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0章

第十章

简隋英在路上就打电话叫人把屋子收拾好,午饭准备好了。一进屋家里没一个外人,只有满屋子飘香的热腾腾地饭菜。

简隋英心情稍好点儿也跟他爸一个样儿,喜欢开瓶好酒。第一次见着李玉的时候他那瓶甜酒连他自己都不待见,这回他想俩小的不能喝,李玄这样混官场的人怎么也得有个千锤百炼的肾吧。

没想到他刚把酒拿出来李玄就笑着连连摆手,并且已经熟练地直呼他名字了,“隋英,快别,我下午还得去趟金融办,有正经事儿,真不能喝。”

简隋英那叫一个失望,“来一杯嘛,四个老爷们儿围着桌子吃饭不沾酒,像话吗你说。”

李玄依然恪守礼仪地笑着,但是态度很坚决,“下回一准儿跟你喝个痛快,今天真的不行,下午是真的有事。”

简隋英只好把酒给塞回了酒柜,招呼他们坐下吃饭。

俩高考生开始还谨记着老师叮嘱的话,考完不要对答案,可是说了几句话又有些忍不住,话题就绕到那上面了。

李玄“哎”了一声,“你们俩别说这些,影响发挥”,说着就转移话题,“这天儿可真热啊,在外边儿站着不动,都是一身汗。”

“可不是……李玄啊,你这趟回来呆几天啊。”

“初步定一个星期吧,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正好回来看看我家老二。”

“那你看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等他们高考完了,我请你们出去吃顿饭。”

“不麻烦不麻烦,今天这顿不就挺好的。”

“今天是特殊情况,我这小地方哪里盛得住李处长,不行,你走之前可得给我这个机会啊。最近亮马河那边儿新开了家粤菜馆,他们家供得阿拉斯加帝王蟹,一个脸盘那么大,非得带你们去尝尝不可。”

李玄连忙意思着推托了几下,也就答应了下来。

简隋英觉得今天运气真好,既不耽误他欣赏小美人儿,还能借机跟李玄拉近关系,可谓情场商场的一次小收成。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鸿运当头,运气好的时候必须借着劲儿蹭蹭往上窜,否则逾期不候,这是简隋英一贯信奉和遵循的。

四个人和和气气地吃了一顿饭,吃完饭俩孩子被简隋英打发去睡午觉了,他则沏了壶茶,跟李玄在客厅聊了会儿天。

跟这样背景雄厚又年轻有为见多识广的聊天,除了能找到很多共同语言的愉快之外,还很受益。

京城的太子党们隔三差五的就要聚个会一起玩玩儿什么的,除了联络感情之外,最重要的是能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

李玄就在聊天中跟他随口提了广西几个有潜力的项目,正在招商引资。

他这样的年轻干部要积累,要资历,最好能在自己呆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点能让人说得上来的业绩,对于他以后的发展大有帮助。

简隋英是相当愿意和他合作的,李玄这么年轻,以后指不定要坐到哪个位子,而且他说得几个项目听上去确实都不错。简隋英觉得李玄颇有远见,而且胆子胃口都大,这从他沉稳严谨的外表上海真不太看得出来。

总之俩人聊了一中午的天,彼此关系拉近了不少,简隋英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再怎么偏爱美色,到底还是有正事有抱负的男人,此时他对于李玄的兴趣已经大于李玉。如果先前他想接近李玉纯粹是看上他了,那么现在他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理由,他得通过李玉把李玄这个关系给建立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简隋林和李玉都醒了。

李玄叮嘱了李玉几句,就先离开了。

简隋林让司机把他们送去了学校。

短短两天的高考很快就结束了。结束那天下午简隋英去接人的时候,简直被那人山人海的盛况给吓到了。

他好不容易才从人群堆里拽出了自己弟弟,得知李玉已经被李家派车接走了。

虽然心里多少有点失望,不过哪个孩子高考完了不先回家跟自己家人庆祝去,暑假这么长,他不急。

简隋英把简隋林接到了酒店,这次吃饭就他们四个人。他俩一进包厢,就见他爸和简隋林的妈赵妍坐着不知道在说什么,赵妍眉头皱着,似乎有些不情愿。

简东远看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进来,两个儿子,个顶个地气度不凡,一表人才,他这个当爹地看着看着心里充满了自豪,他不知道怎么地就感慨地道:“好,好,哎,小姑娘。”他招呼了下旁边儿的酒店经理,满眼地笑意,“你看看我这两个儿子,好不好!”

