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1章

第八十一章

那个时候简隋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短暂地惊怒过后,是渐渐冷却下来的麻木。他脑子里已经把事情过了一遍,在他们开口说话之前,就猜到了个大概。这个项目确实最一开始是简隋林引荐给他,只不过那已经是近一年前的事情,而杨总本身就是他的朋友,在他看来简隋林不过是刚好得到了一个不错地商业信息,并告诉了他,他每天都从别人那里得到大量的商业信息,一百个里面也许只有一个能让他多寻思几回,要还能赶上兴趣去了解调查,那几率也太小了,所以他到现在仍然不相信,简隋林会在那么早之前就给他挖了坑,就算他当时存了这个心思,也不过是碰上了个运气。

他看着简隋林和李玉,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却也一个比一个让他寒心,原来那种从脚底跟一直蹿到心头的寒意,就叫做心灰意冷。

他连跳起来打人的兴趣都没有了,心中充满了无力感,他平静地坐在了沙发上,直勾勾地看着在场的人。也许是受到的羞辱和打击太多,简隋英已经不那么容易跳脚,或者说,在面临失败的时候,他只能靠伪装冷静来尽量保留自己的颜面。

在简隋英深不见底地目光注视下,简隋林和李玉都在强装镇定,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转地余地,要么把简隋英打倒,要么反被他踩到泥地里。

简隋英掏出根儿烟点上,他的目光透过缭绕地烟雾环视在场的人,然后重新落到简隋林身上,“有屁快放啊。”

李玉脸色微变,仅仅是简隋英没有多看他一眼,已经让他胸中郁气翻涌。

简隋林抿了抿嘴,坐直身体,他朝那两个四川公司的人使了眼色,那两人心领神会地一前一后出了门。

李玉突然觉得自己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他害怕接下来简隋英会用仇恨地眼神看他,一想到简隋英又会说什么做什么,他就生出想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欲望。

他已经不能回头了……

他突然站了起来,沉声道:“我也出去吧。”

简隋林的拳头再背后握紧了。

大包厢里瞬时就剩下简家两兄弟。

他把一份文件从茶几地这头推到简隋英那头,“哥……”

简隋英眯着眼睛看着他,“你还有脸叫我哥?”

简隋林露出一个意义不明地笑容:“确实,我也不希望你是我哥……”如果你不是我哥……他压抑住心头泛上来的酸楚,告诉自己走到这步他绝不后悔。

简隋英拿过文件扫了几页,果然不出他所料,杨总公司的那笔债权,已经几经转手,被跟其他几项不想关的不良资产打包卖给了简隋林和李玉的公司,现在这俩人才是杨总真正的债主,而四川这个公司,显示是在有利可图地前提下协助他们。

让简隋英最为担心的事发生了,因为偿清债务的问题,金额已经不是最大最耗时间的争议点,只要债主愿意,他们可以想拖多久就拖多久,而他的土地只能处在无法过户的尴尬之中,除非他们从他这儿拿到想要的东西。

可笑他还撺掇着要在北海那块地上给他们个教训,结果人家早就咬住更大的肥肉了。

简隋英冷笑道:“简隋林,你处心积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今天终于让我栽了个跟头,想想你也挺不容易的,难为你装这么多年孙子,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今天真是对自己这个弟弟刮目相看。

比起那个软弱地、唯诺地、仿佛人畜无害地小白脸,眼前这个有城府有胆识能屈能伸地男人才像是跟他流着一样地血的弟弟。只不过以前那个小白脸早就让他失去了迫害他的兴趣,然而眼前这个胆敢跟他正面较量的人,他绝对不会手软半分。

还有李玉……

简隋英微微躬下身,抵御着心脏传来地钝痛,他能感觉到自进门之后,李玉的眼睛没有离开过他,越是这样,他越是不会去看李玉一眼。

他要让李玉知道,就像他自己说得那样,李玉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简隋林对简隋英的畏惧,是在少不经事的时候刻进他骨髓里的,这份畏惧随着自身的成长慢慢减弱,然而却永远都不会消失。如果简隋英掀桌子就打他,他反而有所防备,但是简隋英这种巍然冷漠地模样,却让他一时不知所措。

