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秦青看不下去书,倒腾出瑜伽垫子来做瑜伽,可怎么也进入不了冥想阶段,索性直接上动作,当初是小艾报了个瑜伽班,去了几次懒得动,就把会员卡转让给了她,她闲着无事,每周去上两节课,卡费耗光后,人来跟她谈续费,说是可以打五折,她没续,自己在网上买了个垫子,偶尔做上半小时。

大概是心情不顺,几个动作下来,总感觉筋骨扭着劲儿,她站起来抻了抻腰,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哇啦哇啦响起来,把她吓一跳,胳膊甩得猛了,碰到椅背上,疼得她抱着胳膊跳了两下,手机没来得及接,断了,她缓过劲儿来去查看是谁来电,屏幕又亮了,是周家林。她心里有气,把手机调成静音,那人锲而不舍地打,看得她厌烦,刚要挂断,进来一条短信,她打开来看,只有三个字:来我家。

秦青捏着手机看了半天,心里冷笑,这人把她当什么呢,随心所欲,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又毫无顾忌地夜半入宅,爬她的床,转而一想,还不是自己造的孽,到如今毁了章程,乱了心绪。她想了想,咬牙下了决心,把家居服换下,开门出去。

客厅里,秦母仍在和陈默聊天,时间却不早了,再过会儿就该睡觉了,她瞟了那小姑娘一眼,欲言又止,心道,她倒是要看看,这俩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秦母见这么晚了她还出去,叫她:“你这是做什么去?”

“跑步!”秦青系好鞋带,拉开门,回头说了一句,“小陈,你晚上睡我家好了,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说完迈步出去。

秦青才出得门,就见周家林把自家大门敞着,人靠在门框上看她,灯光幽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她站在那里不动,他却转身进屋,她不敢再停留,忙快跑几步跟进去。

周家林背对着她倒水,沉声命令道:“关门。”

秦青没听他的,只是挪了挪地方,靠墙站着。

周家林看着她那个样子,不禁笑了,说:“不关门,你躲墙里头都没用,看不见你人,还听不见你声音吗?”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儿,说吧,我听着呢,完了我要回去睡觉。”秦青不理他那茬,义正言辞地瞪他。

周家林走过来几步,问道:“谁叫你偷我钥匙了?”

秦青愣住,半天才说:“那,那是物归原主,本来就不是你的。”

周家林又靠近几步,说:“不过没关系,我还有百八十把,你尽管偷。”

秦青惊愕,这人真是时时都会抛给她一个重磅炸弹,炸得她三魂七魄荡荡悠悠,百八十把钥匙,她怎么偷得完?!眼见那人近了身,伸手撑在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也仰了头看他,未来得及说话,他低头亲了她一口,说:“又吓着了?骗你的,次次都上当,怎么这样傻?”

秦青心里恼怒,抬脚踹他,他捏住她的腕子揉搓,低声道:“当初往我怀里钻的时候,还牙尖嘴利的,这会儿怎么就知道怕?”

“你不怕吗?”秦青往回缩手。

“我怕你跑。”周家林捏得更大力,几乎要捏碎了她的骨头,疼得她嘶嘶轻叫,“你轻点!”

周家林瞅她眸光含水,心中微动,松了她的腕子,托住她的脑袋,凑过去吻她,秦青被他钳制地不能动,扭着身子不让他亲:“周家林,你女朋友在我家里等你一个晚上了,你不能这样!”

周家林顿住,问:“到底哪里来的女朋友?上回你就这么说,是谁?”

秦青冷笑:“人小姑娘来找你两三回了,女孩子都顾念名声,总不能信口胡乱编排自己是某个男人的女朋友吧。”

周家林说:“哪个小姑娘,我不认识。”然后扣住她含了唇,“我没有旁的女人。”说罢撬开她的牙齿,探舌进去。

两人纠缠间,忽听身旁一声巨响,似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秦青吓得一个激灵,牙齿猛地闭合,口中瞬间盈满了血腥味儿。周家林闷哼一声,扭头看向门口,眼中噙了三分怒气,声音狠厉:“谁!”

