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三分野>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首字母+org点co)!

当然这个最有钱,是排除了她自己。

两人最终还是被拦下来了。医院这边没有红绿灯,门口永远被围堵得水泄不通,李杨的小玛莎拉蒂被夹在车流中举步维艰,见向园拽着徐燕时要走,李杨急了,那本模样嚣张的车忽然跟疯了似的,在狭窄的车道上见缝插针似的从最里边的道直接拐出来。

前后的大众和雪弗莱都不敢动,最后还是给他让了道。

一旁的奥迪和宝马似乎彼此对视了一眼,怎么样啊兄弟咱们让不让啊?高冷地僵持了一会儿,在李杨很没耐心且嚣张地摁了下喇叭后,车轮开始微微往后挪。

不过李杨这人油,降了车窗丢了包烟过去,又跟人诚挚地举手道谢:“谢了,兄弟。”

向园想装做不认识都不行。

因为李杨很快把车滑到他俩面前,一只胳膊抵在车窗上,另只手掌控着方向盘拐进小路里,跟她打招呼:“怎么了,小圆子,看见你李哥怎么还绕道呢?忘了前阵子跟许鸢一顿饭吃了我多少钱了?真够意思啊?”

说完,也不等向园说什么,就眼神直勾勾且饥渴地看着一旁被向园拽着手腕的徐燕时,他冲人挥了挥手:“大神,你好,我叫李杨,六班的,跟小圆子一个班。”

本以为徐燕时已经不记得他了,谁料,徐燕时定睛看了他三秒后,淡淡说了声:“记得。”

向园干笑两声,“哪能。我这不是没看清嘛。”

徐燕时一双手抄在裤兜里,向园刚刚下意识想拖他走,也没多想,就拽住了他抄在裤兜里的手腕,男人手腕精瘦,温热抵着她手心。她一时忘了松开,还把人往自己身后推了推,下意识不想徐燕时跟李杨接触太多。

虽然他性格通透沉稳,但是他眼神气质都干净,仿佛跟当年刚出校园那个少年没什么两样。

李杨这两年变化太大,钱赚多了,眼神都浑浊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锈味。

向园也更不想打击徐燕时的自尊心,怕他失落。于是寒暄了两句,就要走,李杨哪能啊,徐燕时好歹也算是他当年学校的男神,这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在路上逮着,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他们走。

玛莎拉蒂嚣张地堵着进出口,一脸你俩不上车,我今儿个就不走的架势。

向园的小心思,徐燕时能不明白嘛,只是他有点享受这种被人明里暗里护着的滋味,他全程一言不发,眼底忍着笑意,吊着眉梢看着向园跟李杨各种周旋,理由找得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李杨,我俩真有事。”她口气无奈地。

李杨也跟着打哈哈,目光落在他俩拽着的手腕上,意味深长地看着向园:“你俩是不是谈恋爱了?”

高中发生的事情,其实那时候大家都当八卦聊,但真的多年后去回想,很多事的细节都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像徐燕时跟向园这种,当年闹过一阵子昙花一现的绯闻,大家也都是当八卦一听,再说向园这本来前男友满天飞的状态,谁跟她谈恋爱都不奇怪,所以李杨也就随口一调侃。

向园下意识要松手,可这样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她硬着头皮握着男人温热有力的手腕,故作严肃地说:“你胡说什么呢?我俩是同事,他是我领导,你别乱开玩笑。”

李杨哦了声,又挑起一个话题,“我前阵子问你,你不是还说在家打游戏么?怎么了?跟男朋友分手,没人养你啦?”

向园恨不得撕烂李杨的嘴:“放屁。”

徐燕时终于开口,声音仍是冷淡,“上车吧,等会该堵了。”

向园一愣,手还搭在他腕上,指腹间全是他的温度,抬头怔怔地看着他。徐燕时彼时也低头,瞧着她,眼底带了点笑:“坐吧,别让玛莎拉蒂尴尬。”

向园扑哧也被他逗笑了,下意识问:“你没坐过嘛?”

谁料,徐燕时反问:“你坐过?”

