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秦青回家已是凌晨,公司年底盘点,大家都加班加点,力争总结好今年,再规划明年。进门发现母亲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音量很小,她捡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将母亲摇醒:“妈,我回来了,快回屋睡吧。”

秦母睁眼瞧了瞧,起身回卧室去了,秦青收拾了下沙发便去洗澡,她这人性子乖巧,是父母手捧的听话宝宝,自小成绩好,后来顺风顺水读书,一路奔到博士,毕业后进药企做研发,实验室摆弄瓶罐和菌群,秦爸说女孩子还是做行政更好些,日后嫁了人有更多时间带孩子,于是她便从研发部转去了行政部,从一名助理做起,现在已是个小主管,手底下管着几个女孩子。

但也就因为太听话,所以从未谈过恋爱,青春萌动时期,在各方打压下,将那份春潮压进心底,如今二十九岁,能为之动情的男人已是少之又少,见过的都已结婚,余下的又入不了眼,尽管父母忧愁,四处抓找相亲对象,她却依旧维持着表面的泰然,淡定过日子。

听说女人在三十岁时最美,身体是成熟的蜜桃,气质上兼备了纯情和妩媚,还有的,是一股春情,嘴角眼波,皆透着饥渴。秦青望着镜中的自己,肤白胸挺腰细腿长,红艳艳的唇饱满欲滴,每一处都是撩拨吸引男人的资本,可她不敢。

部门的小姑娘个个活泼开朗,手里基本都掐着两三个男朋友,一号男人陪吃,二号男人陪喝,三号男人陪睡,讲起如何□男人,独特的一套方式,秦青大她们五六岁,又是主管,平时很少一起八卦,但偶尔旁听到,止不住澎湃,心尖痒痒的,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可能是需要个男人。

周末睡了个懒觉,午饭是饺子,秦青没插手,却被派了任务,说是对门的周家林回来了,让她给送盘饺子过去。

秦青端着盘子愣了会儿,问:“谁?”

“你不记得啦,你们小时候经常一块儿玩,家林啊,回来好几天了,昨天过来送了份外地特产,这孩子多少年没见了,现今都有点认不出来了。”秦母一边感慨,一边往锅里添水。

秦青当然记得以前的周家林,只是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再提起这个人,面貌已经有点模糊。这人命不大好,小时不爱读书,常干些调皮捣蛋的事,树上掏鸟水库里摸鱼,聚众闹事殴打过路人,简直“无恶不作”。周家林初三时,周父周母外出度假,乘坐的大巴车翻进沟里,双双殒命,尸体抬出来已分不清头脸,周家林在舅舅的陪同下安排了父母的后事,随后便跟舅舅去外地做工了。周家在这边没有亲人,因此年节时他也不回来,对面的门常年锁着,不知道里面落了多少灰尘呢。

秦青揣着好奇敲开门,门呼啦一下打开,一股刚劲的男人气扑面而来。眼前这人高约一米八,身材极为壮实,像座山似的堵在门口,大冬天的,他却只着一条居家裤,光着上身,肤色黝黑,精赤的肌肉无遮无挡,秦青心头忽地一阵狂跳,她没敢多看,低下头,怯怯地说:“家林哥,我妈让我给你送点饺子。”

周家林心想,这就是秦家的闺女了,许多年不见,已出落得如此标志,纤细的身段,窈窕的腰肢,长发胡乱抓个髻,低头时露出大段雪白的脖颈,俏生生的像颗嫩葱,他不动声色地道谢,接过盘子:“要进来坐会儿吗?”

“不了,妈妈还等着我吃饭。”秦青觉得有些无所适从,慌乱乱地跑掉。

整个下午,脸上一直**辣的,摸一把烫手,去洗手间扑了几次凉水,仍是不见好转,她恼怒不已,闷在卧室翻小说,却又心烦意乱。于是捂上被子睡觉,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水围住,她在水里玩了一会儿才发现身上什么都没穿,竟是裸着的,水波荡漾间,腰上抚上一双臂膀,刚劲有力,箍着她,像是要掐断她似的,可她却不觉得疼,心里也不慌,反而有种甜美之感,这感觉从脚底升到头顶,使得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她渐渐有些干渴,想要喝些水,可是无力感湮没了她,令她既痛苦又愉悦。

醒来后有点怅然若失,下床倒了水喝,甘甜的滋味滑入口腔,浇灌了她干涸的心。

秦青跟周家林做了这么多年邻居,而且她曾经是周家的常客,但彼此说过的话超不过百句,因为爱好不同,他们从小就不在一块儿玩,后来周家林先她一年进学,两人之间更像是横了一道鸿沟,从无交界点。

