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三分野>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首字母+org点co)!

上海。

一场冬雪过后,梧桐叶子落尽,只余几株光秃秃的骨鲠。

仿佛是整个上海褪去冬日外衣,枝茂间堆着雪;南京路却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情侣跟水中鸳鸯似的,东一对西一双;人民广场的绿草坪上密匝匝地散着一群闲庭信步的和平鸽;外滩的夜晚,光影流动,熠熠生辉。

静安别墅,红砖欧式建筑,狭长宽阔的弄道,车水马龙,可以窥见闹市中的灯火。晨练的大爷、刚收完租数钱数到手软的小阿姨、提着菜篮子满载而归的老阿姨……还有朝九晚五的都市精英们。

林凯瑞把车开进去,巷宽不窄,一路平缓驶过。

副驾上男人话不多,脸色也冷淡。林凯瑞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拿眼睛瞟他,满面春风地给他介绍:“静安别墅不是什么别墅区,其实也就是一弄堂,用你们北京话来说,叫胡同。上海的房价你也知道,静安这片区更是寸土寸金,这房东跟我熟,都按最低价给的,我先给你租了一年,明年你续租的时候,记得叫他开发票,我再让财务给你报。”

林凯瑞安排得有条不紊,随后又瞥了眼副驾上的男人,跟个上海老大妈似的呶呶不休地说:“公司有配车和司机,我等会给你司机电话,你如果要出去或者见客户都可以用,当然,平时上班或者你私下如果要出去约会用车也完全没问题,要嫌档次不够,我车库里的车随便你挑。”说完,目光若有所思地在他身上一扫,林凯瑞眉一皱,似乎不太满意。徐燕时这个男人太利落,从上到下,别说项链这种装饰品,连个手表都没戴,清秀修长的手腕干干净净。

林凯瑞这个土老板看不过眼,男人怎么能没手表,手表跟车都是一个男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于是他建议说:“你这样去见客户不行,我们单位不比维林,维林到底有东和在撑着,上海这边的,谈生意,你得拿出资本来。我明天带你去买套行头,手表我送你一个,劳力士怎么样?”

徐燕时靠着座椅,原本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听到这才回头瞥了他一眼,低头莞尔,淡声拒绝,“不用了。”

林凯瑞当时觉得徐燕时这个男人真的太禁欲了。不过那会儿,其实心里还觉得是这小子窝在西安有点窝傻了,一根筋,没见过世面,等他真正见过这十里洋场烟花地的魅力,才知道什么叫一朝浮沉一朝梦。也会嘲笑自己现在的那不值钱的傲。

那时候虽然觉得他有点自持清高,也不勉强,结果几天接触下来,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一门心思来工作的。

他话不多,到哪就一台电脑,刚进公司报道头一天,他的办公室跟合同都还没整理好,也不算正式入职,而且跟翱翔的那个无人机项目正式的签约日期还在一周后。除了头天上午徐燕时在林凯瑞办公室坐了一下,之后几天都在楼下的咖啡厅坐着。

弄得公司女同事们都蠢蠢欲动的,到处打听那新来的帅哥到底是哪个部门的。知情人一透露,是技术部总监,林总花高薪挖的!那一颗颗扑腾扑腾的小心脏跳动得就更激烈了,本来以为看那模样也就是个普通实习生,结果是总监?又帅又有钱,还有能力。

结果,第二天上班,公司的单身女同事们头一次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全化了妆,而坐在楼下咖啡厅的某人还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为了这帮豺狼里的猎物。

毕云涛周二出差回来,听说徐燕时来了,包都没来及放,飞奔下楼,在充满咖啡馨香的餐厅里,看到那坐在窗边英挺冷淡的身影,眼睛一亮,一个箭步冲过去,在男人对面坐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没想到你真来了。”

徐燕时视线从电脑中挪出一眼瞧他,端着杯咖啡在喝,漫不经心地开玩笑:“不欢迎?”

