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 48 章

秦青的几个朋友听说秦母病了,纷纷来医院探望,这个坐一会儿,那个说两句,末了跟秦母说保重身体,秦母撑着笑脸谢过,转头就没了笑容。秦青陪着朋友出门,人人看她的眼光都带着探究,问那个忙进忙出的男人是谁,秦青很淡定地说是男朋友,后来徐欢也来了,见着周家林,悄悄地对秦青说:“下定决心了?就嫁他了?”

“嗯。”秦青点头,说:“他对我特别好,之前没想过结婚,总是躲着藏着犹犹豫豫,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感觉在一起过一辈子,也挺好的。”顿了顿又说,“可能再也没有比他对我更好的男人了,跟着他挺踏实的。”

徐欢笑着说:“我也觉得他挺靠谱的,结婚就得找个真心对你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而且他长得那么帅,你们俩的孩子也丑不了,我最喜欢漂亮的小孩儿了。”

秦青瞅了瞅她,很是无语,说:“基因这东西难说的很。”

徐欢伸了指头戳她的脑门,说:“你这人傻不傻,有这么咒自己的孩子的吗?我哎,我瞅着阿姨很是不乐意呢,你们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拖着呀?”

秦青顿时愁容满面,说:“慢慢磨吧,总归会同意的,我不想我的婚姻得不到父母的祝福,不然大家心里都存着疙瘩,没法相处。”

徐欢很是赞同,说:“可能恋爱真的是能让人有大变化,我觉着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秦青苦笑,说:“是成长了吧,那天跟一同事聊天,她说她爸妈从小到大没怎么管过她,一直是鼓励她去做她喜欢的事情,说女孩儿要是被家长长期管束,要么娇气受不得挫折,要么就叛逆不知所谓,我是属于前者,做事没有章程,又怕这个怕那个,这回还把我妈气病了。”

徐欢叹气道:“阿姨也是为你好,可能是用错了法子,那也是太宝贝你才这样,上回说起这个,小乐不还羡慕你呢嘛,行了,我得走了,你要继续坚持,别懈怠,我等着你们给我发结婚请柬啦。”

秦青把她送到楼下,回来时,周家林已经带着秦母去做复健了,桌子上搁着她带来的饭盒,其中一份还没动过筷子,他又没来得及吃饭,她坐在床边,把丢在病床上的衣物收起来叠好,住隔壁床的那位大婶拎了晚餐进来,见着她坐在那里发呆,问道:“姑娘,你来啦!”

“嗯,阿姨好。”秦青起身跟她打招呼。

“小周带你妈妈去做复健了吧?”大婶搁下饭盒,把老伴扶起来坐好,唠叨道,“哎呦,瞅瞅你哟,这么大人了还流口水,脏死了哟。”说着用手去抹,满脸的嗔怪。

秦青见状,忙递了块帕子过去,然后也去了复健室。

秦母病得这段日子,一直是周家林在照顾,秦青下了班才过来,晚上呆到□点就陪着秦父回去,其余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周家林,秦母骂秦青不孝,自己亲妈病成这样,竟然让一个外人来插手家务事,秦青心里难受,但也只当没听见,周家林不管秦母如何甩脸色,凡事按照医生的嘱咐,从饮食到复健,一一经手操办。

有次做复健,秦母不配合,冲他发脾气,他不说话,只在边上陪着,待她心情好了,再继续,同来的人都赞周家林脾气好,说秦母好福气,儿子能这么尽心尽力照顾她,秦母冷笑,说:“这样的儿子我可不敢要,没心肝。”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都拿眼去瞧周家林,见他面上云淡风轻,手上的动作不停,给秦母揉捏着小腿肌肉,不由得心里嘀咕,想是这母子两个大概闹了什么别扭吧,后来处得久了才知道两人并非母子,再次见了他们,都相互悄声议论,说是这姓周的小子看上了人家的闺女,本身没什么条件,初中都没毕业,偏想着娶人博士毕业的女儿,老太太不同意,闺女儿又不听话,非要嫁,结果气病了,这不,亲生的孩子不来照顾,让还没名没分的女婿来了。

有人接口说道,看这小伙子一表人才,又谈吐不凡,像是个做大事的,老太太忒较真了点儿,闺女乐意,要嫁就嫁呗,怎么着也是人家小两口过日子,搀和太多就没劲了。

敢情不是你遇上这种事儿,结婚讲究个门当户对,这相差太多,能过到一块儿去吗?

