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简隋英并没有睡太久,他心里太多事,眯了一会儿就醒了。

醒来看到身边的李玉时,他愣了一下,似乎才发现这个人在场似的。

这三十几个小时对于他来说太难熬了,他已经忽略了很多东西,包括一直在他身边晃悠的李玉。

看到那辆车冲向李玉时,自己那焦急绝望的心情,突然被他回忆了起来,他心里一阵酸涩。如果现在躺在加护病房里的是李玉,他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他心里一动,忍不住问道:“手怎么样了。”

李玉怔了一下,哑声道:“没事。”

简隋英看了一眼他缠了厚厚绷带的手,闭了闭眼睛,“你和赵妍是怎么说的。”

“我说他本来想撞你,但是反悔了。”李玉想了想,补充道:“她相信了。”

简隋英点了点头,沉声道:“不管怎么样,得谢谢你。”

李玉苦涩道:“我只是不愿意你伤心。”

简隋英躲开他直白地眼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去,“你回去休息吧。”

李玉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在这里陪你,看能帮上……”

“你帮不上什么忙,回去吧,如果他能醒过来,也不会想看到你,我想你也不想看到他。”

李玉嘴唇微微颤抖着,简隋英给予他的这个背影,充满了生硬地拒绝,让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停滞了。

他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简隋英。

简隋英身体僵了僵,但这回他没有推开李玉,他现在分不出力气去和李玉计较。

“简哥,你别赶我走,我不能离开,尤其是现在,我要问清楚。”

“问什么?”

李玉收紧手臂,把脸埋在他脖颈间贪婪地呼吸着,“我要问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是不是还爱我。”

简隋英深深吸了口气,“李玉……”

“别说其他的,我只想知道这个。简哥,你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你承认吧,你还爱我,你为什么不能承认。”李玉的语气中充满了渴望,“我求你了,你承认吧,只要你承认,你让我现在去死都行。”他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对于简隋英的回应,他又期待,又恐惧。

简隋英忍着心痛,艰涩地说,“李玉,我现在没劲儿和你争辩什么了。我爱你又怎么样呢,我又不靠这玩意儿吃饭,没有我又不会缺胳膊少腿儿。我是个生意人,一次赔本儿买卖就够我受的了,我不会再做第二次,就像一个东西我再喜欢,我他妈负担不起,我干脆不要了。李玉,发生这么多事后,咱们没有心平气和地谈过一次,今天在这种不能大声喧哗的地方,我正好跟你说句心里话。”

李玉突然害怕起来,他紧紧搂住简隋英的腰,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他搂着这个人的腰,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懒懒地看着他刮胡子,或者告诉他自己现在的想法。那个时候甜蜜的分分秒秒,他愿意拿一切去换。

简隋英空洞地眼神看着仿佛没有尽头地医院走廊,心如一片死灰,“咱们不可能了,现在不可能,以后也不可能。我不是个大方的人,只要一想到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就觉得我要是原谅你,就是对不起我自己,我这个人最自私,我不能对不起我自己。再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信任了,我不想再把精力浪费在你身上,费心去猜你在想什么,你会不会又害我。俩人在一起,不过图个开心,我再喜欢你,我想到你就一脑门子烦心事儿,我跟你在一起是何苦呢。”

李玉哽咽道:“可我不会再害你,我一定会……”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我也没有义务让你反悔。我这辈子最大的宽容和退让,都给了你李玉,结果你还是辜负我。你要是还对我有点儿感情,你就别再来烦我了。我现在过得挺好的挺顺心的,你别再出现,我的心情就能好点儿。”简隋英说这段话的时候,真有种心在淌血的感觉,可他说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操蛋的事情,昨天那惊险的一幕,还是让他没办法再蒙蔽自己。他就是这么贱,他恨李玉,恨得咬牙切齿,可对他的喜爱,也从来没有停止。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重情义的人,也不知道在李玉身上着了什么魔,能对一个人执着到这种程度。这让他又厌恶,又恐惧。

所以他要离李玉远远儿的,最好永远别见,这样才能避免他再次丢人现眼,沦为别人笑柄的风险。

爱情不是他的必需品,他不能为这个把自己的尊严和生活再次搭进去。

他得承认,他输不起了。

李玉又一次哭了。

他哭得很伤心,即使是埋在他肩膀低低地抽泣,简隋英也能尝到那眼泪里的绝望。

他感受到了简隋英要和他一刀两断的决心,他没有办法再抱着侥幸的心理,期望简隋英能软化,能再转身看看他,能重新回到他身边。

可是这些都是只是他的幻想,他连拿这些幻想安慰自己都已经不能了。

简隋英说得太清楚,不留余地,不给他臆想的空间,不让他自欺欺人。

他们彻底结束了,简隋英表达得不能再明白,态度不能再坚决。

李玉没有办法不哭,他已经被悲伤和痛苦淹没,即使他紧紧抱着这个人,他们的心却远得他无法企及。

他已经彻底失去简隋英了。

他和简隋林明争暗斗,最终致反目成仇,忙活了这么一大圈,落得一身狼藉,却谁也没有得到这个人,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也是上天给他们最大的惩罚。

李玉只有二十一岁,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消解这样巨大的悲伤,只能想个孩子一样无助地抱着简隋英,不再伪装,不再算计,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哭他的感情,哭他的错误,哭他的悔恨,哭他的得失。

简隋英感觉到眼角渐渐湿润,便奋力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花板。

耳边的抽泣声和肩头的湿润,仿佛把他的心都给打透了。

李玉走了,没有再联系他,也没有在医院出现过。

简隋林在昏迷了四天之后醒过来了,开口说得第一句话就是想见简隋英。

简隋英并不感到意外,他放下手头的工作,开车去了医院。

简隋林二次入院,把简东远也打击的住了院,简隋英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接管了已经卖给简隋林的他从前的公司。

事出意外,他已经无暇去抱怨,他只知道作为简家的长房长孙,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越是危难的时候,越需要能肩负起一切的人出头。

家里的事,他还瞒着爷爷和一众亲戚,只有他几个叔叔知道情况。

公司和家里的负担,一下子又落到了简隋英身上。同时兼顾着三个公司的运营,对于简隋英来说,无论是精力上,还是资金上,都有相当大的压力,他忙得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简隋林能顺利醒过来,无疑让他松了口气。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