毕云涛欢迎还来不及,“说笑了你,我真巴不得你来。你来,我们团队氛围肯定特别好,你不知道,之前我们部门两个总监之间斗得特别厉害,王总就是受不了才辞职走的,弄得我们底下的员工也不好做,不过你来我就放心了。”

徐燕时骨节清晰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了几下,挑眉:“这么放心我?”

毕云涛对徐燕时真的放一百二十个心。如果是第一次见面,他可能心里会有疑虑,对这么一个话少的帅哥,也会质疑一下他的业务能力,但是在上海那几天,当时林凯瑞极力推荐,他也旁敲侧击地试了下水,想跟他切磋一下,对徐燕时的业务能力他是百分百的信任,更主要的是跟他相处舒服,不会因为业务能力强压你一头,所有问题都点到即止。毕云涛当时就想,如果他来领队,团队氛围应该会很好,绝对会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的。

两人上楼的时候,林凯瑞正在调戏前台小姑娘。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们一个个妆都化这么浓?脸上这粉底得不少钱吧?省着点擦,今年公司效益不好,年终奖发不出来呢,你一次性擦这么多,就你这脸盘子经不起几下擦的。”

前台小姑娘气得要哭,林凯瑞又安慰了一句:“好了,你就是脸大了点,打个瘦脸针还是可以拯救的,就是你这鼻子有点麻烦。不过也不是没得救,努力工作好好赚钱整容吧。”

“……”

然后林凯瑞噔噔噔走了,老远还能听见他不知道对谁说的:“还有你,双眼皮贴得,夹热狗吗?”

毕云涛咳了声。跟徐燕时解释,“林总就这路子,他没什么架子,什么玩笑都开,嘴也有点毒,跟员工也处得跟朋友似的,不过你也别被他骗了,他就是一只笑面虎,真耍起心眼来,没人扛得过。他跟陈总两个,平日里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别看陈总训起人来辞严义正的,凶神恶煞的。他其实是色厉内荏。不像林总,林总是真小人。不过他对人好,也是真好,是掏心掏肺的好。”

毕云涛又介绍了一圈公司的概况。

“那是前台小林,这几个都是咱们部门的,王一肖,陈观山……咱们副总监叶思沁还没回,其余的我再慢慢介绍给你认识……”

这几天,徐燕时一直跟着林凯瑞到处应酬,喝到半夜才回。毕云涛这几天住在他那边,说是要帮他攒攒人气,结果这几天,徐燕时都半夜才回,毕云涛听见开门声打亮灯从床上下来。

看见衬衫西裤的徐燕时从门外进来,西装勾在手里,人很松散地敞着腿往沙发上一坐。

毕云涛给他倒了杯水,坐到他对面,“今天又这么晚?”

徐燕时摇头没接,头仰在沙发上,白炽灯赤惶惶的亮着,他拿胳膊挡着,脑袋昏沉,大概是觉得自己疯了,刚刚看毕云涛从床上起来那瞬间,差点以为是向园。自己整个人都寒了下。

毕云涛见他累得不行,也没打扰他,说了声早点睡,就回床了。

徐燕时窝在沙发上,半天没起身,眼神低垂着扫了眼手机锁屏上的时间。

一点半。

大约是酒精上头,他心跳有点快,呼吸微喘,毕云涛给他留了一盏落地灯,亮着微弱的光,拢着沙发上那修长却慵懒的身形,他深吸了口气,静谧的空间里,徐燕时能听到自己的轻喘。

他把手机解锁,快速调出微信,手指摩挲着屏幕,慢慢点开向园的朋友圈。

刚跟高冷他们聚完会。

不知道她睡了没?

结果下一秒,那边视频就弹过来了。

徐燕时脑中一个激灵,他下意识把自己从沙发上支棱起来,然后低头去扣胸前的衬衫扣时,忽然慢慢停了下来……

原本只解到第二颗的衬衫扣。

变成了第三颗……

然后他清了清嗓子,精神振奋地按下接听键。

喜欢三分野请大家收藏:()三分野更新速度最快。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