她当然坐过,她自己那台就是小玛莎,跟李杨这台配置差不多,向日葵那台才是限量的。她哥求了好久,老爷子才答应买给他。还是不露富了吧,怕徐燕时更自卑。

“没,没坐过,我一个信用卡都还不上的人,上哪儿去坐玛莎拉蒂。”她急促地说。

徐燕时瞧她这心虚样,勾了勾嘴角,倒也不追究。

上了车,向园才知道,李杨今晚有个同学局。

六中混it的那拨创业同学,都被李杨召集在一起了,大家有事没事就聚聚,李杨这人虽然有钱了之后有点浮夸,但他还挺重情重义的。真有老同学遇上困难了,找他帮忙他都很热心,借钱更是爽快。他总说在外面混难免被人坑,但高中的情分是最纯粹的。

所以他一听说,徐燕时跟向园现在也算是在it公司,立马打电话给那帮同学,说是要带人过去一起聚聚。

向园拒绝都来不及拒绝。

徐燕时倒是挺平静地说了句,“随便。”

两人在后座上对视一眼,徐燕时侧着头看她,眼神里坦坦荡荡像是在说,既然都碰上了,没必要躲,你还不相信我?

向园觉得自己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了,心里又气又赌,执拗地别开脸,想了想又觉得不甘心,掏出微信给他发了一条。

“那帮人你又不认识,你去干嘛?”

徐燕时原本靠在座椅上看窗外,手机兜里一震,他漫不经心掏出来,看了眼,然后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前边李杨跟他搭话,向园余光瞥见他一边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摁,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李杨的问题。

“嗯,在西安比较多。”

话音刚落,向园手机一震,她低头看。

他回:“不是你认识?”

向园忽然被这句话给堵得什么都说不上来,愣了半晌才回:“他们都打赌的,而且赌很大,你不要去了,我怕你年终奖都输完。上回许鸢说李杨一晚上赢了十万。”

xys:“赌什么?”

向园:“德州,炸金花,还赌游戏,王者之类的。”

xys:“你赌过?”

向园撒了个谎:“没有。”

结果,史上最快打脸。

刚发出去,李杨这个死人,看着后视镜对徐燕时:“其实也就是大家伙缝年底聚一聚,玩玩牌什么的,其实没什么的,而且大家都记得你,还有好几个是九班的同学,你应该都熟。钟老师的女儿,钟灵也在。”

一听到钟灵,向园更不想去了。

随后,李杨那双浑浊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向园:“上回,你那男朋友在我这输的十万,我可一个子都没动,本来想等着你俩结婚还给你们的。”

这好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准确地说,是前男友,那时候她跟封俊已经分手了,后来同学聚会碰上,李杨个不清楚情况的,还以为他俩在一起呢,早就分了几百年了。

那阵封俊刚从国外回来,就被李杨逮到了,结果一晚上输了十万多,弄得李杨都怪不好意思的。

每回看见向园都得说一句,不管她提醒多少次,他俩已经分手了,但是李杨油盐不进。

……

向园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手机又震了震。

xys:脸疼不疼?

向园气鼓鼓地盯着手机,看着调侃的语气,竟然有点心跳加快,剧烈地砰砰砰跳动着,莫名觉得这人就是在故意气她。

结果李杨车开一半,向园刚好看见是许鸢的小区,她被徐燕时气得头昏脑胀,直接跟老杨说自己不舒服要回家了,结果李杨的重点全在徐燕时身上,就挺成功地把她放走了。

向园敲开许鸢的门,还有点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就把徐燕时丢在那群狼窝里了。

徐燕时也真敢单枪匹马去赴宴,因为钟灵?想看看当年暗恋过自己的女孩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还是他觉得自己现在打击受的不够多?

向园就这样在许鸢家如坐针毡的坐了一个多小时,许鸢一开始听得还云里雾里的,直到向园跟她娓娓道来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这才回过神来,抱着个枕头靠在沙发上,听得一脸意犹未尽:“我怎么觉得你俩有戏?”随后给自己点了支烟,吞云吐雾地说:“你都单身这么久了,是该找个男朋友了,我记得你跟karma分手就没找过了?”

“不想谈恋爱,谈来谈去都一样。没什么感觉。”她如实地说,有点沮丧。

许鸢叼着烟,“徐燕时呢?也没有?”

“他不一样。”

向园跟许鸢要了根烟,人坐在地毯上,随手捞过矮几上的打火机,低着头吸燃,背靠着沙发,微仰着头,轻轻吐了口气,侧脸轮廓在烟雾中清秀撩人,眯着眼沉思了片刻,低着头用食指掸了下烟灰说:“他太干净了,没办法轻易开始。还是当朋友吧。”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