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三分野> 第七章

第七章

,(首字母+org点co)!

向园发完微信就把手机关了,她没想过徐燕时会回她,接下去两天的路程他们需要搭帐篷野营,没地方充电,手机得时刻保持电量,她可不想最后在这茫茫大戈壁失联,成为一具枯骨。

高冷跟林卿卿终于知道向园是来工作的。难怪,每次到一个景点,他俩心花怒放撒丫子跑去玩,她都一个人坐在车里。原来是在记录定位数据的偏差。

高冷重新审视了一下向园。想到那句好嗨哦都还有点羞愧,他是真以为出来旅游的,赶往机场的路上都还跟林卿卿吐槽说这新组长一定是想通过这次旅行讨好他们,然后取代老大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在往机场狂奔地出租车上,他信誓旦旦地给徐燕时发了条微信表忠心:我们不会轻易被收买的,你永远是我老大。

结果第二天朋友圈打脸。

那天在鸣沙山上,高冷跟一帮八、九岁的小孩激情四射地玩滑沙,还举行了一场短暂的友谊赛,并以微弱的优势胜出后,小孩们终于醒悟过来,这丫没有滑沙板!蹭他们滑沙板不说还欺负他们,揍他啊!七八个小朋友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把高冷的脸埋进带着点冰冷的金沙地里,那时还没下雪,黄沙细拂,无孔不入,他被呛了一脸。

闹腾结束等他清理干净,看见向园盘腿坐在沙山顶,笑盈盈地在跟陌生人聊天。背后是微弱的夕阳,以及色彩斑斓却毫无温度的晚霞,静谧美好。仿佛整个沙漠,只剩下她一个人。

高冷搓着鼻子拿手机拍下来,发了朋友圈,说这是我新爸爸。

他自己也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算了他本来就是墙头草。这么没心没肺地安慰自己,便也觉得舒心了。可能是遭报应了吧,高冷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

他好像感冒了。

向园显然不意外,抽了张纸巾递给他,又把车窗都打开,对旁边的林卿卿说:“后备箱有个白色医药箱,里面有感冒药拿出来给他。”

高冷感动得涕泗横流,差点叫爸爸。

“你最好祈祷晚上别发烧,不然真的没人救你。”向园从后备箱拿了件羽绒服,丢给他,“大衣脱下来,你穿这个吧,希望你能活着回去。”

“好的,爸爸。”

向园手搭在方向盘上,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至今只有一个儿子,他叫香槟。你有兴趣跟他做兄弟吗?”

高冷边套外套边想:“有姓香的吗?”忽然脑子猛得炸开,电石火光之间似乎有股气冲破他的天灵盖,尖炸的公鸭嗓掀翻车顶:“你结婚了?”

向园手肘支棱着车窗沿,头发被裹着黄沙的风刮乱,八爪鱼似的贴在脸上,那双眼睛灵动又清澈,笑开了,嘴角微微咧起,目光盯着前方的黄沙城,骂了句:“白痴。那是一条狗。”

脱粉一分钟。

他决定不再惹这位祖宗,专心穿衣服。

好在高冷个子小又瘦,向园这件宽版的MONCLER羽绒服刚好能穿上身,还挺合身,唯一不太和谐的地方,就是袖口两个黑色大毛边,明显是女款。

这衣服向园一直用袋子装着丢在车里没怎么穿过,所以林卿卿上车的时候,看着高冷一愣:“你怎么……”

高冷刚自拍完低着头,发进沙漠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头也不抬:“组长的。”

林卿卿一眼认出这是蒙口的EFFRAIE,官网标价一万五。因为她也有一件一样的,只不过她那件是高仿的,四千大洋买的。花了她近一个月的工资。

然而高冷这个傻逼完全不知情,为了体现这格格不入的袖口毛边反差萌,他特意比了个rock(摇滚)的手势,配语:感冒[可怜],穿上组长的羽绒服,你们看我吗?

施天佑:不看。

张骏:不看+1。

李驰:不看+身份证号。

尤智:你看我头像像牛逼吗?