怎么就不能呢,那还不兴人学习进步啦,既然能凑到一块儿,就是缘分。顾虑太多,挑来挑去的,把事儿都耽误了。

几人各执一词议论了半天,末了得个结论,各人路途不同,是不是能长长久久过日子,还得看各人的造化。

做完复健回来,秦母嚷嚷累得慌,说腿不舒服,周家林和秦青一人一边,替她做按摩,秦青说:“家林哥,你先吃饭吧,都放凉了。”

周家林“嗯”了一声,说:“不急,我一会儿要去公司一趟,你在这边看着,等我来了你再走。”

秦青点头,按摩完后,端了饭盒要去热饭,周家林拦住她说:“不用热了,就这么吃吧。”说着揭开盖子,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扫光了饭菜,然后用纸巾擦了嘴,收拾了几样文件匆匆地走了,秦青坐下来,见着床头柜上搁着本书,拿过来翻了翻,竟然是本英文词典,前面的小半本书页被磨得起了毛边,她好奇地翻了翻,发现不少地方有勾勾画画的痕迹,心想他这是在学习?

不多时,隔壁床的大婶推着老伴回来,请秦青帮忙把男人扶到病床上躺好,见她手里拿着的词典,问道:“姑娘,这书里写的啥呀,我瞅着小周见天不离手的翻,嘟嘟囔囔地念,里头的字儿是外国字儿吧?”

秦青抿嘴儿笑了笑,说:“是本词典,他可能在学这个。”

大婶赞道:“嗯,活到老学到老,多学点东西有好处,他出去啦?”

“嗯,他公司里有事儿,忙完了就过来。”秦青把字典搁回远处,低声问秦母,“妈,你要不要喝点水?”

秦母不理她,她也不再问,只是把晾好的水端过来,说:“喝一点吧。”秦母僵持了一会儿,终是凑过去喝了两口,秦青忍不住弯起嘴角笑,秦母瞪她一眼,说:“白眼狼。”

周家林和秦青这么轮番看顾着秦母,前前后后在医院待了小半年,秦青觉得秦母的病没什么起色,便去找医生问情况,医生说没事,好好照顾着,很快就好,秦青说:“这都好几个月了,还跟之前一样,就是说话利索了,我们都是按照医嘱做的呀,总说很快就好,可一直没好。”

医生清咳两声,说:“那还是你们照顾不周,这个病就是这样,病人不配合,给再好的药也白搭,我看你们还是在病人心理上下下功夫,她想好,自然就好了。”

秦青觉得他说话模棱两可,问又问不出所以然来,气呼呼地回来,说转院吧,这里的医生都没有医德,秦母不乐意,说:“我就在这儿治,哪里都不去。”

“这都治了小半年了,也没见好。”秦青翻出手机来给侯磊打电话,让他帮忙,找个靠谱的医生。

周家林赶过来时,发现母女两个各自沉着脸生闷气,问秦青怎么了,秦青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他说:“还是在这儿治吧,去别的地方挺折腾的,我觉着那医生医术不错,再说咱们还配合着针灸呢,再过段日子,肯定会好的。”

秦青瞅着瘦了一大圈的周家林,略感心疼,说:“要不接回家去吧,晚上我和我爸照顾着,你都多久没睡过囫囵觉了。”

周家林说:“还是在医院里住着吧,接家里去,万一有个什么差池,又没有医生在,加重了病情就不好了,我没事,熬得住。”

秦青不再说话,晚上回去跟秦父商量,说得想个法子,不能老让周家林在医院守着,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人都熬瘦了,秦父说知道了,他想想。

过了几天,秦母能站起来挪步了,秦青高兴地抱住她叫妈妈,夸她太厉害了,秦母哼了一声,晚间周家林过来,得知这个消息,也很开心,说做得努力没白费,有起色了。

秦母说不用周家林守着了,让他回家去,周家林说他做惯了,换旁人怕她使唤着不顺手,依旧在医院里呆着,中午秦青过来替他,他去公司里转一圈,晚上再过来,如此又过了一月有余。

这天,周家林跟秦父说要谈一桩生意,中午有应酬,得早走会儿,秦父说:“你走吧,我马上就过去。”周家林待秦父到了医院才急匆匆回家去洗澡换衣裳。

秦父把保温桶放下,凑到秦母跟前,小声说:“住了半年啦,花了不少钱呢,可以了吧?”

秦母利落地坐起来,问:“你觉着可以了吗?”

秦父说:“我觉着浪费钱。”

秦母瞪他,说:“钱算什么,挣了不就是花的吗,我得看透他这个人,到底靠不靠谱。”

秦父给她倒了碗排骨汤,说:“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半年了,你考察得怎么样了?”

秦母端起碗喝汤,说:“马马虎虎吧。”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