秦青身量娇小,读初中时才开始发育,那会儿对男生讳莫如深,同他们说句话都浑身不自在,如同脖子上架了把刀。偏偏处在少年时代的孩子们有一种躁动欲,对于□之间的隐晦跃跃探究,不少人都偷偷看过小画片,甚至还趁大人松懈的时候摸到深巷的录像厅,一群人围在一堆儿盯着一块屏幕,忐忑中夹着百爪挠心的兴奋。于是在面对这些渐渐张开的女生时,男生们那颗绷不住的小心肝便动了起来,虽然这份活泛比不得他们在球场上的驰骋,但在某些时候,身边能挂上一个女朋友,就是男子汉的标榜,也成为了一种时尚。

这个时候的秦青,算是出落的稍有几分姿色,加之她性情冷清,慢慢地成为与众不同的那一个。很多时候,与众不同总是最让人瞩目的,即使这人并未有多出众,却被众人惦记在心,或者跃为筹码,某种势力为此证明自己的筹码。

她的生活开始变得充满涟漪,经常有男孩子在路上堵她,有的递上一封情书,有的则陪她走一段,秦青感到害怕,她不能理解这些人的行为,她只是觉得恐惧,秦母向她陈诉过,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个个都是魔鬼,一定不要接触,否则必会毁了她,她会考不上高中,考不了大学,一辈子蓬头垢面窝在小巷子里。

初中二年级的一天,秦青跟平时一样,早早地收拾了书包往家跑,在小区前的胡同口,突然出现一群人,这些人倚在墙上一溜儿排开,穿着奇形怪状的衣裳,头发染成彩虹色,在她即将路过的时候,6续吹起口哨,有人还嘻嘻笑,她心慌的脚步都倒腾不清,低头飞奔,后头的人哈哈大笑,并传来两声叫喊:“美女!”

秦青不敢停步,恨不得生了翅膀飞回家,这么一路低头小跑着上楼,迎面就跟一人撞上了,相撞的力道太大,她顺势向后倒去,被撞得那人只是一愣便抓住她的胳膊,然而秦青脚步一错,两人便一同摔倒了,幸亏摔倒前被带了一下,否则着地的那人非得断根肋骨,但即使这样,秦青仍是被摔得七荤八素,而且身上压了一人,又让她承担了一道力,疼得她立时掉起眼泪。昏黄的应急灯倾泻在两人脸上,蒙蒙的一层。秦青眼中噙泪,看清压着她的人是对门的周家林,他剃了个光头,正愣怔怔地看着她。她哼唧了一声去推他,却见他凑过来伸舌头舔了舔她的眼角,她吓得大哭。

周家林被她的哭声惊得一愣,忽地跳起来把人抱住倚墙站好:“你骨头断了吗?”

秦青只觉后背和脑袋练成一片的疼,摇头哭道:“我也不知道,很疼。”

周家林摸着头想了想,蹲下身背起秦青把她送到社区医院查了查,确定没事后又把人背回家,秦青抽抽搭搭哭了个来回,后又在家休养了两天才去上学。

摔倒事件过了两周,秦青那群小子围堵了,说是已经给了她两周的适应期,这会儿要她做老大的马子,吃香喝辣横行街区,随她意。秦青瞅了个空子,把书包一扔就跑,这些毁人的臭小子,她可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跑到楼下时又撞上去玩球的周家林,彼时的周家林抽了身条,比同龄的孩子要高出半个头,加上长期跟人打架,体型壮实硬朗,他一手揽住站立不稳的秦青,一手颠着球,问道:“每次都这么慌慌张张的跑,后头有狗追啊?”

秦青跑得太猛,心都要跳了出来,这会儿说不出半个字,只是看着周家林发愣。

“说话啊!”周家林把人推到身前一步远的地方,围着她拍起篮球,“你书包呢?”

秦青顺了半天的气,终于缓过来:“有一群小流氓堵我,我怕跑不快,把书包扔了。”

周家林一把抓住篮球,扣在腿根处,盯着她问:“他们在哪儿呢?”

秦青抚着心口:“就在前面那个胡同。”

周家林哦了一声,说:“你快回家吧,书包都扔了,看你怎么写作业。以后别走那条路了。”说完抓着球走了,秦青仿佛听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妈的,反了天了。”

秦青磨蹭着往家走,想着要不要把遇上小流氓截路的事儿告诉父母,但她又怕说了之后,秦母会转而骂她,毕竟这是秦母最痛恨的事,她在担忧中过完了周末,作业也没做。

周一早上出门,路过那个胡同时,有一个长相周正的男孩迎上她,恭敬地把她那天扔掉的书包奉上:“同学,这是你的书包,对不起。”说着弯腰鞠了一躬。

秦青傻傻地接过书包,那男孩顿时眉眼含笑,像是完成了件任务,如释重负地吐出口气,转身就走。秦青追上去问:“这个是你捡到的吗,谢谢你啊。”

男孩没听见似的继续往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返回目录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