这是个老段子,高冷思维惯性地回:挺像。

尤智回复高冷:很有自知之明。

高冷顿觉不对,仔细重读一遍,才发现他打的是“你看我‘头像’像牛逼吗”而不是“你看我‘头’像牛逼吗”。于是高冷立马点开尤智的头像,发现这丫居然换头像了。换成了自己刚才发的那张照片,他立马回去想删刚刚那条,发现已经被一群人的“哈哈哈哈哈”刷屏了。

高冷狗急跳墙:@意尔康代理李永标,我举报,这帮人上班玩手机。

高冷气急败坏地握着手机等李永标的回复,结果他没等来李永标的回复,却等来了千年不回复朋友圈的徐燕时。

xys:一般。

这个一般就意味深长了。

尤智立马解读:“老大一语双关。这个‘一般’可以说透着双层意思,或许我可以再帮你们引申一下,‘不看,一般。’同时也回复了该圈主的字面意思,‘一般,不是很。’666666666”

李驰回复xys:求求你!别秀了!

施天佑回复xys:爱你么么哒!

张骏:那么问题来了,高冷到底是哪里一般?

高冷气吐血,恼羞地把手机关了,随便塞进后座的缝隙里。然后裹紧了向园的羽绒服,扒拉她袖口的毛,一小缀一小缀地拔。然而他不知道这一拔就是几百块。

林卿卿欲言又止,想劝他。

高冷心灰意冷,“连老大都欺负我。”

向园回过神:“怎么?”

“自己看朋友圈。”

向园又把手机打开,才看见那条言简意赅又扎心的回复。更扎心的是,他回复了高冷的朋友圈,并没有回复她的私信。

哼。

她把手机关了,直接启动车子猛地轰了油门,完全没给后面正黯然神伤的高冷一个缓冲的机会,猝不及防地高冷整个人摔到林卿卿身上。

然而,林卿卿当时也在出神,两人蓦然撞在一起,气息相近,就差一公分,嘴差点就碰上了。

高冷又窘又气,窝着火不敢发作,悉悉率率裹紧了爸爸给的羽绒服贴紧车门。

林卿卿瞧他这嫌弃的模样不动声色转开头。

……

整个沙漠行程,向园、高冷和林卿卿都没有再更新过一条朋友圈,进了黄沙城,像是拐进了一条永无止境的时间隧道,人间蒸发。

向园带着二组成员消失十天,具体去做什么,李永标其实也不知道,这个假不是他批的,是总部陈珊直接批的,请假流程OA到他这里的时候,连陈珊都签了字,他怎么可能驳回。

于是,某总的小侄女就不干了。

小侄女叫应茵茵,算个小资女。身材高挑,模样又出众。听说是空姐出生,父母都是总部集团合作公司的高管,因为她没有通过正规考试,只能先到这边销售部实习,等总部内推的名额下来,她再回去。

李永标这个明白人也知道她在这时间待不久,哪敢得罪,对她是千随百顺,只要不给公司添乱,他都睁只眼闭只眼。

谁知道这姑奶奶在公司几百人的大群里,咄咄逼人地一连质问了人事部经理十几条。

芳草绿茵:“@人事部小曹,新来的‘小公主’怎么还没来上班啊?这都第几天了,哪有第一天来报道就消失的,我当初姐姐结婚请个假,您还磨磨唧唧的,非让我大伯给李总打电话呢。她爸是李刚吗?”

芳草绿茵:“@人事部小曹,过几天我也要请个假,有个小姐妹生孩子了,您要是不同意,我就跟我大伯汇报汇报。”

汇报汇报,你大伯是总理吗?天天汇报。

李永标翻了个大白眼,这女人怎么这么烦呢,他其实到现在都没明白这个大伯到底是总部哪个总。本来应茵茵一个人在群里吼两句也就算了。结果其他部门几个女的也跟商量好似的一窝蜂涌出来除五害。

信息部小玲:“曹老师,你解释一下吧,不然这样真的挺不合适的,平日里我们请个假都请不出来,加班工资还扣着呢,这会儿人在外头玩个十来天,大家心里都有点不是很平衡也请理解。”

王静琪大蘑菇:“茵茵算了,你别说了,曹老师也有难处,咱们不好为难他。而且高冷和林卿卿都去了,应该是公司他们批的组里活动吧?”

芳草绿茵:“哦,那销售部的姑娘们削尖了脑袋拼死拼活地为了公司业绩陪领导客户喝酒加班,怎么就没这么好的福利?拿公司的钱去旅游?凭什么我们累死累活,赚的钱全给他们技术部享福去了是吗?这钱这假就算是给徐燕时他们也就算了,凭什么给刚来没到两天的新人?我对技术部的小哥哥们没有意见,只是单纯希望领导给个说法,哥哥们不要打我。[可爱]”

瞧瞧一个个说得义正词严的。不就想庶民与天子同乐么,多请几天假你们倒是让陈珊来找我呀,一个个见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