经理当然会来事儿,小甜嘴儿张嘴就来,“真是虎父无犬子啊,简总裁的两个儿子一看就是大家公子,走路都虎虎生风的。”

简东远高兴地笑起来,“可惜呀可惜,要是再有个闺女就好了。”

经理赶紧道:“那就让简公子快点儿给您娶个漂亮儿媳妇啊,那不就白捡个闺女了。”

简东远似笑非笑地看了简隋英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指着简隋英道:“你小子啊,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指望你。”

简隋英假装没听见。

平时他爸要是提到他的性向问题,虽然不至于跟他翻脸,但也总是横眉冷对的,今天大概是不想扫兴,也没多说什么。

“隋林,去,坐你妈妈旁边,隋英坐我这儿。”

简东远亲自给简隋林倒了杯酒,“来,今天你老子给你倒酒,祝贺你结束了十二年的寒窗苦读。爸知道当学生的不容易,你一直表现的也很让我和你妈满意,不管结局怎么样,你努力我都看到了,我和你妈都知足了。”

简隋林连忙站了起来,“谢谢爸,谢谢妈。”

一开场仨人就说了不少挺腻歪人的话,除了简东远说话的时候偶尔把简隋英带上,基本就没他什么事儿。

他也就百无聊赖地晃着酒杯,不经意间和赵妍四目相接,赵妍立刻别过了眼睛。

他冷笑一声,知道这个女人怕他。

他简大少连个狐狸精都制不了,也就不用混了。他很满意她的害怕,最好她一辈子都这么战战兢兢地度日,为了她和她儿子能安稳地呆在简家而永远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一句话。

即使是这样简隋英都觉得太便宜她。

毕竟她还能顶着简东远正室夫人的头衔穿金戴银,他妈却已经被活活气死,甚至来不及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

饭快吃完了,简东远问二儿子,“隋林啊,你暑假有什么打算啊?”

简隋林抿了口茶水,特别会看眼色,“爸你有安排?”

简东远道:“你好不容易考完了,我不反对你放松几天,但是你不能把两个月的暑假都荒废在玩儿上了,知不知道?”

“我明白。”

“你从小就听话。你哥我是管不了了,我记得他高考结束那年……隋英,你自己跟你弟弟说你干了什么。”

简隋英懒洋洋地一笑,“我偷了你一辆车当了,跟朋友跑去大连倒腾了两个多月的海鲜,挣了点儿钱,然后把车给你还回来。”

简东远哼笑道:“这臭小子从小就闯荡,没一天让我省心过。隋林你从小就是个不让大人操心的孩子,你哥呢,虽然经常胡搞,但是却也真有本事。我不让你学他那些怎么气我的本事,但我希望你学学你哥是怎么做生意,怎么为人处世,怎么短短几年就让人家提起他,不先想的是他是谁的儿子。”

简隋林明亮地眼睛落在简隋英身上。

简隋英继续摇晃着酒杯,“爸你想怎么地直说吧。”

“我的意思是,让他玩儿两个星期,剩下的时间,去你那儿实习吧。”

简隋英叹了口气,“爸,他一个高中毕业生,去我哪儿实习?白给我钱我都嫌累赘。”

“就是不会才去你那儿学呢,他要什么都会,还用你教?”

简隋英不乐意,“我那儿不养拖油瓶子,你要真想锻炼他,让他刷盘子去。”

赵妍一下子坐直了背,几乎是求救地看了简东远一眼。

简隋英从小就是被当成简家未来当家给养大的,性子强硬又傲慢,小时候家里没几个人制得了他。等他长大了在家里说话更是掷地有声,他如果真想让简隋林去刷盘子,他就有可能说动简东远同意他小儿子去刷盘子,无论是怎么意想不到的理由。

那是赵妍的心肝肉,她怎么舍得。

她本来就不同意让隋林去简隋英公司实习的事儿,但是简东远坚持,她也没办法。

现在她真怕把简隋英惹急了,隋林真就得刷俩月的盘子。在简家,男人说话基本就没女人插嘴的份儿。

还好这次简东远还是比较清醒的,皱眉道:“说着混账话呢,刷盘子能学到什么,让他去你那儿,是学有用的东西的。”

简隋英一万个不愿意,他不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