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三分野>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首字母+org点co)!

这话让黎沁的脸色倏然一僵,她不由地将目光缓缓定在向园身上,到底也是久经沙场、身经百战的老狐狸,她确实有点小瞧向园了,以为这小丫头不过就是年轻气盛帮人出出风头,一开始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却没想,她竟然给她来这么一出。

气氛尴尬地僵立着。

底下众人哗然,面面相觑,似有疑虑,又觉这场面太过精彩不忍错过,眼神在黎沁和向园之间来回穿梭。

向园从进入公司开始,埋的地雷是一个接一个,还炸得一个比一个响。这下大家更笃定她也是关系户了,只不过这背后的人是谁,他们不敢瞎猜。

而这位分公司副总,黎沁。她才是真正的职场老狐狸,表面上看起来对谁都好,实际上背地里谁也都算计。

不然,李永标这个明白老实人,不敢跟她杠,他一个公司老总,当得忒他妈憋屈!

有人低着头,悄悄打开手机,在私聊群里发:我真的太喜欢向园了,她怎么那么刚啊!

有人悄悄+1:我也是,我忽然好喜欢她。而且又皮又有趣,你们不觉得她身上有一股有钱人的气质吗?

有人说:女人的世界果然就是这么简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向园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黎沁这个老巫婆,真的早就想怼她了!

有人八卦:你们说,黎沁那么护着李驰,是不是李驰手里有她的把柄啊?

有人跟上:他俩睡过是肯定的,不会是跟应茵茵那样的亲密照吧?

底下聊得热火朝天,会议室气氛很安静,黎沁穿着一身西装,大衣挂在肩上,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模样确实精致华丽,只不过脸上针打多了笑起来有点僵硬,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向园:“这事儿,我跟李总都不知道,在这次会议上就这么草率宣布了,向部长,是不是太仓促了?”

向园也靠在椅子上,她笑容非常清亮,不似黎沁的圆滑,全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

“总部下达文件第一时间是转送到我的邮箱,您不知道,我可以理解,毕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您也不是天天都在公司的。”一句话又把人上班不做为给讽刺了,底下人忍不住点头称赞,然而又听向园笑眯眯地看向李总:“不过,您不应该不知道吧?这封邮件的抄送人里,有您的名字呀?”

李永标一头汗,这俩都不好惹,他下意识认为自己是不是漏看邮箱了,既然是总部下达的,不可能只发给向园,黎沁从来不看邮箱,这俩的话,他当然更相信向园了。他咳了声,“我确实收到了,不过这事儿我打算找李驰单独谈谈。”

黎沁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所有人都替向园捏了一把汗,完了完了,老巫婆要发飙了。

向园却微笑着、目光仍是亮亮地看向黎沁,到这步,她见好就收,以退为进:“抱歉,黎总,或许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做的有点欠妥,没有跟你提前商量,但是,我也看在您的面子上,给过他三次机会,他并没有珍惜,故意激怒同事、威胁领导、破坏部门之内的和谐。”

黎沁随即又勾起一个笑容,“你这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很旺啊。”说到这,黎沁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陈书,她挑眉:“陈经理,对这事有什么看法?你同意李驰去后勤部吗?”

这挑事的口气太明显,但陈书却始终不说话。

向园抱着胳膊看着她,替她解了围:“陈经理跟这事没有关系,她同意去或者不去,对这件事的结果都没有影响。”

气氛僵持,李永标一个头两个大,出口打圆场:“行了,这事儿先这么说,既然总部文件下了,先按文件执行。”

会议散了,人员陆陆续续散去,黎沁没走,李总也没走,向园刚准备走,被李总一个箭步拦下来,想问问邮件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结果黎沁一直不走,大衣搭在肩上坐在位子上慢慢地品茶,向园知道他想说什么,俏皮地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自己回去看邮件就知道了。

谁料,这时,黎沁忽然放下面前的杯子,开口了:“我对文件的事情没什么异议,但是,小朋友,你总这么越级做事,很容易得罪人的知道吗?部门员工外调,你第一时间应该告诉的李总或者我,而不是直接通过关系找到总部,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事,李总跟我就不用上班了。明白吗?”

