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又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回到华肯金座,杨昭在车库里停好车,将那条假肢拎回了家。

这还是她第一次拎着一条人腿回家,一路上她也不禁躲着人走。

“居然这么沉……”杨昭拎了一会,觉得胳膊有些酸。“这什么材料啊。”她抬起另外一只手,在腿上敲了敲,声音闷得很,她觉得这假肢材质不怎么样。

回到家,她将假肢立在墙角,放直之后她还较有兴致地站到一旁同自己的腿比量了一下,然后并不意外地发现这假肢比自己的腿长了不少。

比量了一会,杨昭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她透着迷蒙的烟雾,看着那条假腿,半眯的眼睛里,神色不明。

那天晚上,杨昭睡得很不踏实。她做了一个梦,一个断断续续的梦,梦里奇奇怪怪地出现很多东西,她醒过来的时候才凌晨三点多。

杨昭揉了揉头发,在黑暗中坐起身。

华肯金座平日就不吵,夜里更是静到出奇,杨昭迷迷糊糊地坐在空荡的房间中,恍然觉得自己好似处身星空之中一样。

那个司机……

也不知道为什么,杨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陈铭生。

在他们短暂的接触中,留给杨昭印象最深的,是陈铭生的睡颜。

一次是在家里,他给她买完药,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次是在康复中心,他在挂吊瓶的时候睡着了。

还有就是她开车送他回家的时候,他在车上睡着了。

好像这两天里,陈铭生一直在睡觉一样。

“啊……”杨昭在黑暗中轻声道,“也许是话说的太少了……”

那次,杨昭一直坐到了天亮。出奇的是她一点也没觉得疲惫,反而精神充沛。

她在等。

等陈铭生。

杨昭知道陈铭生一定会来找她,他不像是有闲钱再配一副假肢的人,而不带假肢他根本不能出车。

她的确等到了。

不到八点陈铭生就到了。他没有门卡,也不知道楼门的密码,只有托保安联系杨昭。杨昭亲自下楼去接他。

下楼之前,她先把他的假肢收了起来。

“杨小姐……”

陈铭生换了身衣服,上身一件灰蓝的长袖卫衣,下面穿着麻布裤子,右腿的裤腿高高挽了起来,别在腰带里。

对于这个季节来说,陈铭生穿的有点单薄。

杨昭同保安道了谢,对陈铭生说:“上楼吧。”

陈铭生握着拐杖,对杨昭说:“杨小姐,我……”

“叫我杨昭。”

“……”

杨昭穿得很随意,脚上还踩着拖鞋,漆黑的头发顺肩披下,显得脖颈又细又白。

陈铭生微微低着头,跟在杨昭的身后。

进了屋,陈铭生没有往里走。

杨昭回头看他,“进来啊。”

陈铭生说:“我就不进去了,拿了东西就走。”

杨昭抱着手臂看着他,说:“不进来,怎么拿东西。”

陈铭生:“……”

杨昭没再理他,扭头进了卧室,陈铭生站在原地进退不得。

进屋得脱鞋,他脱鞋没有那么简单,得坐到地上才行,可他不想这么直接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杨昭从卧室里出来,她换了一件裙子。这是一条墨绿色的长裙,一直垂到脚踝。样式很简单,可是十分衬托身材。

陈铭生双眸黑漆漆的,他静静地看着杨昭。

杨昭端着一杯水,喝了一口,淡淡说:“怎么了。”

陈铭生的声音沉得发闷:“我不进去了,假肢呢。”

杨昭放下杯子,对陈铭生说:“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你的病还没好,现在不能开车。”

陈铭生皱起眉头。

杨昭接着说:“等你把病养好,我就把假肢还给你。”

陈铭生看着杨昭,半响,低声说:“你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了。”

杨昭说:“随你怎么想。”

陈铭生脸上已然带着些微的怒色。

“假肢呢。”

杨昭:“你要找也得进屋才能找。”

陈铭生:“你到底要怎样?”

