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包工头VS女博士> 52小包子番外2

52小包子番外2

周羽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后,周家林开始感到莫名的空落,尤其是女儿晚上放学回来,奶声奶气地描述白天的趣事,还不停地表演节目给他看,高兴地咯咯直乐,他把娇娇软软的女儿抱在怀里,柔声细语地问:“幼儿园好吗?”

“好!”周羽大声答道。

“比家里还好?”周家林语气含酸,追问道。

周羽搂着爸爸的脖子,将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耳边来回蹭,娇声道:“家好。”

周家林情不自禁地咧开嘴笑,问:“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幼儿园没有爸爸呀!”周羽摆弄着手指头,脆生生地回答。

周家林听了,忍不住哈哈笑出声,照着周羽的脸蛋咗了一口:“好闺女!”

周羽在他怀里仰头看他,说:“爸爸,我睁不开眼啦!”说着,脑袋往周家林肩膀上一耷,闭上眼睛,“爸爸,你唱歌给我听好吗?”

“爸爸不太会唱啊,叫妈妈来好不好?”周家林轻轻拍着女儿的背,柔声问道。

“不好不好,我想听你唱摇篮曲,妈妈唱过的。”周羽要求道。

周家林仔细想了想,说:“爸爸唱那个不好听?听别的行不行?”

“不行不行,就要听那个。”周羽不肯依,声音里带了哭腔,非要听摇篮曲,周家林只得张口乱唱一气,句句不在调上,周羽却听得高兴,不时地跟着哼上一句,不知不觉便伴着歌声进入梦乡,周家林又抱了一会儿,才把人送房间去,然后回了主卧,钻进被窝搂着秦青乐滋滋地说:“闺女说幼儿园没有我,不如家里好。”

秦青孕期嗜睡,这会儿正睡得香甜,哪里听得清他在说什么,只含糊地嘀咕了一声:“嗯。”

周家林摸着她的肚子,轻声说:“再生一个小闺女儿。”

秦青这次显怀早,才四个月,肚子就挺得老大。徐欢问她:“这怀得是双胞胎吧?”

“不是,做b超的时候看了,就一个。”秦青挺了挺腰,往腰后垫了个靠枕。

“那估计是个大胖小子,我听我婆婆说,肚子尖,怀得就是男孩儿,我瞅着你这肚子挺尖溜的。”

“嘘,你别说是男孩儿,他不乐意听。”秦青压住徐欢的手,示意她放低声音,右手则指了指和周羽做游戏的周家林。

徐欢差异,偷偷地瞄了一眼那边玩得欢脱的父女俩,小声说:“哎,说起你们这位吧,从前老觉着他凶,那么大块头,往那一站,也不爱笑,让人看了心里虚得慌,怎么现在做了爸爸,就变成这样了?整个一孩子奴,不过他挺疼周羽的哈。”

“那哪里是疼,是宠得不像话,跟他说了多少回,不要宠不要宠,不听,孩子一哭,一撒娇,什么底线和原则都没有了,要什么给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愁死我了。而且我在这个家,快被他们俩孤立了,他们是一伙儿的,就我一人最坏。”秦青说着说着就气上了,冲着玩水的周羽喊了一嗓子,“周羽,不能玩水了!太凉了,玩多了拉肚子!”

周羽撅着嘴不乐意,说:“爸爸在陪我玩,妈妈你不要管啦!”

秦青又叫周家林:“那水多凉啊,能别玩了吗?”

周家林头也不回地说:“没事儿,我接的温水。”

瞅着秦青就要起身,徐欢忙拉住她,说:“哎呀,你操心太多了哈,她爸看着呢,又不会有危险,话说回来,他宠孩子也是好事,证明他把心搁家里头了,没叫外头的花花草草给勾走,等你这个再生出来,兴许就不惯着周羽了呢。”

秦青叹气,说:“难,你是没瞅见过,我冲周羽瞪个眼,都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这再来一个,到时候三个人联手欺负我,这日子都不能想象。”

徐欢忍不住笑,说:“人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还不信,今儿算是见识到了,你都胡思乱想什么哪,服了你了。”

过后,徐欢坐了一会儿走了,秦青却觉得这事很严重,于是跟周家林又强调了几次,那人嘴里应了,行动上依然故我,秦青气得要命,晚上睡觉不许他睡身边,推着他往外赶,说:“咱们俩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一个唱白脸,一个j□j脸,这法子我赞成,但凡事不能过头,一些原则性的事情,不能因为她撒娇就放宽要求,或者干脆就不遵守了,现在我们可以依着她,可是日后呢,别人能因为她掉眼泪就由着她吗?你去,把这件事想明白了再回来睡。”

周家林撑着门框,任她推,待她推不动停下喘粗气时,他才一把将人搂进怀里,说:“养闺女就得宠,不要不出格,怎么都行。”

秦青被他抱得动弹不得,怒气咻咻咻地窜了上来:“女孩子养得骄纵跋扈,不招人待见,容易被孤立。”

周家林抓着她的手腕,说:“你放心,她不会变成你说的那种人。”

“我一点都不放心!”秦青气得捶他。

周家林把人禁锢到怀里抱到床上,拍了拍她的背:“睡吧,嗯?”