李永标这个最怂总裁倒也不这么觉得,西安这边为什么关系户多,因为这边刚成立不久缺人,加上地区偏远,有些个什么总的,都喜欢把自己人往这边放个一两年,再等总部名额下来转正,所以这一两年的人员流动特别大,而且指不定来个什么关系,你都不敢得罪。

这个公司也就李永标这么个佛系老总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换做性格刚一点的,黎沁这种,那估计要闹得鸡犬不宁了。

黎沁:“就算你在总部有靠山,也得稍微收着点,保不齐哪天靠山倒了……还有,职场站队,不是你这么站的,你得看准了,再往下站,你来公司不过两个月,糊里糊涂就站了队,说不定最后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这话是在警告向园,不要得罪杨平山,你的靠山,绝对不如杨平山。

黎沁大概打死也想不到她跟老爷子的关系,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警告她,向园忽然觉得有点意思。

“我越不越级这事儿您问问李总就知道了。至于站队这事儿,那我也给您提个醒,”向园不以为意,那目光悠悠地转向黎沁,慢慢吐出一句:“黎总,您可以去问问杨总,这事儿,他知道不知道?”

黎沁脸色煞白。

向园却笑眯眯地,完全就是一条小狐狸,靠在椅子上说:“如果他不知道,您说,这文件是怎么批下来的呢?如果他知道,那怎么又没告诉您呢?站队这事儿,不是怕站错队,而是,你自以为站对了,人家压根没拿你当队友看。”

再说下去,黎沁要抓狂了,向园脚底抹油溜了。

李永标回到办公室,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

向园对李驰的申请书确实有抄送过一份邮件给他。只不过,那天恰恰好是本月的二旬底,公司各个部门包括所有中层干部的二旬总结和报表全在那天发他的邮箱,很快就被刷下去了,而且向园还是连着自己的那份旬报发。他压根就没往下看,以为是当天向园发了两份旬报。

你说她越级,她确实跟你汇报了,虽然不是当面的,好歹也是邮件汇报还抄送总部了,总部都批了,每一样看上去都挺符合流程的,还真说不着她。

李永标觉得这丫头小聪明太多了,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看来自己是真老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以后得对这丫头多留个心眼。

自那天之后,“向园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这个话题,终于成功打破了“徐燕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被关系户压”千年魔咒,荣登维林科技十大谜团之首。

整个技术部开始倒计时。

距离老大出差回来还有三天。

距离老大再次面临来自关系户的沉重打击还有三天。

李驰走后,整个技术部恢复了平静,只不过高冷话也少了,这两天整日闷闷不乐的,施天佑一盘问,才知道跟陈书吵架了。最没心没肺的大概就是尤智了,在王者里谈了个女朋友,手就跟长在手机上了似的,上厕所都要带着。

向园没心思管这些,现在满脑子想着,要怎么跟徐燕时解释比较合理,才能维护他的自尊心,才能将他那些失意的情绪降到最低。

这两天,徐燕时似乎很忙,两人没开远程,也没学代码。

他偶尔会发一条微信过来,告诉她今天没时间上,让她自己先看书,不懂地勾选起来,等他回来再说。向园叹着气,都不敢回,怕自己忍不住说漏嘴,至今都没想到该怎么跟他说。

索性,这两天都装死,微信也没回,q.q也不上。明令禁止技术部那几个,都不许跟他说,除了施天佑,其他人也都自顾不暇。

等他回来当面再告诉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向园忽然想到,在他家吃火锅那晚,要不这次她下厨?请全部门的人吃一顿,好歹她新官上任,怎么都得表示一下?

于是她在技术部小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本周六,谁有空?”

尤智:陪女朋友打游戏。

施天佑:报了个瑜伽班。

高冷:失恋,绝食中。

张骏:所以现在尤智是我们这里唯一有女朋友的了?

高冷:纠正一下,还没失恋,在冷战中,跟你们还是有点区别。

林卿卿:我不一定。

xys:没。

向园:你有事?

xys:嗯,约了老庆。

向园毫不犹豫改时间:“那周五晚上,刚好你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