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当然想要人血的时期。

「……被他们吸血的人们,从那之后就不再是人类了。

真祖跟人类的生命规模不一样。接触真祖强大的生命和血的时候,此时体质能力较差的人类

──就不再是人类了。

仅仅只是小小的波浪,要融入大的波浪是不容易的,那就是人类跟真祖的分身──平淡的人

型。

「问题是,他们的吸血冲动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没有理由,所以也不会停止。

真祖那完美的生命包含着的缺陷。是个到死都伴随着的疾病──也可以这么说吧。

总之他们抑制着自己"想要吸血"的这种冲动,如此活着。

他们不是用理智忍耐着那个话题。

他们是使用和自身相反的所有力量,竭尽全力的封印着自己。

「……把自己强大的能力用在自己身上,控制着吸血冲动。

所以───少数能力低下的真祖,你知道他们怎么抑制吸血冲动吗?」

………除了一些因素以外,当自身能力降低的情况……?

例如,受到很深的伤害,使用了力量在治疗上,又或者被杀,使用了力量去复活,的情况─

──

……假设爱尔奎特有十分的力量吧。

她一直想要吸血,所以把大约七分力量拿来抑制自己的吸血冲动。

但是如果───因为某些事情丧失了十分当中的五分力量,即使用了全部残留的力量,他也

只有五分的力量能够使用。

……那么,不足的几分力量……

是否就是,她自己去从别的地方取得────?

「……所以。不能抑制吸血冲动的真祖会变的怎样──学姊?」

「当然就是吸人类的血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输给冲动一次的真祖,就只能堕落了。

听说知道一次血的美妙之处的真祖,同时冲动造成的痛苦也化为倍数。结果就是──不能够

再忍受吸血冲动第二次。

「而且,变成那样的真祖害怕被称为魔王。

真祖们确实是非常优秀的种子,为了必须控制自己的能力,有的会锁着自己无法发挥全力。

但是堕落的真祖已经没必要束缚自己。于是,变成为了自己的快乐而吸人血的妖魔──」

……刚才爱尔奎特的眼神浮动。

眼球充血的眼睛。

暴躁的呼吸。

在脖子那,只是发出呼气的声音。

「……是骗人的吧?」

那一定,是骗人的。

可是那家伙,

她说确实说过,吸血很可怕───

「──啊」

……是吗,可怕啊。

因为吸过一次,自己已经知道了。

「……但是,那也是有救的,冲动只是突然发生的事情。

真祖们是只有一个人,为了自己忍不住的时候而事先准备好自己的仆人。那就是被称为死徒

的开始了。

他们是已经死亡的使者。

是为了真祖,当作痛苦时候的止痛药,而生的吸血鬼。是那在街上筑巢般的吸血鬼的正体。

「但是,她没有那样作。……不,至少到现在没有没有。在真祖中特别的她,只用自己的意

志就能控制吸血冲动」

「───那么,问题就是只要能治好他的伤,只要那家伙变回原来的样子就能抑制吸血冲动

了吧?学姊……!?」

「……不。尽管如此,她也已经是极限了,远野君。

吸血冲动最后既没有结束,消失也是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抑制冲动,沉淀的东西最终会满

溢。

他们越是长久活着,自己要承担的吸血冲动就越是膨胀───

然后自己的力量无法再抑制自身的冲动───当自己的冲动超过了自己的能力时,他们的伙

伴会亲手断送他们的生命。

那个,是对没有寿命的他们来说的寿命」

「───但是,爱尔奎特不要紧的。虽然她现在因为我的力量变得衰弱,但是总有一天,一

定───」

「……或许吧。但是,他本来就已经到极限了。

虽然实际上活动的时间不满一年,她存在的时间却是不变的。

长久在她体内的冲动,最后会打败她自己。

能断言那个瞬间会一点东西都不留。

她───爱尔奎特,已经是不会再得救的生命了」

───扑通。

头一次。不是因为自己本身的贫血,是因为某人的话语。

眼前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一样,晕眩的感觉。

「─────」

也就是说。

虽然那家伙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却还来到这样的地方退治吸血鬼吗?

───可真是,奇怪。

那样子───真的,很奇怪。

「……学姊你说的话是骗人的吧?

因为,即使知道自己已经不行,她还是为了我们退治吸血鬼而来不是吗!?」

「他处理吸血鬼不是为了我们。那个是她的任务」

「任务!?───那种事,是谁决定的?」

「是她以外的真祖吧。她诞生的12世纪,是死徒跟堕落真祖最多的时代。

真祖变成堕落真祖,然后真祖继续增加死徒。

所以,只为了杀。

除此之外就没有需要知道的事情,最纯粹的真祖就作成了处决人了。

那就是爱尔奎特这种真祖。

她就像没有意志的核弹一样,每一次从城中离开,就是去确实的消灭吸血鬼了」

───扑通。

又再度晕眩。

……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

那家伙很明显是个人。才不是那种,像兵器一样的说法。

「不,应该说就是个兵器了。他本来存在的意义只被准许这么说。

……因此,刚才的她怎么样呢?

看到她那样说话也是第一次。因为他本来没有讲话过。」

─────哈?

等、等等。

没有讲话过───那种事,很奇怪啊。

「她不作多余的事情。

从很久以前───从几百年前以来,她一直那样生存着。从那个山间的古城诞生的时候,永

远的一直没有变化」

───扑通。

心脏的声音,和黑暗的晕眩。

……发生什么事情了…

应该不知道的风景,应该看不见的记忆,慢慢的在眼前扩大。

广大的,城堡的中庭。

没有任何装饰的原野,一个人的城里。

白色的她,精神恍惚的抬头看着天空。

「对她来说,得到原先目的之外的多余知识,那是个不被允许的自由。

只有应该不得不解决的对象时,她才能到外面。

被教导解决当时目标所需要的知识,确实的将敌人处决」

没有任何人。

没有应该说话的对象。

也有没可以看到的对象。

「杀完吸血鬼后回到城里的她,教导进去的知识全部随着睡眠洗去。

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杀吸血鬼之外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没有。

跟谁说话的快乐呢?

跟别人见面聊着重要的事情呢?

────那样子,好像她的存在完全被排除一样。

「她的力量是连堕落真祖都能消灭的强大喔。……不过,讽刺的是。因为过于强大的力量,

使得她与其它真祖之间也疏远了。

虽然被称作公主──但是谁都不接近她。

虽然被授与了城──但是她的视野只有黑暗的地下室。

因此,她什么感情都没有。」

那样子。

宁可这样活着,为此感到哀怜。

如此滑稽的,活着。

「她自己的话,连自由的时间都没有。──真祖们是用像修理兵器一样的心情对待她吧?

因为对兵器来说不需要那样多余的功能。就像烤面包机不需要洗衣服的功能。

如果让那样多余的东西附属上去,那兵器的其它机能不就更加附属了?」

――多余的事情是不必做的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