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第四十三章

简隋英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发了低烧,脑子昏昏沉沉的,在家躺了两天。

这两天除了梁秘书给他打了个电话和给他送饭之外,没人再问候过。

梁秘书孩子刚上小学,没法来照顾他,简隋英也就不让她来了,自己吃了点儿药扛了两天,烧慢慢退了。

他这病完全是给气出来的,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病虽然好了,那种疲惫困顿的心情却一时之间很难治愈,他在家懒懒散散地呆了好几天,即不想上班也不想出门。

他就是觉得心太累了。

从小看着长大,没少花心思花钱管教的表弟,背着他黑他的钱,这种被自己亲戚背叛的感觉,除了一腔无法泯灭的怒火,还有满满地苍凉。

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气都受过,什么亏都吃过,但是被自己家亲信坑了这种事,绝对是第一次碰到。

只一次就让他充满了挫败感,也寒透了心。

要不是看在他大姨的面儿上,他绝对把白新羽那小子揪出来好好收拾一顿,可是他一想到他大姨,他就什么狠毒的念头都起不来了。

那种周围没人能给他搭把手反而净想着坑他的感觉,没有体会过的人实在无法了解。

他觉得难受极了,身体难受,心也难受。

这件事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好处就是他总算不用一静下心来就想李玉了。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天,他才缓过劲儿来。

他自己给自己开导好了,又是一尾活龙。

已经一个礼拜没去公司,积累了一堆事儿,他刚回到公司就忙得连午饭都没时间吃。

让他颇为意外的是,他在公司碰到了许久没有露面的李玉。

俩人打了个照面。李玉穿着板板整整地西装,用胳膊夹着一大叠文件,正在打着手机,看到他的时候,顿了一下。

简隋英虽然挺想他的,但是见了面依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觉得自己应该上去近乎近乎,可惜一是李玉冷着一张脸,一看就不好惹,二是他现在,实在没那个心情。

李玉似乎是防备着他虽然过来似的,匆匆挂了电话,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简隋英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看看四下无人,嘲讽道:“你以为我会在这儿强奸你?看看你那表情吧,有病。”简隋英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李玉愣了愣,看着简隋英的背影,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虽然是将了李玉一军,可是简隋英心里并没有痛快起来,反而为这不知何时是头的恶劣关系,伤透了脑筋。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是不是应该去跟李玉道个歉。毕竟耽误了他比赛,确实是自己的错。

可是他真拉不下这个脸。

而且他有种感觉,就是哪怕自己让了这一步,李玉也不会再让他靠近了。

李玉对他的反感那么明显,哪怕俩人睡了半年,都没有改变太多,这也真够离奇的了。

所以他一开始对李玉的判断没有错,这个人的心,真的太难捂热了。

可是他又实在不想放弃,如果把李玉看做一个挑战,那么他已经为此付出很多了,付出的越多,他就越不甘心放弃。再说他简隋英,总是乐于去克服那些难关,攀登那些高峰,并以此获得巨大的成就感。

还是缓一缓吧,他想。

等他把这段时间忙过去,等李玉的气消得差不多了,他再伺机而动。

简隋英这段时间忙着好几个大的项目,秦皇岛那个还有俩月就能完工了,在海南岛的一个酒店式公寓已经签了合同了,正在找合适的施工队,。

他的生活似乎回到了从前,还没认识的李玉的从前。主要精力在工作上,闲时找狐朋狗友出来喝酒玩乐,或者把小相好叫出来约约会,做做爱,两个星期左右回家吃一顿饭。

没有李玉,他的日子照样过得逍遥,只是心里觉得太空了,这种空虚在跟李玉掰了之后的日子里,愈发强烈,怎么都填补不满。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转眼天就暖和了起来。