秦青不理他,跟他呕了会儿气,渐渐地支撑不住睡了过去,周家林支着胳膊看着她睡熟,把她散到脸侧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柔声说:“女孩儿得宠着养,日后不受欺负。”

在周羽的教育上,秦青挑茬跟周家林吵了几次,对方都不接茬,任她发脾气,完了也没什么改观,只说叫她放心,她没辙,去请教秦父,老头儿听完后,觉着问题不严重,说她小题大做,秦青不依不挠,非得让老爸去跟周家林谈一谈,说别把孩子给惯出坏习惯来,秦父应了,抽了个空儿和周家林聊了会儿天,问起这个事情时,周家林说:“小孩子管得太规矩了不好,爸,我心里有谱。”

秦父也不想过多掺和周家林教女的事情,各人自有各人的教法,只嘱咐了一句:“有什么想法,跟秦青说明白了,俩人过日子,不怕穷,不怕富,就怕想法岔路。”

周家林点头应是,回头跟秦青说了自己的想法,秦青仍是不赞成他,说他那不是放养法,是变相地宠溺,周羽本就娇,现在更娇气了。两人就这个问题争执了许久,有次秦青的说话声音大了点,周羽听见了,蹬蹬蹬地跑过来,张开双臂护在周家林身前,娇声道:“妈妈,你别欺负爸爸!”

秦青哭笑不得,说:“我欺负过他吗?”

周羽眨了眨眼,忽地扑上来抱住秦青的大腿,脆生生地喊她,秦青和周家林对视两眼,岔开话题不再继续了。

秦青拖着周羽去沙发上坐下,说:“你下来,我驮着你累得慌。”

周羽撒开手,蹲在秦青腿边,盯着她的肚子瞅了半天,问:“妈妈,你能给我生个小老虎吗?”

秦青愣了愣,说:“小老虎?”

“嗯,就是,就是那个长得像猫咪的小老虎。”周羽非常认真地给秦青描述她所知道的老虎,末了,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肚子央求道,“我特别特别想要个小老虎,妈妈你给我生一个好不好?”

秦青顿觉头疼,说:“只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没有小老虎,你不喜欢小弟弟和小妹妹吗?”

“不喜欢!”周羽摇头,“我就想要小老虎。”

秦青搂过女儿来,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咱们家太小了,放不下小老虎,而且你喂小老虎吃什么呢?”

周羽想了想,说:“那让爸爸买个大房子,然后我种草给它吃。”

秦青耐心地诱导她:“闺女,老虎吃肉不吃草,你把它养在家里,万一哪个小朋友来家里玩,被咬伤了怎么办?”

周羽仰头问道:“那你可以给我生个小骆驼吗?”

秦青捏了捏她的鼻子,说:“只有弟弟或者妹妹,别的什么都不能生。”

“哦。”周羽失望地爬下妈妈的腿,跑厨房找爸爸去了,不多时,就听见周家林在教她择菜,小姑娘很是听话,择完了菜又洗了,做完后,美滋滋地跟爸爸提要求,“爸爸,你能让妈妈给我生一个小老虎吗?”

周家林一边切菜一边给女儿上生理课,说小老虎只能是动物园里的虎妈妈才能生,周羽歪着头,表示不理解,一心就惦记着要养只小老虎,直到弟弟周洲出生,她才消停下来。

周洲生在半夜,没让秦青受罪,很顺利地就出来了,比生周羽的时候痛快多了,而且小娃娃也不爱哭,睡醒了就吃,吃完了就睡,因着孩子比较省心,秦青恢复得也快,唯一闹心的是周羽,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跑过来看弟弟,一会儿叫妈妈,弟弟尿啦,两会儿叫妈妈,弟弟怎么不哭。

这天,周羽又在里头大叫:“妈妈,弟弟在吃脚丫!”

秦青正在洗衣裳,闻言回道:“你帮他拿出来。”

“我才不要,脏死了,他吃脚丫。”

秦青甩了甩手上的水,进来把周洲的脚丫拿下来,说:“他又没走过路,怎么脏了。”

“就是脏,弟弟好脏,竟然吃脚丫,啊哟。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