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

春节的气氛愈来愈浓,街面铺子的门楣上,已经张贴了喜庆的对联,秦青被徐欢拉出来逛街,说是过年了,给自己置办几身新行头,新年新面貌,来年发大财嫁好男人。

秦青想起上回答应小艾去东街吃铁板烧,于是又把她叫过来,三人杀去商场血拼,从头到脚买了个遍,拎着大包小包在休息区坐下喘气,小艾苦着脸叫唤:“我怎么买这么多,呜呜呜,要破产了要破产了,秦青你以后逛街不要喊我了,我控制不住买东西。”

秦青累得不想说话,只踢了踢她的那堆袋子,挤出俩字来:“退掉。”

小艾捂脸,呻*吟道:“不要啊,都是喜欢的,舍不得退回去,肉疼啊,心在滴血啊,你得请我吃饭,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

徐欢见小艾如此撒娇耍赖,乐得咯咯的,说:“这妹妹真逗哈。”

小艾听人喊她妹妹,顿时心花怒放,笑眯眯地抬头笑道:“其实我还想买那件晚礼服群,好美啊。”

秦青敲了敲发酸的腿,说:“你买了没场合穿,浪费钱,就图摆家里好看啊?”

小艾扶额叹道:“秦青你好打击人哦,可是我爱那件衣裳爱的不行,我想再去看一眼,好不好?你们俩陪我上去一趟撒。”

秦青坐着不动,说:“还是别了,万一看一眼又想看两眼,舍不得走,最后冲动地买下来,你又该肉疼了。”

小艾不干,非要去,发誓就是看一眼,徐欢说:“哎,人生苦短,难得有样喜欢的东西,走吧,再去欣赏欣赏。”说着拉秦青起来,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又去了四楼。

几人找到那家店,之前接待她们的店员亲热地迎上来,说:“还是舍不得吧,这件礼服特别衬你的气质,本季最新款,统共就五件,现在还有两件了。”

小艾刚要说话,就听有人问道:“小妹,这件衣裳拿给我试一下。”

几人闻声望过去,见一女孩儿指着小艾看中的礼服裙跟另一个店员说话,那店员麻利地从架子上拿下裙子,伺候着她去试衣间,女孩儿衣着时尚,挎着个小包跟在后头,身材极好,□的,走路一步三摇,处处透着诱人风姿。

小艾低头瞅了瞅自己,哭丧起一张脸,说:“算了,我不看了,这简直就是摧残我的意志,咱走吧。”

几人转身离开,去楼梯间的长椅上坐着,徐欢说:“我瞅着那个女的像是个模特。”

“是吗,模特啊,那可不是常人能比的,据说她们平时都不吃饭,馋得厉害了,吃点东西尝尝味儿,但吃完就得扣喉咙催吐,不是人过的日子啊。”小艾捂着心口道,“要是让我只看不能吃,我宁可死。”

秦青说:“谁跟你说的?哪儿有这样的,不吃饭不是饿死了?”

小艾突地拉住秦青的手,说:“别抬头,你猜我看见谁了?”

秦青被她吓了一跳,低声问道:“谁啊?”

“宋玉润,跟刚才那女的一道儿出来的,俩人亲亲热热的,啧啧啧。”小艾下死劲儿掐着秦青的手腕。

徐欢闻言,伸长了脖子去看,悄声问道:“宋玉润是谁?”

小艾回道:“追过秦姐的一个纨绔子弟,摸样生得是十里八乡难找的帅,就是不大靠谱,你看,这会儿又钓上一条小鱼儿来,秦姐得亏没跟他,不然得被这些小野花们气死。”

徐欢不待小艾的话音落下,跳起来就追着那两人跑去,小艾几乎傻了眼,叫道:“欢姐!”

秦青淡静地说:“她是去看人家的长相了,咱们在这儿等等。”

两人等了不多时,徐欢气喘吁吁地跑上来,说:“也没见得有多帅啊,不如你那个邻居哥哥帅,他更有男人味儿,而且稳妥踏实,是个能托付终身。”

小艾顿时发现新大6似的拽住秦青的胳膊,双目放光地叫道:“秦姐,我想看邻居哥哥。”

“舌头捋直了说话。”秦青拍她的脸蛋,弯腰拎起袋子,说,“走吧,去吃铁板烧,再晚些去就要排队了。”

小艾见从她这里得不到什么情报,心里又想挖点猛料满足一下八卦欲*望,于是扯着徐欢左一句右一句的问,徐欢哪里敢把事实真相给爆出来,只得信口胡诌,小姑娘听得一惊一乍的,说是最羡慕这种青梅竹马的关系了,她要是有个这么优秀又帅气的邻居哥哥,早在出生时就霸占上,绝对不让别的女人染指。

