诉他我爱他,如同被蛊惑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

他抬起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却被他赤诚的眼神灼伤到了,又急忙松开了手。

我的心跳得很快,气息也很不稳,我听到自己慌张的声音。

“我这就去,请您稍候。”

然后我像逃一样跑出了这个房间。

当晚我没有再回去,我把光着膀子的男爵丢在了书房里,然后吩咐一个女仆去给他送衣服。这是很荒唐的举动,男爵也许会生气,但是我已经没有心力去在乎他是否生气了,我害怕见到他后,会做出冲动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我很没有骨气地找到管家,跟他说我想要回去看望母亲,管家准了我的假。他们并不担心我再逃跑,在男爵的庄园上,跑掉一只老鼠都会被人发现。

我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七点,妹妹安琪已经在做早饭了,看到我带回家的新鲜烤面包,她兴奋地抱住我亲了一口。

“我真高兴搬来了这儿,欧文哥哥。”她嘟囔道:“你要是天天都能回家就好了。”

艾利尔也牵着萨姆围在我身边,萨姆咬着一根脏脏的指头,大眼睛闪着期待的神色。

我把他抱起来,扛在肩头,他先是惊呼了一声,又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由小变大,最后变成哈哈大笑。

“妈妈呢?”我问安琪。

安琪翻了个白眼说:“我哪儿知道?你给她那么多钱,她可有酒喝了,正醉死在哪个角落里吧?”

“天气已经变冷了。”我皱着眉头说:“记得让她回家喝酒,我可不想她喝醉了,冻死在路边。”

“我知道了。”安琪不甘不愿地说。

直到快晌午的时候,母亲才回来,她一身酒气,脏兮兮的头发上沾着稻草,手里还拎着一壶酒。

“欧文,我的好儿子,你回来啦。”她惊喜地说。

“妈妈,我已经告诉过您了,不要晚上出去喝酒,弟弟妹妹们还很小,他们需要您守在家里。”我不满的说。

母亲摆了摆手说:“还小什么,姑娘都该嫁人了。”

安琪气呼呼地叉着腰说:“没错,我一定要早早嫁出去。”

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顿早饭,用过早饭,母亲讨好的望着我。

“我没有钱了儿子。”

我摸了摸口袋,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

她高兴地接过来,藏到裙子里。

我犹豫了半响,开口问:“妈妈,您还记得爸爸吗?”

“怎么不记得?”她随口说,说完她顿了一下,惊喜的看着我:“男爵大人找到他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没有,我早就告诉过您,不可能再找到他了,别胡思乱想。”

“是吗……”她失落的说。

“妈妈……爸爸他……是哪里人?我是说爷爷奶奶是谁?有没有兄弟姐妹?”

“你爷爷奶奶?”母亲想了想说:“他们是莫蒙庄园的佃户,只有你父亲一个孩子,怎么了?”

“没什么,爸爸真的是爷爷奶奶的儿子吗?我是说,我记得爸爸长得很好看……”

“哈哈。”母亲大笑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情,眼神忽然变得非常柔软:“是的,他一直是个英俊的帅小伙,人们都说他不像老埃里克的孩子,笑他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依然只有在说起父亲的时候,才会露出最幸福的笑容。其他时候,她像所有的酒鬼一样,糟蹋,迟钝,满口谎话。

我走过去搂住了她,她愣了愣,然后柔顺地靠在了我的肩头。

“别去想他了。”我说:“你还有我们。”

“你不懂儿子,他一定会回来的,你爸爸他爱我们,他绝不是会抛下我们的人。”母亲依然固执地说。

再怎么磨蹭,我也必须在天黑前赶回城堡。

其实心里有些忐忑,当我一步一步走进城堡的,却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大人的伯父去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