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杨昭在听见那一声好的时候,轻轻地低下了头。

她回想陈铭生的容貌,想着他淡笑的神情,她觉得那简简单单的一声“好”里,有些让人禁不住松下肩膀的东西。

那车里浓浓的烟味,好像也没有那么呛了。

电话另一边,陈铭生接着说:“地点你定吧。”

杨昭想了想,说:“你现在在哪。”

陈铭生说:“在家。”

杨昭说:“那就去你家附近吧。”

陈铭生停了一会,又说:“你那离我家不近吧,方便么。”

杨昭抿了抿嘴,说:“没事,反正也开车。”

说完,她听见电话那边一声轻轻地笑。杨昭心里一跳,那一日陈铭生垂眉低笑的神情浮现在眼前,她说:“你笑什么。”

陈铭生说:“没什么。”

他的语调很轻松,杨昭皱了皱眉,说:“你笑什么。”

陈铭生又笑了。

杨昭:“……”

“不好意思杨小姐。”陈铭生说,“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觉得……”他说了一半,顿了顿。杨昭问:“觉得什么。”

电话里又静了一会,杨昭看了一眼车窗外。杨锦天的高中位于市中心,车流量很大,十字路口一个绿灯亮起来,大批的车辆行驶过来。

杨昭看着一辆一辆的车开过去,静静地等着陈铭生的回答。

“没什么……”陈铭生低声说。

杨昭把车座往后调了调,仰头躺在上面,又问:“你觉得什么。”

陈铭生轻笑一声,说:“你是不是每次都得问出答案来。”

杨昭看着灰色的车顶,说:“也不都是。”

陈铭生说:“你什么时候到。”

杨昭见陈铭生不回答,也不再追问,她看了一眼表,说:“四十分钟以后吧。”

这时路旁行驶过一辆货车,鸣了一声笛,陈铭生在电话另一边问:“你在外面?”

“恩。”杨昭答了一句,又说:“我在我弟弟的学校。”

陈铭生说:“在哪里。”

杨昭说了地址,陈铭生说:“那离的更远了,要么挑一个折中的地方吧。”

杨昭说:“不用,你等着我就行。”

陈铭生说:“那好。”

两人都无言了片刻,陈铭生开口:“那就这——”

“这是你的号码么。”杨昭打断陈铭生。

“是。”

杨昭说:“你等着我吧,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好。”

杨昭说:“就这样,我挂了。”

她说完就要挂断手机,陈铭生在那边忽然道:“你设导航的时候,直接设置凌空派出所,那条路最近,也正好路过我家门口。”

杨昭没说话。

陈铭生说:“你……你会使导航吧。”

杨昭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会,等会见。”说完,她没再等陈铭生回话,直接挂断。挂断的时候她把手机丢到副驾驶的位置,坐直身体,盯着车上的导航仪,面无表情。

不就是上次定位的时候慢了一点么……杨昭伸出手指,戳了戳导航仪,在上面输入凌空派出所。

导航成功。

“呵,这么简单。”杨昭冷笑一声。笑完又觉得自己太傻,摇了摇头。

她看见被丢在一旁的手机,拿起来,查看通话记录,一串数字安安静静地躺在屏幕最上方,她手指在那串号码上长长地按住,然后在跳出的页面上,选择新建联系人。

输入陈铭生,完成。

杨昭打开通讯录,点C开头的字母,陈铭生排在很后面。杨昭想重新输一个名字,让他排的稍稍靠前一点,但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出来。她不是一个擅长开玩笑的人,她的手机里,所有的联系人都是本名,没有一个昵称。

杨昭想了一会,最后还是放弃。

就这样好了。

她把椅子调回原来的位置,一路跟着导航走。

开到陈铭生家附近的时候,已经快一点半了,她正准备找地方停车,就看见一个小路口里,陈铭生正在路边抽烟。

那个路口很窄,是直接从小区里通出来的,勉勉强强能过一辆车。路口也很深,道路两边是种着杨树。

杨昭看见陈铭生的时候,他还没有注意到她,嘴里叼着一根烟,正看着路边发呆。陈铭生穿了一件白T恤,衣尾别进裤子里,外面套了一件浅灰的外套。

杨昭再一次觉得,陈铭生的身材,真的是很不错。

当然了,抛开那条腿不算的话。

杨昭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陈铭生的那条腿上。右腿的裤腿并没有改过,陈铭生只是把裤腿折叠起来,最后塞进背后的腰带里。他的一支拐杖就在身边,胳膊半搭在上面,不时弯过手肘,取下嘴里的烟,轻弹烟灰。