他一直觉得,他就算做尽了所有让他哥恨他的事,又如何呢?这个人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可是当他意识到他跟这个人的距离一次比一次远的时候,他尝到了一丝慌张。

简隋林知道自己无法在说出多余的话。

他本来幻想过无数次,在能够在他大哥面前扬眉吐气地那一天,一定要好好地羞辱他一番,让他知道自己那么多年来一直欺压鄙夷的弟弟,也能够把他踩在脚下。

可是他现在却说不出来,他只想马上结束这场谈判,因为简隋英那憎恶的眼神,刺得他快要无法呼吸。

他强自镇定下来,慢慢靠在沙发里,淡道:“事情我相信你已经了解得足够详细,那么废话不多说了,我要公司一半的股权。”

简隋英冷冷地看着他,“一半?你真以为你手里握着的筹码,值我公司一半的股权?”

“我手里握着的筹码,可以造成公司几十个亿的亏损和负债,这公司不只是你一个人的,爸爸和你其他亲戚均有一定的股份,我想谁也不希望看到公司陷入这样的危机。”

简隋英目光如炬,“你也知道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怎么过得了亲戚那一关。”

简隋林笑道:“除了爸爸之外,其他人都是你简隋英的亲戚,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来没把我和我妈放在眼里,就算他们赔个倾家荡产,我也只会看笑话而已。至于爸爸……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简隋英微眯起眼睛,冷笑道:“那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如你所愿把公司的一半拱手让给你?就因为害怕公司倒闭?咱俩好歹一起长大,你是不是不够了解我?我简隋英是宁肯背一屁股债也绝对不会让你痛快的人!”他把烟狠狠按在那份文件上,烟头瞬间烧穿了纸张,然后长腿一伸,把茶几踢向简隋林。

简隋林面上地肌肉狠狠抽动了几下。

他知道简隋英确实就是个这样的人,惹急了他,宁肯弄个鱼死网破,也绝对不会让他如愿。

简隋英站了起来,露出一个阴狠地笑容,“简隋林,你以为这点儿风浪就能掀翻我这条大船?你也太嫩了。我简隋英发誓,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撂下狠话之后,简隋英甩门而去。

简隋林全身瘫软地靠在沙发上,出了一身地冷汗。

他回味着简隋英临走前的那句话,不仅抬手捂住了眼睛,吃吃笑了起来,他喃喃道:“我的大哥,你早就让我生不如死了……”

李玉一个人站在走廊的尽头,靠近电梯。

简隋英转过拐角,一打眼就看到了他。他双手插兜,歪着嘴一笑,“李玉,你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李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了句毫不相关地话,“你昨晚跟谁睡得?”

简隋英蹙眉。

李玉瞥见他领口下露出的一小块吻痕,脑仁嗡嗡地疼,“那个小朱?皮皮?阿维?还是别得谁?”

“我简隋英的私生活,真跟你屁关系没有,我只问你,你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李玉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想把简隋英一拳打晕,然后藏起来的冲动。

“让我猜猜吧。那天董事会的时候,那三个平时没一件事能统一意见的人却站在了同一边,是不是你利用我前助理加小情儿的身份,跟他们暗示了什么?”简隋英笑着,越是觉得内里已经血肉模糊,他越是要笑得春风得意,“你跟简隋林早在一年多前就开始算计我,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我的枕边人,让我防不胜防。你们俩可真能耐,把我一步步往圈里儿带……李玉啊,我就不太明白,按说咱俩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好歹还同床共枕了好几个月,你这么不把我当人似的陷害,你究竟是有多稀罕简隋林啊。”简隋英说完这番话,鼻腔久违地感到了一种陌生地酸楚,“你该稀罕他稀罕得恨不得为他去死了吧。”

李玉颤声道:“我不喜欢他,我想要的,是你。”

简隋英就跟听相声似的,只不过让他觉得滑稽的不是演员,而是他自己。

“我?情圣啊你。咱俩都走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装个屁啊。我告诉你,你就是跪下给我磕头,我也不会让你和你的小心肝儿如愿的,我的东西永远是我的东西,我要是保不住了,我宁肯把它摔碎了,也不会让给别人!”

简隋英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觉得心脏就跟一块儿脆冰似的,被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转身的一瞬间,眼眶一片血红,他倨傲地抬起下巴,头也不回地往楼梯间走去。

按照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