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间里去了。

时间不过才六点。

二十分钟,就这么无所事事的,朝着天花板望着。

浴室里,水从头上浇下,心情也象稍微轻松了些。

任由冷水从头发滑落、哈啊、地深深呼吸着。

…………可是,那还真是可怕的噩梦呢。

梦中,我就那样干净利落地、把素未谋面的女孩子杀了。我这是怎么了。

在不习惯的家里只生活了一天,就做了那样一个恶梦,今后还真不敢想会怎么样呢。

“……哈啊。又开始想那种梦了,真是没完没了呢”

再用冷水兜头浇下,擦洗着身体。

“疼啊…………”

喉咙那一块,只是碰到就钻心的疼。

“……这里、是怎么了”——照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脖子。

怎么回事呢。喉咙那里,发肿。

简直就象不知呕吐了多少回似的,发肿。

回到房间,换上制服。

时间刚到七点。

洗个澡心情就能这么好,真搞不明白自己。

总之还是那起书包,走出了房间。

下了楼梯,正好遇见琥珀从起居室出来。

“您早晨、远野先生。今天您真是早呢。”琥珀一脸微笑的问候着。

“而且您看起来满精神的呢。是洗过澡吗?”

“啊、刚刚洗过。这都能看得出来啊,琥珀你真不简单。”

“这个是一目了然的啦,志贵先生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呢。洗过澡的志贵先生还真是帅呢。”

这些话,夹在这么灿烂的笑容迎过来,不由得把视线挪开。

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您先稍等一下,马上就准备好早餐。”

“唉————?”

………早、餐。

也就是,把什么东西、吃进嘴里吗……

微不足道的对话,血的颜色就又在脑海里翻了上来。

没有食欲、现在。

“跟昨天一样的西式早餐好吗,志贵先生。”

“———啊啊、嗯。基本…哪种…都无所谓的。对、要早餐的,洗过澡后感觉太好…给忘掉

了。”

“这样子吗?志贵先生昨天不是没有吃晚饭嘛,我还跟翡翠说‘志贵先生早起,说不定是给肚

子叫起来的呢’”

“哈啊啊、那就答错了。我从小饭量就不大的,一两餐不吃没什么的。”

“是嘛,说起来志贵先生是全身都没有赘肉样的体型呢。该不会是素食主义者吧。”

“嗯,应该不到那么挑剔吧。虽然说起来,有间家的时候,都是每餐蔬菜的。”

………嘛、实际上只是照着医生吩咐做的。

“志贵先生不挑食的话,我就尽管放手安排了。很快就好的啦,志贵先生还是先去起居室等

一下吧。”琥珀转身要到餐厅去了。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啊、不用了琥珀。今天没什么食欲的,我就这样去学校好了。秋叶那边你也帮我说一声好

了。”

“那我走了”这么说着,转身走向玄关。

可是,手腕被抓住了。

“志贵先生!”

“————唉?”…………不敢相信。

琥珀,生气了。

“志贵先生你说什么呢!今天您难道没有照镜子嘛?!”

“……啊,有啊,在浴室里……”

“骗人。要是真的照过镜子,您就才不会说刚才那些话呢!”

琥珀真的是在生气的样子。

……说起来,当时镜子里的自己,气色确实难看的要命。

“没什么啦,我本来就有贫血,脸色不好很正常啦。”

“那也不行,不吃早饭怎么可以!没有食欲的话,那就准备病人餐好了,总之您得到先到起

居室去。”

琥珀拽着我的手腕,拉着我向起居室走去。

…………没办法。

虽然老实说还是不愿意,不过还是顺着琥珀的好意吧。

“早晨啊哥哥。身体情况感觉好些了吗?”

秋叶关心的问候着,全没有昨天的威势,是因为担心我的身体吧。

“啊啊,早啊。身体感觉还可以啦。”答应着秋叶,正要向餐厅走去。

“啊、志贵先生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好的时候我来叫您。”

琥珀一个人走进了餐厅。

起居室现在有我、看起来不怎么有精神的秋叶,还有面无表情站在墙边的翡翠。

“……………………”

…………忽然感觉,冷了场般的压抑。

“哥哥,昨天听说你在公园昏倒了,真的吗?”

“差不多吧。自己虽然也记不太清楚、不过翡翠和琥珀都这么说应该没错的。”

“真是的,哥哥不要说起来跟说别人的事一样轻松。哥哥身体很弱的,感觉不对的话,就该

马上跟家里联络,让家里会派人去接的。”

“………不用啦,又不是小学生。感觉再怎么不舒服,走回来自己总还可以的。”

“要这么说的话,哥哥还真是小学生水平呢。昨天哥哥是自己走回来的吗?”

“—————呜”

虽然不甘心,秋叶说的是没错。

“……昨天那个,例外的。那种情况平时几乎没有的嘛。再说,我是有点慢性贫血,不过身

体一点也不弱,秋叶不用为这些操这么多心啦。昨天只不过,那个,怎么说呢,有点非常非

常的不凑巧,要命的运气背而已。”

“要命……这算什么,哥哥请不要说这种傻话!哥哥这才刚回来本家,要是哥哥出什么意外,

让我怎么办才好呢……!”

秋叶一下子动了真气。

“真是的,象哥哥这么草率的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好好注意那怎么行。”

“没这种事啦,我也不是那么乱来的。学校里也没有参加运动部之类的,医生的话也都照着

做,再要更注意身体,那就只剩下住进疗养院了。”

“啊啊,要是可以的话,我还真是想把哥哥送进去呢。”

秋叶猛地把脸扭到一边,说出这种无比恐怖的话。

好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似的,秋叶又开始优雅的品茶了。

翡翠自始至终,只是呆呆的站着。

“…………”又冷场了。

怎么说呢,离早饭还有不少时间呢,也不能就这么僵着。

————还是聊聊秋叶的事吧(选项1)

“啊啊、秋叶,说起来你是在浅上女中上学的吧。”

“————嗯。因为浅上女中是初中到大学的直通车吧。”

‘这有什么吗?’——秋叶的视线这样问着。

“啊,没什么,不过那里不是全日制的公主校吗?秋叶怎么现在走读了呢?”

“浅上叔叔和父亲大人是多年的朋友。他的学校里,多少会允许我任性些的。所以拿到了走

读的特许。”

秋叶干脆的答着。

“不是问这个啦。秋叶你在父亲去世前一直都住校的吧,怎么现在又突然走读了呢?”

“唉————”

秋叶突然噎住了,不知为什么,她挪开了视线。

“志贵少爷。秋叶小姐以前每周也有一半的时间在这里的,走读实际并不算特别的。”

“啊、这样子啊。不过走读的话很辛苦呢,没记错的话,浅上女中应该在隔壁县的吧。与其

每天每天这样来回,实际上住校生活的话比较方便吧。”

“………嗯嗯、的确呢。不过这是父亲的希望,所以每周有一半时间回家。”

“噢……可是、现在父亲已经过世了,秋叶也不用这么勉强自己,住校里的公寓比较自在吧。”

“啊啊、要是放心的下的话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不过留下哥哥一个在的话,还不知道会变成

怎样呢。尤其昨天还发生那种事,看来更是不走读不行呢。

——————还有,哥哥。”

秋叶端正了姿势,注视着我。

“……啊,那个………什么事?”

“浅上女中的宿舍,不是公寓,而是寄宿舍,下次请不要弄错。”

………………还是,感觉话里有刺呢。

不对,有刺的话从见面以来都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