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5章

第三十五章

过年期间李玉的哥哥也回来了。简隋英跟他吃了两次饭,第二次把那个生物饲料公司的负责人也找来了,根据上次小林子反馈的那块地的情况,跟李玄好好谈了谈,打算继续运作下去。

如果这个事儿做得好的话,就能不花一分钱把那块两百多亩的土地弄到手,简隋英感觉事情进行的挺顺利的,他既不用出钱,又帮了哥们儿的忙,还白得了一块地。

三十儿晚上简隋英和李玉自然是各回各家。

简隋英对着一屋子亲戚,动嘴动得脸都僵了,酒也喝得醉醺醺的,他觉得特没意思,明年他打算不在北京过年了,就是去秦皇岛陪他爷爷,都比在这儿对着一屋子闹闹哄哄的人强。

简隋英现在就是简家的中流砥柱,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免不了要拉着他喝上一杯,简隋英酒量再好,也禁不住这么轮番灌,最后实在喝不动了,走路腿肚子都直颤。

简隋林已经给他挡了好几杯酒了,自己也有些难受了。他看简隋英晕乎乎地,就凑到他耳边问,“哥,你是不是不行了,要不我扶你进屋吧。”

简隋英打了个酒嗝,用手勾住他的脖子,低声道:“进,进去吧……”

简隋林把他扶了起来,跟桌上人解释道:“我哥真喝多了,我扶他进去休息一会儿。”

简隋英一个表叔还嚷嚷着,“睡一会儿就出来啊,这才九点多呢。”

简隋英摆摆手,在小林子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回房间了。

小林子把简隋英扶进了他自己的房间,把他放到了床上。

简隋英脑子还没喝晕,就问,“怎么来你这干什么。”

“我怕你把你自己的床弄脏了,晚上不好睡。”简隋林抽了几张餐巾纸,给他擦着额头上的汗。

简隋英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都觉得胸腔有些不顺畅,知道自己是真喝多了,他迷迷蒙蒙地说,“今晚给你包的红包,别乱花,自己寻摸点儿正事儿做,你年纪不小了,脑子里要有想法。”

“你放心吧,哥。”

“那几套房子的事儿,怎么样了。”

“过年都放假了,年后就能办好了,不是很复杂的东西。”

“那个,谁,白新羽,添乱了没有。”

“没有,反而非常积极。”

“嗯,你看着他点儿……有事就随时跟我说。”

“好。”

“你出去吧,我睡一会儿。”

“我陪你一会儿,我也不想出去喝了。”

简隋英也没再赶他,四肢放松地躺在床上,闭目休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简隋英呼吸趋于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简隋林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喝了口水,稍微清醒一些后,重新坐到床边,看着简隋英。

他摸了摸简隋英的头发,有点儿湿,喝酒都喝出汗了。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他哥这样毫无防备地睡在他面前了,如果他知道自己对他抱着什么想法,恐怕连眼睛都不敢闭上吧。

简隋林的手从他的头发移到了额头,指尖跟羽毛一样,轻轻在他脸上跳跃,从眉心到鼻子,最后到了嘴唇。

简隋英的嘴唇总是看上去很软的样子,虽然这张嘴又臭又硬,从来说不出几句好话。

轻轻地拿指腹按了按,是真的很软。

简隋林心跳突然快了起来,看着那微启地唇瓣,生出了无限的渴望。

他轻轻唤了一声,“哥。”

毫无反应。

“哥,你睡着了吗。”

依然是没有反应。

简隋林胆子大了起来,慢慢俯下身,有些颤抖地靠近,最后把嘴唇贴在了简隋英的唇上。

那一瞬间他连呼吸都停滞了,他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吵醒了简隋英。

唇瓣想贴的感觉,要如何形容呢,暖暖的,软软的,有一点湿,可以清晰地感受对方的鼻息和身体的热量,就好像在交换某种暧昧的能量般,让彼此都充斥着对方。

简隋林忍不住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他的嘴唇。

那种柔软温暖的感觉,真叫人无法自拔。

正在他犹豫着是结束还是大着胆子继续探索的时候,简隋英突然嘟囔了一声,突然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简隋林的后脑感受到压力,不受控制地向下,跟简隋英重重地亲在了一起。

