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一瞬间会被贯穿胸部,只要能靠近的话───我,要贯穿那

家伙的『死』。

「───不过今夜还真是明亮哪。看来想要在黑暗中潜伏也很困难」

「……别的行动是───学姊你,要做什么?」

「我说啊。我的目的可是处理罗亚喔!

当远野君跟爱尔奎特被罗亚杀的那个时候,我要趁着那个空隙将罗亚裁决。」

非常认真的,学姊很干脆的说了这样的事情。

「……看来,是认真的哪?学姊」

「是的。在工作中夹带私情就到此为止。

远野君是为了她而战斗的吧?同样的,我也有我自己的理由。所以───我是不会再帮助你

更多了」

「这样啊……嗯,谢谢了学姊。

或许会就这样离别了也说不定,不过,我,喜欢学姊。跟学姊还有有彦三个人,说着那些傻

话的时候真的非常快乐」

「────是啊。我,也觉得那好像梦一样」

学姊就像黑色的影子一样,就这样消失在校舍之中。

「那么─────该走了───」

鞭策着走路就感到晕眩的身体,往校舍之中前进。

……校舍之中满是创伤。

像是被小型台风破坏过一样,就这样不断的往上往上移动着。

爱尔奎特跟罗亚的战斗,好像已经开始了───。

「……在上面一层吗……!?」

说着,跑上了阶梯。

「哈啊───哈啊───哈啊─────」

到达了四楼。

沿着墙壁延伸的伤痕,就这样往走廊的尽头───连接校舍与校舍之间的悬空走廊过去。

「可─────恶…!!」

勉强移动着蹒跚的脚步,往悬空走廊跑去。

穿过走廊,来到悬空走廊的转角处。

───那里,就是终点。

在悬空走廊之中。

两个人影,保持着距离互相瞪视着。

在悬空走廊的尽头,对面校舍的走廊前,似乎还很有余裕站着的四季。

在悬空走廊的正中,呼吸正慌乱着的,单膝跪在地上的爱尔奎特的身影───

「爱尔奎特────!!」

我立刻往那个方向跑去。

但是,在那之前────跪着的爱尔奎特往我这里看了一眼。

「…………………!?」

身体不能动……!?

在看到爱尔奎特的眼睛那瞬间,身体────就像变成了石头一样,完全不能动……!!

「───真过分哪。用魔眼束缚了特意前来的伙伴呢。为什么不接受他打算一起死的好意

呢?」

ㄎㄎㄎㄎ(くっくっく)。

感到愉快的,四季───不,罗亚笑着。

「魔眼────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爱尔奎特要对我使用!?

我明明是………

我明明是特地赶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啊爱尔奎特……!!」

爱尔奎特将眼睛从我身上,转向了罗亚。

……什么都没有说。

爱尔奎特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只是对着眼前的敌人,痛苦的凝视着。

「为什么────为什,么────………」

我连发出声音都快要不行了……并不是因为爱尔奎特的魔眼。

都来到这里了,却对这样无能的自己感到悔恨───至今一直勉强活动的身体,开始失去温

度。

看着这样的我跟爱尔奎特,罗亚大声的笑了起来。

「───这样啊,终于下定决心了是吧,公主!!」

罗亚开始一步一步的朝爱尔奎特走来。

爱尔奎特还是跪着的样子没有动。

「唉呀唉呀,真了不起呢志贵。公主为了让你逃走要跟我拼命的样子呢。

不过啊,过去的公主非常可怕,但是现在你也只是个吸血鬼。真祖的力量已经没有了呢。

───真是的,就这样随着自己的欲望堕落不就好了吗?」

「闭嘴!」

爱尔奎特的声音响撤在走廊。

───这个是怎么回事。

这也许只是我眼睛的错觉───爱尔奎特周围的景色,开始摇晃起来────

「唔───」

走过来的罗亚停下了脚步。

「───空想具现化吗?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不愧是真祖的王族。」

罗亚害怕的后退了。

「但是,你无法战胜我的。因为我有个你没有的东西。」

「────────」

爱尔奎特的呼吸停止了。

像是放弃现在自己一切的活动,像是在积蓄着力量般,那样的危险。

「你也知道吧?没错,那就是死的实体验。

我知道死,但你不知道。那就是我们之间决定性的差异。

……不过嘛,活着的生物无法体验到死。能够知道那个的,恐怕只有我这个转生无限者吧!」

……爱尔奎特的周围开始摇晃,渐渐的强大起来。

「人类是本能害怕着未知的生物。那个就算是身为超越者的真祖也是不变的。不管学习了怎

样的神秘,或者身为多么长寿的生物,也无法体验到死。

你们透过拒绝死亡来得到强大的力量,同时也造成了自己的弱小。

逃避死亡的你们,和,接受死亡的我。那就是爱尔奎特.布伦史坦德跟米海尔.罗亚.巴尔

丹姆杨之间"质"的不同。

「我现在也作为人而活在人的时代。从时代脱离的亡灵的你,没有处罚我的权利───」

磅的一声──悬空走廊的玻璃窗开始破碎。

「───我知道。"死",那个黑暗。数十次陷入又脱离的那个虚无───!

因此对我来说,死亡不过是一种必然经过的仪式。

就算这个肉体死灭了,罗亚依然会在这个人世诞生。在这里跟我拼命是无意义的,为什么你

就是不明白呢?」

罗亚摊开了双手说着。──爱尔奎特没有回答。

「───真没办法。即使这样也要向我挑战的话,我也不阻止的。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你可

得接受千年的代偿喔。」

放下了双手,罗亚放低了腰。

爱尔奎特周围的摇晃,好像现在就要爆裂开一样─────

「啊─────」

声音,出不来。

───糟糕了。

───这样下去就无法阻止了!脑中不断鸣响着这样的警告。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样想的理由,甚至连证据也没有。

只是,至今看过很多死亡的我知道。

罗亚跟爱尔奎特。两者中的一个,接近死亡的危机感。

「住────手」

……声音发不出来。不能……发出来。

────咚。

响起了切开大气般的声音。

在爱尔奎特周围的歪斜,开始侵食着整个走廊。

咚咚的,整个走廊在脉动着。

窗户也是墙壁也是,爱尔奎特面前的走廊跟校舍也是。

简直像是切菜般出现了数十、数百、数千的,数不完的的断层,像波浪一样蜿蜒而去。

「噫──────!!」

罗亚的身体一瞬间消失了───歪曲了,被切断,被压缩。

只剩下了一只脚。

走廊的波动立刻消失了。

刚才的画面就好像只是瞬间的错觉一样。

走廊又回复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站在那里的罗亚只剩下了一只脚。

但是,这还不是结束。

「啊─────」

罗亚的脚动了起来。

那个过程────每前进一步就会从脚,腿,另一只脚,身体,双手,逐渐生长出来。

「─────」

爱尔奎特依旧是跪在地上的样子,没有动。

在她的面前。

罗亚的脸,从颈部长了出来。

「爱尔──────」传达不到的呼唤声。

完全复活原样的罗亚,就这样的,轻松划过了爱尔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6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