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

周家林并不理会秦青,伸手推开半开的门,径自进了屋,秦母正端了碗汤从厨房出来,见着周家林,顿时眉开眼笑,一扫方才的阴晦:“家林,快来,快来坐,尝尝我煲的汤,昨儿跟楼上老李婆学的。”

秦父偷偷给周家林使眼色,表示那汤很难喝,转过头却淡定地接过汤碗,淡定地喝光。

秦母笑眯眯地看着周家林身后的小四儿,说:“这小伙子长得真精神,就是你那小徒弟?叫什么名儿?”

小四儿忙回道:“我在家排行老四,喊我小四儿就行。”

秦母热情地让人坐下喝汤,说是温补的,夏天气躁,人容易脾胃不调,需要补充这个那个,秦青默默地陪着秦父默默地吃饭,那边的周家林则不时地应上一两声,主管不冷场的小四儿很是活跃,一撇往日的腼腆,跟秦母两个大论中医经,不过是一个讲,一个听。

饭后秦青收拾碗筷,小四儿要去帮忙,被秦母拉住:“你姐姐今天犯了错,被罚洗碗,别人不许搭手,来,咱们坐一边儿看着。”

秦青听了这话,鼻子差点气歪了,多大点儿个事啊,至于这样在外人面前落她的脸吗?这是自个儿亲妈吗?但当着那对师徒的面,她不好跟亲妈计较,只是闷着头将饭桌收拾了,然后躲进厨房洗洗涮涮,心里却实在不痛快。

秦父不顾秦母凌厉的眼神,拿着杯子溜溜达达跟进去,把门掩上,悄声说道:“闺女,生气啦?”

秦青麻利地戴上胶皮手套,往洗碗池里挤了一长条洗洁精,不做声。

“你妈也是操心你,她气不顺,你就让她逞个口舌之快,以后该怎么样,不还是你自己做主么。”秦父哄她道。

秦青懒得听这些,扭身把老爸推出去:“你快出去喝茶吧,别烦我了。”

秦父被赶出厨房,仍是眉眼带笑,秦母却哼了一声,骂道:“贱骨头。”

小四儿不明所以,但也察觉到这家人的气场不是太合,他偷眼去瞧师父,却见他正摆弄着象棋,蓄了势要与秦父厮杀,他不知该提个什么话题,只得乖乖地陪着秦母看肥皂剧。

秦母无聊地看了会儿电视,突然问周家林:“家林,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小陈,跟她处得怎么样?”

周家林手里拿着两枚棋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抽叠游戏,听秦母这么一说,沉声回道:“小陈比我小七岁,年龄差的有点大了。”

秦母叹气:“我也是担心年纪这点,不过小陈人挺好的,会过日子,说是才工作了几年,嫁妆都攒好了。不像我们家青青啊,离了我跟她爸,都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饱饭,让人操*死了心。”

秦父不乐意听了:“我闺女举世无双,人长得好,又聪明,还做得一手好饭,包得饺子皮儿薄馅儿大,味道好。”

秦母斜了他一眼,说:“嫁不出去,有啥用!”

周家林举棋过河,吃了秦父的车,秦父一愣神,叫道:“哎呀,重来重来,我没看见,这一步不算。”

“家林你不要和他玩,臭棋篓子。”秦母一边换台一边挖苦。

秦父成功地毁了棋,笑呵呵地对妻子说道:“玩的就是这个乐趣,你不懂。”

秦青把厨房收拾干净出来,见秦母依旧黑着一张脸,她心里有点小烦躁,拿毛巾擦了擦手便回房了。那个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总往她身上瞟,她现在不耐烦应酬他,眼不见为净,再者说,他已经有了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还拿那种眼神看她,吃定她不敢声张么?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觉得烦,去书架上捡了本书看,仍是烦,索性拉开门出去,跟几人打了个招呼:“我去跑步了。”

秦父嘱咐她:“早点回来。”秦母头也没抬,也不说话。秦青瞅了她一眼,换上运动鞋走了。

小四儿闷声坐着,两个下棋的人仿佛没感到有什么不妥,他却觉得有些不安,一直挺着的腰背都僵了,他悄悄抻展了下腰身,继续陪秦母看连续剧,不多时,那边下完了两盘棋,师父说要教他画图,得走了,秦父忙说学习重要,然后把他们送出门。

可出了门,周家林却塞给他一把钥匙:“你先回去,我去楼下买点东西。”说着人就奔下了楼。

小四儿不疑有他,回屋继续看他的书。

秦青跑了会儿,出了一身的汗,腿也有点发软,原地做了几个抻展运动,便寻了个地儿坐下,想着晚点儿再上楼,那家伙总得回去睡觉吧,总不能赖在她家吧。

正惬意地吹着晚风,忽觉有人往这边来,身形高大健壮,步子迈得四平八稳,却是一步一步直踩在了秦青心上。她愣了几秒,站起来就要跑,那人却伸臂揽住她的腰,狠狠地裹进怀里:“往哪里跑?”