简隋林瞪大了眼睛,他觉得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他紧张地想立刻逃走,但又忍不住想留在原地。

简隋英仅仅只是跟他蹭了一下,手就耷拉了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

简隋林几近窒息,大气都不敢喘,紧张中听到了简隋英在说什么。

他在说两个字,一个人的名字,李玉。

简隋林在听清楚的一瞬间,只觉得头脑发热,眼前发花,一股由衷地愤怒与嫉恨瞬间充斥了全身。

他半边身子都在颤抖。

李玉。

他在叫李玉。

简隋林腾地站了起来,看着躺在他床上睡得天昏地暗地简隋英,紧紧握住了拳头。

简隋英到最后也没能起来迎接新年,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醒来简直是头痛欲裂,看东西好像都隔着层透明物质似的,虽然什么都看得清,但就是难受。

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还在简隋林的床上,身上已经脱光了,就剩了条内裤。

他睁着眼睛看了半天天花板,在考虑是起来还是继续睡下来。

突然,他猛然想起了什么,开始起身到处找手机。

他昨天还想着十二点的时候给李玉打个电话拜年什么的,要是能一起倒数就更好了。虽然看着挺傻逼的,可是俩人在一起不就是这样吗,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起腻的机会。

结果他一觉睡到现在,什么都耽误了,甚至都没给李玉发个短信。

他翻了半天,终于从裤子里翻出了手机,按开一开,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和短信。

他翻了半天,李玉也没有给他打一个电话,又翻了短信,才发现有李玉的名字。

他打开一看,顿时觉得无比的失望。

李玉给他发了一条祝福短信,一看就是那种不知道从哪儿转来的编好了词儿群发出去拜年的。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简隋英也觉得自己纠结一条短信挺没意思的,但他就是不舒服。

哪怕李玉能单独给他发一条,有名有姓地跟他说四个字儿“新年快乐”呢。俩人毕竟是这么亲密的关系,大过年的就群发一条短信了事?

简隋英怎么想都觉得不是自己小心眼儿,就是李玉办事儿有问题。

他光着身子往床上一倒,就给李玉去了电话。

“喂,简哥。”

“喂,李老二。”

一般简隋英只有找不痛快的时候才会叫他李老二,李玉一听就知道有事儿。

“怎么了。”

“你今天是不是得跟我说句什么?”

“啊?哦,新新年快乐。”

简隋英“啧”了一声,“你昨天为什么不过打个电话什么的,有你这么不把人当回事儿的吗。”

李玉无奈道:“我昨天给隋林打电话,他说你喝醉了正睡着呢,我就没打。”

这句话一点儿也没有安慰到简隋英,反而让他更来劲儿了,“哎我说你,你不先给我打电话,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李玉沉默了一下,“你这是又犯什么毛病了?酒还没醒?”

简隋英气道:“早醒了!大过年的你就给我随便转了一条俗了吧唧的短信拜年就算完事儿啦?”

李玉真是没脾气了,“那你还想怎么样,我都不明白你到底又哪里不顺心了。”

李玉那口气让简隋英觉得自己好像无理取闹的怨妇似的,这更让他来气了,可是他觉得再说下去更有这个嫌疑,他就处于传说中“说了矫情,不说憋屈”那个难受劲儿之间,气得他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儿来,最后干脆把电话挂了。

“他妈的,怎么会有这么不会来事儿的……”简隋英在床上打了个滚儿,越想越生气。

这时候简隋林突然推门进来了,一眼就看见他哥穿着个子弹头的内裤在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

简隋英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脑袋放回了床上,“你昨晚在哪儿睡的?”

“客房。”

“哦,几点了。”

“九点半。”

简隋英打了个哈欠,“我脑袋有点儿疼,去给我找点儿药,然后弄些吃的,我一会儿下楼。”

简隋林忍不住看了一眼简隋英鼓囊囊地黑色内裤,停留了两秒后把眼睛移开了,“好,

铅笔小说 23qb.com

<=1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