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

「………………」

喉咙发抖着,发不出声音。

就算这样───离别的话语,我要是说出来的话───

「……我,在说谎…」

「为什么?志贵你已经遵守约定了呀。」

「───就算这样也是说谎。

你……要让你幸福,我说过的。

没错,我已经发誓了」

「……嗯嗯,没有那样的事喔。

以后我会一直的睡眠,在那段时间会一直作着志贵的梦。

跟你一起度过的时间真的非常快乐。

所以,会一直作着那个时候的梦」

「没有任何意义的,那个一定…一定非常的快乐喔!

所以、志贵。我很幸福。因为志贵你,给了我幸福……」

「呜………………!」

喉咙梗塞着。

就算这样───就算这样,我…

「……好温柔啊,志贵。嗯,最后还是说些道别的话比较好。

我、爱着志贵喔!老实说,有点胡里胡涂的、我是在那之后、才开始积极的爱着你。

所以呢,我希望你…今后也一直,就这样好好活下去喔。^_^」

在那一瞬间…

她好像很哀伤的,微笑着。

挥了挥手,彷佛溶化在夕阳之中,她就这样从我面前消失了。

「………………呜」

拼命的咬着牙,忍耐着。

她到最后都一直强撑露出笑脸,是因为不想要流泪吧?

───教室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这样啊。你…还是做到约定了哪…」

这间教室。

在黄昏的教室见面的约定,确实的作到了。

……虽然有失去的东西,就这样的结束了。

跟那家伙互相了解的时间,就像飞奔过去一样,现在在这里如舞台一样,确实的卸下布幕了。

仔细想想,离别不过是迟早的事。

我跟她的情况,只不过是比较早罢了。

换个角度想,这也是个满足的离别。

她还活着,又说了,很幸福、这样、的、话……。

「……骗人……!!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我,才不是这样想的啊……!!」

───没错。

再一次的───

再一次的,在一起。

再一次的,聊天。

再一次的,感受体温。

再一次的───再一次的,想再看到那个笑脸。

一直。

从今以后一直的────想就这样,让她幸福下去。

可是,那家伙。

到最后还是笑着,对我说"好好活下去",只留下了这样的话。

「……大……笨蛋……」

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不管多么辛苦───像刚刚那样欺骗欺骗着,带着回忆直到她能回来的时候,我要一直向前

积极的生活下去,因为她留下了这样的笑脸。

「呜……………!」

可是那样的事,我办不到!

我───就连那样活下去的的自信,一点也没有!

「──────」

尽管如此她还是作着那样幸福的梦。

至少、那个不能实现、这样也不可以吗。

「…………啊」

这才注意到,太阳已经沉没了。

深红的空气已经消失了,天空染上了青青的颜色。

黑暗的夜空。

像在描画螺旋般的云,只是闪耀着白色光辉的月。

───剩下来的只有那个。

但是,却是非常美丽的…记忆。

哈啊。

长长的、像祈祷般,大大的叹气。

她已经不在了。

当时我忘记了要说的事情,不说出来不行。

「是啊。……我也…非常的快乐……」

已经来迟的话语残响在教室里。

在夜空里,只有那如同玻璃般的月。

遥远的,好像轻轻触及就会坏掉的苍色月亮。

我就这样一直的─── 一直的抬头看着,直到夜明。

Good End 黎明之月

(2,忘了爱尔奎特)

从那位在斜坡上的家,朝着学校走去。

早晨跟平常完全没有变化,被平静安稳的空气包围着。

已经是秋天结束,冬天来临的季节了。

并没有夏天那般的炎热,也没有冬天那样的寒冷,是个暧昧的季节。

也许,这稍微使我的心情变的有些透明。

在学校附近,看到很多穿着学生制服的学生们。

可能是因为今天星期六吧?大部分的学生们,脸上都带着笑容的在街道上走着。

穿过这个十字路口之后就是学校正门了。

自从搬回远野家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这条上学的路也已经开始习惯了。

信号灯转为了红色,于是我在人行道前停下了脚步。

「……………」

每一次,在这里遇到信号灯变成停止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来……想起了,那个时候。

在这个十字路口,那家伙现在就在那里等着……爱尔奎特正坐在护栏上等待着远野志贵。

「─────咦?」

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声音。

在车水马龙的道路上,跟那时相同的光景开始扩大起来。

「─────什」

在那里的,是她。

到达肩口上的金色头发和白色的衣服。

细长的眉毛和红色的眼睛。

───可是,应该不是我看错吧?因为那身影并没有消失。

「────────」

信号灯变成了青色。

学生们开始流动起来。

在那之中。

只有我是停着不动的———只有她,注意到了我。

"呀呵~"发出了跟声音非常相衬的笑脸,爱尔奎特她横越过了马路。

「──────」

发不出声音。

心中充满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感觉。

───比如说,感觉这就像是个讨厌的幻影。

因为能再次的看见她的身影,我高兴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你好。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

……不敢相信。

这个幻影、连声音都有。

「志贵?吶、你为什么沉默了哪~?难道你忘记了我啊?」

从下面往上窥视着我的,那双红色眼睛。

……我应该是没有忘记的。

可是,同样的…她,应该不是活着的才对啊?

「──────」

我说不出话来。

她像个不高兴的猫一样,"唔~"的扬起了眉毛瞪着我。

「吼,什么嘛!我一直忍耐着想去见你的心情在这里等待着耶!……难道说,志贵你生气了

吗?」

「唔─────」

……我真的不敢相信。

现在,就算在我面前的是个幻影也无所谓了──真的,是真正的────

「……爱尔……奎特……?」

「就是这样唷。───太好了,我还以为志贵跟罗亚那一战之后就变成废人了,真让我担心

呢!」

「────」

──等、等一下。

那个───我现在还很混乱,我应该说些什么、该有怎样高兴的表情、该做些什么!?

真奇怪───胸口好像充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东西。

「志贵……?吶,你从刚才就很奇怪喔?嘴巴张的开开的,眼睛连眨都没眨的说。

……不过啊,因为你这样子也很有趣,所以我也看不腻啦。XD」

「────爱尔、奎特…」

「我说啊……真是的,你从刚才就一直只重复我的名字。人家特地来跟你重逢的耶!可不可

以说些其它比较好的话啊!?」

────啊啊,真的没错。

还能这样开玩笑,会这样说的也就只有那家伙了。

「………为什么……」

「嗯?什么?我刚刚没听到。你可以再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6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