陈默被周家林的眼神吓得一抖,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纠缠在一处的两人,秦青面孔红得充血,正竭力往男人的怀里躲,柔软的腰肢掐在男人的手里,妖娆劲儿十足,她声音略有点发颤,说:“你,你们俩。。。。”

周家林把秦青搂在胸前,冲陈默道:“进来,把门关上。”

陈默怔怔地按他的话做,眼睛仍是盯着他们看,怪不得他拒绝自己,怪不得她看不到他和他的心上人出双入对,怪不得刚才秦青那副瞧不起的神态,原来她的某些直觉没有错,他们两人早已暗度陈仓。她这半路插*进来的人,怎么比得过人家青梅竹马,可为什么秦阿姨还要把她介绍给周家林?她脑筋稍稍一转,就明白过来,惨白的脸上恢复了些许血色,歉然道:“对不起,我见门开着,想着你回来了,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们。。。。”

秦青哪里还有先前的气势,这会儿脚软腿酸,按着砰砰跳的心口,恨不能化作空气飞了,自己这副狼狈摸样又被别人瞧了去,这次的人,是他的正牌女友呢,她却背了人家在这里跟人男朋友勾三搭四,搂搂抱抱,现在被捉了现行,小姑娘心里肯定难受透了,她正待要开口解释,周家林一把捂住她的嘴,向陈默道:“你这么晚来这边有事?”

陈默摇头,说:“我是来看你的,现在看到了,我走了。”

秦青眼见着陈默就要走,急得出声喊她,无奈嘴被捂住了,全部变成了呜呜声,她挣扎往前走,想抓她回来,周家林紧紧困着她,朗声叫道:“等等。”

陈默闻言回头,不忍看周家林怀里那娇柔的女人,只盯着他问:“周哥哥有事吗?”

“小陈,你以后不要在我身上花心思了。”周家林回道。

“姐姐就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吗?”陈默问他。

周家林点头,陈默又问:“你们的事儿,阿姨他们还不知道吧?”

秦青听到这里,又是一阵挣扎,陈默忽地笑了笑,说:“姐姐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周哥哥,祝你们幸福,我走了。”说着弯腰捡起地上倒着的保温瓶,开门出去了,人一陷入楼道的黑暗,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她把保温瓶抱在怀里,边走边哭,心里安慰自己,其实她很好,只是输给了时间,她一定会找到另一个周家林。

周家林仍维持着先前的动作,低头望着秦青惊惶的眼睛,问道:“你说的就是她?”秦青瞪他,他笑着把手拿下来,说:“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秦青揉着脸颊,他这人下手没轻没重的,捂得她骨头疼:“管得着吗你?”

周家林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把她细软的手包住,拇指摩挲着她滑嫩的手背,说:“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咱们在一起快整年了,不能再这么瞒着,找个时间跟叔叔婶婶讲明,趁我不忙的时候,把婚事办了。”

秦青傻眼:“谁要跟你结婚!”

周家林手上一紧,说:“你!”

“我不。”秦青欲往后撤,无奈手被他握着,动不得分毫。

周家林把人揽进怀里,伸手探进衣裳里揉捏她的腰,沉声说:“说什么不呢?你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嫁给别人,嗯?”

秦青被他摩挲地有些痒,拿手捉他的手腕,可却握不全,只得使劲儿按住,不让他动,心下却是怔怔然,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周家林,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们可能不合适。”

周家林闻言不语,良久才低声说道:“我都考虑过了,这件事我就是知会你一声,旁的不要你做,你只管安安心心等着出嫁,别起乱七八糟的歪心思。”

秦青哪里敢应,她都不明白为何就稀里糊涂地到了要结婚的地步。那人却没待她给出反应,把她抱进卧室,做了多日来心心念念的事。

秦青拢好衣裳从周家跑出来都十一点了,她心里叫苦,老妈肯定又在候她归家,她总不能说在外头跑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步吧?她临走时求得周家林给她一段适应的时间,只想着在这期间能有什么奇迹发生,可断不能先自己把事情给暴露出来,从药丸到戒指,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过日子,明知道老妈开始查她了,仍然装作若无其事。

她突然有很多不敢,有很多顾忌,她的胆子比从前还要小,她敢做不敢当,她想偷偷跑掉,她不是好女人。

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进去,客厅里黑着灯,她一时竟有些不适应,就着黑摸回卧室,直接跌到床上,筋骨俱酸,恨不得立时就睡过去,躺了一会儿,觉得身上黏腻不堪,于是撑起精神去冲了个澡,睡前查看手机,见到宋玉润竟然打了电话来,是之前她没接到的那个,当时她以为所有的未接电话都是周家林打的。她微惊,想起丁一白曾跟她说过的话,不太确定宋玉润打这番电话的用意。

宋玉润此番回来,并未惊动旁人,只跟父母说了,因此去公司做完报备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