自从那次在公司碰了个面,简隋英就没再见过李玉,时隔快三个月后,李玉再次出现在了他公司,并且主动进了他办公室。

简隋英看到敲门进来的人的时候,整颗心都绷紧了。

李玉换了个发型,头发短了一些,露出光洁饱满地额头,看上去非常清爽俊逸,也似乎比一年之前自己刚认识他的时候,成熟了不少。

眼看着他稳稳当当步履生风地向自己走来,简隋英心里不免感慨。

简隋英端起架子,靠在椅子里,也不说话,挑着眉看着他。

李玉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是北海那块地进一步的消息,我哥希望你能带着那个生物饲料公司的人去一趟。”

简隋英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慢慢拿起桌上的资料,翻了两页,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不置可否。

李玉就等着他说话。

俩人似乎比拼着谁先沉不住气似的,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僵持着。

最后还是简隋英先开了口,“这次去了,是不是能基本敲定下来了。”

“可能吧,你得跟我哥谈。”

简隋英翻了翻自己的日程表,“我会跟李处长联系的。这个月都抽不出时间了,下个月吧,什么时候起机票,我跟那边人商量过后再决定。”

“好。”

简隋英看着他冷淡地样子,心里不太好受,忍不住道:“你多久没来公司了”

“……不记得了。”

“为什么不来?”

“学校忙。”

简隋英沉默了一下,犹豫着开口,“你那个,怎么样了,拳击。”

李玉抬头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被处分了。”

简隋英有些尴尬地撇过脸,也没打算表示歉意,“以后多来公司,公司有些重要的资料在你手里,你要是不想干了,你就趁早交出来,别耽误我事儿。”

那三套房子的事儿,如果不是李玉跟他拧着脾气不肯配合,至少有一套在他发现的时候还没有过户,他还有办法弄回来。虽然他也没打算怪李玉,毕竟是自己先得罪他了,但是因为私事而耽误公事,犯他忌讳了,他再也不想看到。

李玉淡道:“我以后一个星期会至少来一趟。”

简隋英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他还以为俩人都僵到这个份儿上了,李玉会甩手走人呢。不过又一想,北海那个项目他负责了很多东西,如果就这么不干了,他哥都不能放过他。

简隋英心里有几分窃喜,“下个月去北海,你是不是一起去啊。”

李玉眼皮都没抬,“是。”

简隋英想着北海离海南那么近,到时候可以顺道带李玉去趟海南,看看那个酒店,顺便度度假什么的。不过他没说出来,说出来李玉也不会给他好脸,还是得循序渐进,于是他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一会儿下了班,我请你吃个饭吧。”

李玉目光闪烁,面部线条有一丝僵硬,但很快恢复了常态,道:“晚上还有事。”

简隋英的心瞬间沉了下来,不死心地又说了一句,“就吃个便饭,你晚上怎么也得吃饭吧。”

李玉没说话,而是用沉默来拒绝。

简隋英难掩失望,有些颓唐地扭过脸,挥了挥手,“行了,忙去吧。”

李玉就跟这房间有病毒似的,一听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简隋英朝着他背影狠狠比了个中指,嘴里嘟囔了一句“妈的”。

如果要先去北海再去海南的话,怎么也得安排出一个礼拜的时间,简隋英在下个月里愣是没挤出空挡来,所以计划一拖再拖。

所幸李玄那边儿也无所谓,是他求着政府办事儿,不是政府求他,政府当然不急。

简隋英就依然在北京呆着,忙着忙那。

李玉果然如他所说,开始照常上班了,一般一个星期至少会来个一天,相比之下,以前总积极往公司跑的简隋林,来得倒不那么勤快了。

主要是上次白新羽的事情过后,简隋英对他充满了不信任和恼怒,见到他就没个好脸色,简隋林也就只有有事的时候才来公司。

随着见到李玉次数的增加,俩人紧张地关系也慢慢地缓和了一些,简隋英也就又开始蠢蠢欲动,渐渐恢复到了从前那副无赖的样子,每次见到就询寒问暖动动手脚,隔三差五就要约他,没事儿送个小礼物,只不过次次被拒。

简隋英这回也不敢硬来了,他意识到李玉得罪起来太简单,而讨好起来又太困难,他不想再把俩人在缓缓修复的关系给毁了。

也许是简隋英受够了教训,明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