他站得很稳。

杨昭觉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地被陈铭生的那条腿吸引,那份缺失让他看起来很脆弱。但杨昭知道,他并不是脆弱的人,他与这个词半点关系都没有。

这种极致的矛盾落在杨昭的眼里,就成了一种难言的性感……

没错,性感。

陈铭生很快注意到杨昭的车,他掐灭烟,站直身体看着她。

杨昭在路口把车调头,开到陈铭生身边。

她按下车窗。

“你怎么在外面等。”

陈铭生低头,看着杨昭笑了笑,低声说:“你开车可真够慢的。”

杨昭又一皱眉,“慢?”她看了一眼表,一点半。她从车里往外看,“你觉得慢么?”她看着陈铭生,一脸严谨地说:“我是从市中心过来的。”

陈铭生看着杨昭认真地跟自己说明实验中学的地址,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路边的树坑。

杨昭解释完,对陈铭生说:“上车吧。”

“嗯。”陈铭生打开后座门,杨昭说,“坐前面吧。”陈铭生抬头,杨昭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他点了点头,把拐杖放进去,然后打开前面的车门,扶着车跳了一下,坐进车里。

杨昭说:“去哪吃饭。”

陈铭生说:“你想吃什么。”

杨昭说:“随意。”

陈铭生想了想,说:“你找个想吃的吧,这顿我请,算是谢谢你那天的帮忙。”他说的是杨昭陪他去康复中心的那天。

杨昭没有拒绝,转头问陈铭生:“你饿么?”

陈铭生一愣,然后好像反应了一会,点点头,说:“饿。”

杨昭说:“那就找个就近的地方吧。”

“好。”

说完,陈铭生以为杨昭要开车了,但他等了一会也不见车动,他看了杨昭一眼,发现杨昭也在看着他。

“怎么了?”

杨昭说:“安全带。”

陈铭生:“……”

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地系好安全带,杨昭才开车。

陈铭生住的这里算是比较偏的地界了,没有什么像样的餐厅。杨昭也没在乎,她在路边找了家家常菜馆,问陈铭生:“这里行么。”

陈铭生有点意外。

他认识杨昭也没几天,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外,杨昭给他的第一感觉是个有钱人。

看车就知道了,捷豹XJ,5.0L手自一体,少说也得两百万——虽然被她开得有点憋屈了。

还有他当初避雨的偌大公寓。陈铭生不怎么熟悉牌子,但他也看得出杨昭穿的衣服虽然样式简单,但绝不是普通的地摊货。

总之,杨昭里里外外看起来都不像是能进十几平的“二姐饺子馆”里吃午饭的人。

杨昭是觉得这一片她完全不熟悉,根本不知道到哪找餐馆。而且陈铭生刚刚说饿了,她不想多耗时间。这间饺子馆门口停了好几辆出租车,店里也很热闹,她就选了这里。

杨昭停好车,陈铭生从车后座拿了拐杖,撑着进了店。

刚好还有一处空桌,正好两个人面对面坐。

店里地方小,客人坐的又随意,陈铭生绕了几个人才到座位上。他少了一条腿,十分惹人注意,屋子里的人有意无意地都瞄了过来。

陈铭生没在意,杨昭也没在意。她趁着服务员拿菜单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周围,对陈铭生说:“这里好像有很多出租车司机。”

陈铭生点点头,说:“这家店便宜,位置也比较好,中午有不少司机来吃饭。”

杨昭说:“你也来过?”

陈铭生说:“吃过。”

杨昭想象了一下,然后说:“也是中午跟着大家一起来?”

陈铭生随手解开领口的一颗扣子,活动了一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