徐欢听了忍不住发笑,说:“你这脑袋瓜咋这么逗呢,刚出生那会儿就想着霸占小男孩儿啦。”

小艾嘿嘿笑,说:“欢姐,咱们今天晚上去秦姐家住吧,我一定要亲眼看看邻居哥哥长什么样子,好期待好期待。”

秦青受不得小艾痴缠,答应她带她回去过夜。几人出了商场站在街边,望着不远处人头攒动的公交车站,均觉得脚底板疼得立不住,秦青实在是不想跟人挤公交车了,回头征询两人的意见:“打车吧,要是坐公交车去,到地儿估计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两人连连点头表示同意,但来逛街的人太多了,等了好久都没有一辆空车过来,小艾累得站不住,攀着秦青哀叹:“要是自己有辆车多好啊,这会儿就不用在冷风里受摧残了,我的脸都被吹起皮了。”

秦青把她的兜帽拉上来,说:“奋斗吧,少女,买车的希望全靠你了。”

小艾摆手道:“让我买车,不如让我嫁个能买得起车的男人更容易实现。”

几人在这边顶风说着话,身后突然响起一阵鸣笛声,三人忙躲到一旁去,那车却不开走,继续鸣笛,小艾本就烦躁,这会儿被这车弄得更加心烦,扭身破口大骂:“有车了不起啊!按什么喇叭,烦不烦!”

鸣笛声忽地停了,靠近她们的这侧车窗摇下来,车主似笑非笑地盯着三人看,说:“上车。”

小艾原本臭着一张脸,听到这把声音,再看这个人,顿时眉开眼笑,“哎呀,是宋公子,我道是谁呢。”

宋玉润没搭理她,冲秦青道:“跟你说话呢,上车。”

秦青站着不动,小艾却提着袋子拉开后面的车门坐进去:“宋公子你真是及时雨,我们等好久了都打不着车呢,秦姐欢姐快上来,我快饿死了。”

秦青抿了抿嘴唇,被徐欢拉着上了车,三人都坐在后面,副驾驶上坐着那位“模特”,她回头跟三人打招呼:“嗨,三位美女好。”

秦青冲她笑了笑,没吭声,徐欢和小艾纷纷回了个好字,小艾又拍了拍宋玉润的座椅,说:“宋公子,我们要去东街吃铁板烧,麻烦啦。”

宋玉润说:“巧了,我们也去,顺路了。”

秦青掐着小艾的胳膊,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嘀咕:“你个死丫头倒是不客气,什么人都敢使唤。”

小艾回她道:“姐,免费的出租车,一会儿还有免费的大餐,我刚才不让你见他,是怕你们尴尬撒,可宋公子不介意,自个儿送上来给咱当车夫,咱们还躲着有什么意思嘛,你一定要表现地大度些,来,挺胸抬头,目视前方。”

“我真想捏死你……”秦青咬牙切齿,耳中却听得宋玉润叫她的名字,她抬头含糊地应了一声,“什么事?”

“没事,就是喊着玩玩儿。”宋玉润专注地开车,口气淡淡的。

秦青有种想跳车的冲动,可左右都坐着人,她夹在中间,实在是不方便跳,于是哼一声,表示不满。

徐欢瞅了一眼秦青,又瞅了一眼宋玉润的椅背,悄悄凑到秦青耳边,用蚊子哼哼地音量问她:“这个不会就是那个被你用来压制内心欲*望的男人吧?”

秦青闻言登时红了脸,指甲几乎要刺进徐欢肉里去:“不许再说那件事!”

徐欢强忍着疼,不再吭声。车里的气氛不大好,几人都不说话,先前那小模特还哼着歌,这会儿也不哼了,平时很爱暖场子的小艾拿了手机玩游戏,秦青觉得有些头大,她不确定要不要跟宋玉润说句话,或者问候一声,好歹她们避开了寒风摧残,坐上这辆车去填肚子,是承了他的情,可尝试了几次,就是开不了口。

几人便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东街,宋玉润去停车时,小模特笑盈盈地往秦青身边凑了凑,问:“秦小姐跟玉润是朋友啊?你好,我叫李青,名字跟你差一个字,好有缘分呢。”

秦青也笑着说:“李小姐,我们订了餐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预定?”

李青依旧笑容满面,说:“没有哎,我们是临时决定来这边吃饭的,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吗?我没来过这种地方吃饭呢。”

秦青说:“还可以吧,我们也是第二次来。”

几人在门厅里等了会儿,宋玉润便进来了,说:“都站这儿干什么呢,找位子点菜啊,不饿吗?”

小艾早熬不住了,跟服务生说之前有预定,那人便将他们引到餐位上,座位是四人的搭配,却来了五个人,宋玉润问有没有包厢,服务生说包厢都预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