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9章

第六十九章

赤手空拳打架斗殴,算不得什么大事儿,警察没让他们去警局,而是直接把俩人拉去了医院。

从坐上警车开始,简隋英没再吭过一声,无论警察说什么劝解的话,他都僵坐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

到了医院医生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强迫他在医院休息一晚上。简隋英给梁秘书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给自己收拾烂摊子。

本来大晚上的他不想让一个女人自己开车过来,可是想了一圈儿,他竟然不知道这时候他还能找谁。

还好梁秘书的老公送她来了,俩人很识相的什么也不问,而是动作麻利地给简隋英付了医药费,转了单人病房,然后又连夜处理警察那边儿的事情。

简隋英就躺在病房里,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他身体其实已经很累了,但是他睡不着。

他这辈子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失败,以往的每次失败,只会让他斗志高昂的去想着如何面对挑战和渡过难关,可是这次,他累得都不愿意去想明天。

怎么办呢,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那么稀罕的一个人,只是把他当成了冤大头,跟自己的亲弟弟联手对付他。

不怪周瑜被诸葛亮说了一句“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气吐血了,他以前还觉得是周瑜心胸太狭窄了,现在将心比心,谁要是这节骨眼儿敢拿这句话刺他,他也受不了。何况他赔得还全都是自己的。

简隋英又想哭又想笑。

他想,这也许才是他经历的最大的挑战,能挺过去的才是纯爷们儿。

他拿起床头的话筒,拨了医院的内线电话,他也不知道打到了那里,那边儿接通了就说,“喂,我睡不着觉,打针啊还吃药啊,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吧……”

第二天梁秘书从医院把简隋英接回了家。

他伤得不重,如果不是懒得动弹,昨晚可能就回来了。到家之后他最终没忍住,问了梁秘书李玉怎么样。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根据以往俩人打架的经验,李玉估计是理亏,所以没下狠手,他却是揪着李玉往死里削,李玉绝对伤得不轻。

梁秘书尴尬地说,“他年轻,没事儿的。”

简隋英一听这话,就知道李玉肯定没好过,他心里一面觉得真他妈痛快,一面又觉得不会真打出毛病来吧。

到了这种程度还会为李玉担心的自己,也真是贱透顶了。

梁秘书头一次见自己老板这么失意狼狈的模样,母性本能被激发了,给简隋英连收拾家带做饭的,忙活了大半天。直到五六点钟要去接孩子了,才不得不走了。

等屋子里就剩下简隋英一个人的时候,那种孤独和空冷就愈发压迫着人的神经。他是站也不对,坐也不对,看书也不对,喝水也不对。

不管他干什么,他都无法不去想那两个人对他的背叛和羞辱。他知道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他绝不能让那两个人好过,但是无论脑子里生出多少报复的想法,只要一想到那是简隋林和李玉的时候,他就无法避免地有了一丝犹豫。

一整天下来,除了在梁秘书面前吃了几口饭,他再没有进食过半点儿东西,就那么呆坐着,从白天坐到了天黑,然后在黑暗中想了一整夜。

李玉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以及脑震荡,虽然没伤到骨头和内脏,但着实给简隋英打得不轻。他没跟家里说,梁秘书帮着他办了住院手续,就再也没有来过,他就一个人在医院躺了两天。

这两天他想了很多。

他很想去找简隋英,跟他好好道歉,但是他了解简隋英的性格,短时间内出现在他面前,绝对是火上浇油。

虽然他是真的想马上见到简隋英。对他毫不留情的简隋英,让他既陌生又寒心,回想起简隋英疯狂的行为和言语,他心里还一阵一阵地难受。

不过他不认为简隋英会因为这个彻底跟他掰了,现在唯一需要的是等个几天,等简隋英气消了,自己再去跟他好好谈谈。

出院的那天,他碰到了他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简隋林。

俩人互相看着对方,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李玉冷道:“是你告诉他的。”

简隋林摇摇头,“不是我,是白新羽。”

李玉漠然地扭过脸,不打算再跟他说半句话。是谁告诉简隋英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简隋英已经知道了。

简隋林在李玉擦身走过他旁边的时候,轻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李玉本来不想回答,可是他还是顿了一下,道:“等他气消了,我会去找他。”

“找他?”简隋林气息不稳,他狠狠握了下拳头。

俩人背对背站着,李玉看不到简隋林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狰狞。

“对,我会去找他,我跟他,不会就这样就算了。”李玉看着医院长长地昏暗地走廊,面无表情地说“隋林,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儿上,无论你想做什么,停手吧。否则我会把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全都告诉他。”

简隋林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只要你跑到他面前说句对不起,他就会不计前嫌的跟你重归于好?”

李玉心脏狠跳了几下,抿嘴不语。

简隋林嗤笑道:“你太不了解我哥了,他绝不会允许我们这样戏弄他。你以为他有多喜欢你?他是深情款款的人吗?他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你。我们从他那儿拿走的,他会加倍讨回来。”

李玉想到简隋英说得那些话,嘴唇微微颤抖了起来。以往无论简隋英多暴怒多疯狂,他都没有害怕过。可是昨天他听到的那些话,他明知道应该是气话,心里却怎么都无法平静。每一遍回想,那些话就愈发刺耳难听。

如果简隋英对他真的只是“图个新鲜”,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简隋林转过身,轻声道:“李玉,相信我,我哥绝不会善罢甘休。你斗不过他,除非我们联手。”

李玉冷道:“别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语毕他大踏步往电梯口走去。

简隋林阴沉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抡起拳头狠狠砸在身侧的壁转上,医院墙上贴着的廉价瓷砖应声裂开了好几道缝隙。

铅笔小说 23qb.com

<=1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