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9章

第九十九章

小朱看着李玉,着实发愁。

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很差,私心里根本不想管他。可是现在走廊的温度应该是零下,他想起关于北方冬天各种吓人的故事,什么喝多了在大街上睡着了第二天起来手脚全截肢之类的,越想越严重。尤其人还在他家门口,他再反感李玉,毕竟没有深仇大恨,好像不该那样对人。

尤其,这个人和简隋英有着他不知道的过去。

他把李玉稍微挪开,打开门,打算让简隋英来决定怎么处理。

结果刚开门,一股酒味儿就让他忍不住皱起了鼻子。进屋一看,简隋英歪在沙发上呼呼睡着,完全没有任何行动力了。

小朱看着俩睡死的人,真傻眼了。

他在门口愣了足足两分钟,最后只好无奈地把李玉拖进屋,让他躺在木地板上。

屋子里暖气开得特别大,足有二十六七度,一进门儿都直冒汗,睡哪儿都不会太冷。不过小朱还是从屋里找了两条毯子,把两人分别盖上了。

他给李玉盖毯子的时候,蹲在地上端详着李玉的脸,端详了很久。他想要是他能长这个样子的话……不行,没用的,不管他长成什么样子,他跟简隋英,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他起身开始收拾简隋英弄出来的残局,然后又开始做饭,可惜等他做完饭了简隋英也没醒。

一直到晚上10点多了,李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屋里本来挺干净的,这个声音又突兀又大,把小朱吓了一跳,睡着的两个人,也都有了动静。

看着两个开始哼唧的人都有醒来的趋势,小朱就有些慌了,他就木在旁边,看着简隋英爬了起来。

“操……吵死了……”简隋英脑袋直抽抽着疼,他揉着眼睛起来,就看到小朱站在不远处,担忧地看着他。

“隋英……”小朱给他倒了杯水,“喝点水。”

“什么声音吵死了,关了关了。”

小朱为难地看了看靠近门口那边的地板。

简隋英跟着他的目光扭头,就看到李玉在迷糊中满身摸手机。

“他怎么在这儿?”

小朱说:“他在门口睡着了,我怕冻出毛病来。”

简隋英皱眉道:“扔出去,冻不死。”

小朱看了看李玉,小声道:“你来吧。”

简隋英走到李玉旁边,踹了他一脚,“滚出去,吵死了。”

李玉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看了眼简隋英,眼里有几分迷惑,几分惊喜。他终于摸到电话,但是看了看屏幕,手指就往挂机键上移。

简隋英赶紧弯腰,劈手夺过他的电话,看到是李玄来的,直接就给接了。

李玄的怒骂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说让你跑的!爸妈正生气的!这又跑哪儿去了!”

简隋英道:“他跑来找我了,赶紧把他领回去。”

李玄愣了愣,“简隋英?”随即骂了句脏话,“在哪儿,我去接他。”

简隋英告诉了他地址,让他尽快到。然后才把电话扔给李玉。

李玉从地上爬了起来,环视了一下房间,最后目光落在小朱身上。

小朱看了他一眼,就把头偏过去了。

李玉哑声道:“你这么长时间,一直住在这里?”

简隋英指着门,无言地看着他。

李玉假装没看懂,反而在沙发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把他带来的文件放在茶几上,“简哥,你不看一下吗?对你没有坏处。”

“我不看,我也不要,你和简隋林斗个你死我活,也跟我没关系。”

小朱开口道:“隋英,先吃饭吧。”他本意只是想再次提醒李玉,他们在赶他走,然后这句“隋英”,却让李玉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他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睛看着小朱,“你叫他什么?”

小朱身子抖了抖,不禁低下头看着地面。

李玉腾地站起身,走近他两步,抬高音量,“你刚刚叫他什么?”

简隋英推了他一把,吊着眉毛道:“管你屁事。”

李玉低吼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这么叫他!”李玉嫉妒得想把眼前这个男孩儿掐死。他跟简隋英在一起一年多,简隋英从来没提过,说你别叫我简哥了,叫我的名字吧。从来没有过,他不甘心,这只简隋英花钱包的小鸭子,凭什么能直呼他名字!他凭什么!

他第一次感到无法承受的危机感。

即使他再厌恶小朱,但他从不认为他是一个威胁。可是当听到小朱亲口叫出简隋英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简隋英住在他家,俩人天天朝夕相处,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让他不屑的交易关系,而是……

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简隋英移情别恋的可能,绝对会让他当场失控。

小朱脸色苍白,似乎感到无地自容。

简隋英皱眉道:“李玉,我再说一遍,滚。”

李玉额上青筋鼓动,简隋英的这种态度,更是让他的不安如野草一般疯长,他慢慢收紧了拳头,关节握得咯咯响。

小朱不是个胆子大的人,一见李玉这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心惊胆战。

李玉从牙缝里憋出几个字,“简隋英,你让他这么叫你。”

简隋英心里其实并不觉得这是个多大不了的事情。

他之所以没让李玉叫他名字,多少是因为床上那事儿,在李玉那里讨不着好,他心里有点儿憋闷,李玉叫他一声哥,他还能找回点儿面子。

他对于李玉这样一脸杀气的质问小朱,相当不爽。

简隋英道:“李玉,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让你滚,立刻,现在。”

李玉狠狠瞪着简隋英,一抬脚就把茶几给掀翻了,“我滚了你好和他甜蜜是吗。我他妈不走!简隋英,我哪里比不上他?你今天跟我好,明天换别人,你他妈真不嫌累!”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体直抖,声音的震动敲击着胸腔,他感到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真是可悲,他李玉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的。

简隋英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玉,在他看来李玉也已经不正常了,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小朱咬着嘴唇,心里挣扎了很久,最后,鼓起勇气说,“请你……离开吧,这是我家。”

他越往下说,声音越小。可听在李玉耳里,依然如同响雷一般。

他本来就已经如同火药桶一般,塞得满满的,这话无疑就是给他点了火。

他推开简隋英就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小朱的脖领子,“你说什么?”

小朱吓得脖子都缩了起来。

简隋英皱眉看着俩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悲哀地意识到,他欣赏的,始终是碰上敌手敢甩开膀子扞卫自己东西的男人,而不是小朱这样,遇事只会缩脖子的柔弱小男孩儿。他想要一个他欣赏的伴侣,即使他愿意像个男人一样去保护他,他也不愿意对方真的如同一个女人一样,处处需要他保护。

但他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上去把李玉拉开了,然后狠狠甩了他一耳光,“你是不是犯病了,跑到别人家里来闹。”

李玉哀怨地瞪着他。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门铃响了。

简隋英直觉是李玄。

他没想到李玄来得这么快,刚挂了电话不过二十分钟。

简隋英冲小朱道:“去开门。”

小朱巴不得快点从李玉的魔掌下脱出来,赶紧跑去开门。

他的手碰到门把手的一瞬间,简隋英又加了一句,“然后你进屋吧。”

小朱身形一顿,鼻头有些酸,他“嗯”了一声,打开门,然后扭身进卧室了。

李玄从门外进来,先是冰冷地看了简隋英一眼,然后从容地走到李玉身边,又甩了他一耳光,接着沉声道:“李玉,你嫌自己不够丢人!”

李玉慢慢抬起头,红着眼睛说,“哥,你别管我了,你管不了我,我喜欢他,我连我自己都管不了。”

简隋英闭了闭眼睛,李玉的每一个字,都击打着他的心脏。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