秦青闻到他身上的汗气,不禁有些发抖:“你快别这样,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周家林却是不管,只劈头盖脸地吻下来,多日未曾亲近她,直想得发疯,哪里顾得上别人,怀里的这人柔若无骨,身子软得像水,叫他恨不得一口吃了。

秦青被他吻得站不住脚,呜呜抗议:“周家林,你稳重点儿!你有女朋友了,别来招惹我!”

周家林伸手探进她的衣襟,揉捏着她软滑细腻的腰,沉声道:“妹妹,当初是你招惹我的。”

秦青内心后悔不跌,颤着声音道:“是,是我错了成不成?可你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能不能放过我,啊,你这混蛋!”她的话未说完,腰上便被他掐了一记,火辣辣地疼,“你轻点!”

周家林又掐了一把:“我有女朋友了又怎么样,嗯?”

“你跟我名不正言不顺,偷偷摸摸搞私情,是对她的不忠,我不做别人的小三。”秦青疼得眼泪汪汪。

周家林把人箍得紧紧的,低头咬了咬她的鼻尖,说道:“那可怪不得我,给你名分的时候你不要,现今就要你做小三,这样才刺激,是不是?”

秦青又惊又怕,堪堪往后弯腰,以期离他远一点,可腰身被他箍住,实在是躲不开,这人越说越离谱,简直不像他了。她使劲儿掰他的手,恨声道:“周家林,你我好歹这么大年纪了,别这么幼稚,成熟点行吗,这么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

周家林托住她的脑袋,凑嘴过去咬她的唇:“你越是激我,我就越是放不开你。”

秦青被咬得疼,捶他:“你这个粗人!”

周家林抱着她深吻,末了笑问:“哪儿粗?”

秦青闻言,脸一红,恼他:“你快松手松手松手,我要喊人了!”

周家林弯腰将人扛到肩上,说:“好,喊得声音大一点。”

秦青自然是不敢喊,尤其是他扛着她大摇大摆地往明处走,这会儿正值夏夜凉爽时,不少人都出来乘凉,她甚至已经听到一群人在说话,声音透过一道绿植墙围传过来,近在咫尺。她急得出了一身汗,低声吼道:“周家林,我求你了,别让我恨你。”

周家林听她话里带着哭腔,心里一软,转而走了另一条路,把人扛到楼上,敲自家的门。

秦青原本不想跟他闹,但见他丝毫没有让她回家的意思,而且忽然想到他家里有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竟要这么带她进门,不由得惊慌,踢腾着要下来:“放我下去!”

小四儿听到门铃响,飞奔过来开了门,却是见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只见师父一手搂了对门那个姐姐的腰一手捂着她的嘴站在那里,不待他回神,师父已经火速携裹了人进屋,反脚把门踹上,并命令他道:“回房间去!”

秦青眼瞅着那少年满面惊诧,脸色由白转红,得了命令低头猛跑,像是见到鬼一样。她心头涌起一阵羞怒,狠狠地踢周家林的腿:“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

周家林把人抱到浴室,三下两下剥光了她的衣裳,又狠狠地拖到怀里没命似的亲吻:“你说呢,嗯?”

秦青没护住自己,颤着身子推他:“你怎么越来越像个流氓!”

周家林压着她,脱去上衣,露出精赤浑厚的胸膛,然后拉起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腰带,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我本来就是个流氓,来,帮我解开。”

秦青使劲儿往回缩手,他却捏着不放,舔着她的耳朵诱哄:“快点,解开。”

秦青敌不过他的力气,被他强行握着手解开了腰带,又脱去了长裤,两人很快就裸*身相对,他的皮肤滚烫,熨帖似的紧紧压着她。

周家林打开蓬头,胡乱冲了冲,便拿浴巾裹住她,抱着回了卧室。

秦青被他扔到床上,摔得七荤八素,人还没缓过劲儿,他已经压下来,热吻紧随而来,她躲闪不及,被他轻薄了个够,想着隔壁还住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却和自己在做着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不由得委屈想哭。

周家林替她抹掉滑落的眼泪儿,说:“哭也没用。”说完,托着她的腰按向自己,哑着嗓子问:“谁告诉你我有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