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陈铭生在床上低头抽烟。

他懒得看表,也大概知道自己这样坐了一个多小时了。他的右腿有些不舒服,可他并不想动。

陈铭生的手边,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横七竖八地插了十几个烟头。

他的一只手里,拿着手机。他把手机打开,看着最后一条通话记录——持续时间三十四秒。

他又抽了一口烟。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在手机响起的一瞬,他不能否认自己的心也跟着猛烈跳动了一下。他看向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来电联系人是宋辉。

陈铭生把烟夹在手里,接通电话。

“喂。”

“喂,生哥,我宋辉。”

“嗯,有事么。”陈铭生淡淡地应了一声。

“啊,是这样的……”宋辉嗯了几声,说,“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陈铭生说:“怎么突然要吃饭。”

宋辉在那边笑着说:“最近几次都是你请的,也给兄弟个表现机会啊。”

陈铭生淡笑一声,说:“不用麻烦了。”

宋辉说:“生哥,你最近看着很累啊。”

陈铭生说:“是么。”

“正好出来散散心呗。”宋辉说,“小晴也来,她还要跟你说点其他事情。”

陈铭生一怔,“什么事?”

宋辉支支吾吾,说:“手机里也说不清楚,晚上出来吃饭吧。”

陈铭生还是有些犹豫。

宋辉又说:“小晴说,好像是跟嫂子有关。”

陈铭生拿着手机的手微微一紧,“什么?”

“哎呀,总之你出来吧。”宋辉说,“晚上八点,怎么样。”

陈铭生顿了一会,说:“……在哪里。”

宋辉说:“在你家附近的乐天大排档吧,离你那还近一点。”

陈铭生抽了口烟,说:“好。”

杨昭一直坐在卧室的床上,直到薛淼敲门进来。

“哦,小昭,我还以为你在洗澡,原来你躲在屋子里。”薛淼进屋,他还是第一次进杨昭的卧室,好奇地看来看去。

杨昭坐在床上抽烟,头都没有回。

薛淼来到杨昭面前,强壮的身体挡住杨昭的视线。

杨昭在一片黑影中抬起头,说:“你哪天走。”

薛淼神情一苦,说:“你该不是在赶我吧……”

“没。”杨昭说,“我只是问一问。”

薛淼说:“过几天北京有个交易会,我要去参加。”

杨昭点点头。

薛淼看着她,说:“太阳都快落山了,你饿了没有。”

杨昭一点食欲都没有,摇摇头,说:“不饿。”

薛淼一手捂着自己的胃,说:“可我饿了……”

杨昭把剩下的烟掐掉,说:“你想吃什么?”

薛淼说:“我对这里并不熟悉,这里是你的家乡,你来想地方。”

杨昭看他,说:“带你去哪你都吃?”

薛淼乖乖地点头,说:“去哪都吃。”

杨昭说:“那好,再休息一下,等会我带你去吃饭。”

薛淼低头看着杨昭,他看见杨昭黑色的头顶,看见她额头的一角。薛淼走过去,抬起手,轻轻托起杨昭的下颌。

杨昭看着他,薛淼低声说:“小昭,你看起来很疲惫。”

杨昭转了下头,离开薛淼的手,她说:“没什么。”

薛淼说:“给我根烟怎么样。”

杨昭疑惑地转过头,看着他,说:“你不是不抽烟么。”

薛淼笑笑,说:“我闻闻。”

杨昭把烟盒给他。薛淼拿过来,从里面抽出一根,在修长的手指间翻来覆去地转了转,又放到鼻子边问了问。

他说:“小昭,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么。”

杨昭淡淡地说:“在加州的一次艺术家聚会上。”

薛淼笑了笑,两指夹着烟,快速地晃了晃,说:“你记错了时间,以为聚会是第二天。结果那天你赶来之前,刚好抽了很多烟,你来不及换衣服,为了盖住烟味,就喷了很多香水。”

杨昭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窘迫,那时她还只是个在读的研究生,在艺术圈完全是个新人。

她轻笑一声,说:“是啊。”

薛淼撇撇嘴,有些调皮地说道:“与你的谈话简直熏没了我半条命。”