杨昭往前走了几步,来到陈铭生面前。

“进来坐。”

陈铭生凝眉看着杨昭,杨昭没有抹化妆品,纯正的素颜。她长的不算美,只是她身上有股独特的气质,冰冰凉凉的,很拿人。

陈铭生握着拐杖,没有动。

杨昭垂眸看了一眼,淡淡道:“不用脱鞋,直接进来就行。”

陈铭生:“东西给我。”

杨昭挑眉看他。

陈铭生脸上线条很硬朗,轮廓清晰。他看着杨昭,说:“东西给我。”

杨昭看着陈铭生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你这人这么倔呢。”

陈铭生:“我不想跟你发火,把东西给我。”

杨昭抱着手臂,后退两步站定。

“不给呢,你打算怎么跟我发火?你打女人么。”

陈铭生忍无可忍,“你是不是有病,你拿条假肢能干什么。”

杨昭:“能等你来。”

陈铭生豁然抬起头。

杨昭不管说什么话都是一副神态,一种腔调。她淡淡地看着陈铭生,说:“进来坐。”

陈铭生忽然不合时宜地想着,如果有一天两个神经病争论一件事的话,肯定是病重的那个赢。

他拄着拐杖进屋,在那条猩红色的沙发上坐下,杨昭转身进了厨房。

陈铭生干巴巴地坐着,他四下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假肢。

当然了,如果主人故意藏起来的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他看到。

又过了一会,杨昭还是没有出来,陈铭生犹豫了一会要不要叫她。要叫的话喊她什么?杨小姐?还是杨昭?

哪个他都不愿意叫,他现在只想拿了假肢快点离开这里。

在陈铭生等的快不耐烦的时候,杨昭从厨房快步走了出来。她盯着陈铭生,后者被她看得莫名其妙。

“怎么了?”

杨昭:“你怎么点火的。”

“什么?”

杨昭手朝后面厨房的方向比划了一下,说:“昨天,你怎么烧的水?为什么火点不着?”

陈铭生:“……”

杨昭:“是不是昨天弄坏了?”

陈铭生对这女人简直无话可说,他一手捞过拐杖,撑着站了起来,两步就迈了过去。杨昭惊讶地发现虽然陈铭生就剩一条腿,可他步子依旧很大。

陈铭生进了厨房,杨昭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我点了好多次了,根本就点不着。也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铭生没说话,走过去在开关上拧了拧。

“是不是打不着?”

“……”

“你等着,我给厂家打电话,还在保修期。”

“你没开煤气阀。”

“嗯?”

陈铭生拿手指头点了点下面的橱柜。

“煤气阀没开,你点什么火。”

“煤气阀?”杨昭皱着眉头,眼睛在疑惑间有些严肃,“在哪?”

陈铭生手指头位置没变,又点了两下。

杨昭绕过他,把橱柜打开,猫着腰往里看。

“哪个是啊?”

陈铭生:“蓝色的,扳横过来。”

杨昭:“看到了。”她起了一下身,把裙摆提起来准备了一下,又猫了下去。重新下去后,裙子依旧铺了一地。

陈铭生叹了口气,拉着杨昭的手臂,给她拽了起来。

“嗯?”

陈铭生:“我来吧。”

杨昭被他拉到一边,陈铭生把拐杖随手一伸,杨昭下意识地接过来。陈铭生单腿蹲下,将手伸到橱柜里,半秒钟的功夫,看都没看一眼就站了起来。

“好了。”

杨昭将拐杖递给他,陈铭生看了她一眼,说:“你点火做什么。”

杨昭:“热牛奶。”

陈铭生忍不住说:“你平时热牛奶么?”

杨昭:“不热。”她把厨台上的奶锅拿起来,举给陈铭生看。“昨天你不是找到一个奶锅么,我早上出去买了牛奶,试一下。”

陈铭生:“……”

杨昭回到厨台前,把一罐牛奶尽数倒到奶锅里,然后又一次开始点火。她在开关上拧来拧去,还是没有点着。

杨昭把橱柜打开,“没扳过来?”

陈铭生在一旁看得无言以对,他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