杨昭看他一眼,薛淼说:“还好我看过你的作品,不然一定会错过了。”

杨昭轻松地哼笑一声,再看他,发现薛淼依旧静静地看着自己。

他又说了一遍:“还好……”

杨昭轻轻垂下眉眼。

薛淼说:“有时我总会觉得,你似乎还是当年那个有些冷漠、也有些单纯的孩子。”

杨昭安静地低着头。

薛淼低声说:“但是我知道,你不是这么天真的人。小昭,我并不是看不起那个男人,我只是因为女主角是你,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杨昭说不出话。

她偶尔抬眼,看见薛淼的表情,又忍不住低下头。真的就像他所说的,她就像一个没有毕业的小学生一样,在老师的注视下,无处遁逃。

而老师需要的答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想起陈铭生,想到他的容貌,想到他的吻,最后想到他缺失的那条腿……或许理由她自己隐约清楚,但那答案藏似乎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她不能马上给出。

薛淼见杨昭不说话,也不再逼她。他把那根烟放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把烟盒还给杨昭,说:“我去收拾一下,我们等下去吃饭。”

杨昭低低地嗯了一声。

薛淼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对了。”他扶着门把手,转过头又对杨昭说:“我还要再跟你说一句——”

杨昭转过头,薛淼在不远处看着她,说:“那些让你觉得疲惫和不愉快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其他,都不要接触。”薛淼说着,眨了眨眼,说:“你有这个权利,对自己好一点。”

杨昭轻笑一声,说:“谢谢。”

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杨昭开了自己的车。薛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问她:“那么,咱们去吃点什么。”

杨昭精神专注地看着后视镜,说:“你不是说吃什么都可以么。”

薛淼说:“没错,都可以,你想带我去哪。”

杨昭把车开出小区,说:“去我喜欢的地方。”

晚上八点的时候,陈铭生准时来到乐天大排档,宋辉和蒋晴已经到了。

陈铭生撑着拐杖过去,他们选了一桌在外面的桌子,宋辉招呼陈铭生,“生哥,坐这。”

陈铭生把拐杖放到一边,说:“你们等久了么。”

蒋晴在一边摇头,说:“没没,咱们也是刚刚到的。”

陈铭生点点头。

宋辉叫来服务员,点了菜,又叫了几瓶啤酒。

“生哥,前几次都是你请客,这次我们请你,来,喝酒喝酒。”宋辉给陈铭生倒了一杯酒,陈铭生手扶着杯子,低声说:“你也帮了我很多忙,不用这么客气。”

宋辉笑着说:“是啊,咱们都是兄弟,客气啥。”

陈铭生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

他们喝酒的时候,蒋晴在一边给宋辉夹菜,说:“你们俩慢点喝,又没人抢。”

宋辉笑道:“你不懂,男人喝酒就得大口大口喝,娘炮才小口抿着喝呢。”

蒋晴小声哼笑,又给陈铭生夹了一只扇贝,说:“生哥,你也吃东西。”

陈铭生点头,说:“谢谢。”

蒋晴摇头,“不谢不谢。”

很快,五瓶啤酒都喝完了,宋辉的脸有些红,拍着陈铭生的肩膀,叫来服务员,又点了几瓶酒。

陈铭生说:“差不多就喝到这吧,你等会还的回去呢,别太醉了。”

“没事,没事。”宋辉打了个酒嗝,说:“我就是喝酒有点上头,没醉。”

陈铭生低着头,然后抬眼看宋辉,说:“你今天说,有关于杨昭的事……”

宋辉手一顿,然后皱了皱眉头,摆手说:“她啊……”

陈铭生说:“她怎么了。”

宋辉深吸一口气,因为喝酒的缘故,他的眼珠里带着血丝。

“生哥,我问你,咱们是兄弟不。”

陈铭生看着宋辉喘着粗气的脸,点点头,说:“……是。”

“对!咱们是兄弟,所以我是为了你好!”宋辉拿手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方向,说:“兄弟劝你,跟那女的断了!”

陈铭生一愣,然后笑了笑,说:“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