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陈铭生足足顿了十秒钟,才开口,说:“……旅游?”

杨昭说:“是啊。”

陈铭生说:“去哪?”

杨昭说:“你想去哪?”

今晚的剧情演变的太快,陈铭生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杨昭的思路。他说:“我都可以,你想去哪?”

杨昭想了想,说:“不知道。”

陈铭生:“……”

这么站了一会,杨昭觉得有些冷了。她下来的时候太急,没有穿外套,现在被风吹了十分钟,刚冲下来的热乎气散光,开始哆嗦起来。

陈铭生看出她冷了,说:“上车里坐一会吧。”

杨昭点点头。

陈铭生把车门打开,杨昭跟他说:“我们坐后面。”

“好。”

他们两人一起坐进车后座,车里也不暖和,但至少挡住了风。陈铭生把外套脱了,递给杨昭,“有点冷了吧,你穿这个。”

杨昭拿过外套,说:“你不冷么。”

陈铭生摇摇头,“不冷。”

杨昭把陈铭生外套披上。这衣服穿在陈铭生身上刚刚好好,但穿在杨昭身上就大了整整两圈,两边肩膀都垂了下去。

衣服上还带着陈铭生身上的热气,杨昭微微低下头,嗅到衣口位置淡淡的味道。

有些像烟草,也有些像肥皂,很特别的味道。

陈铭生问她:“你怎么突然想旅游了。”

杨昭说:“很突然么。”

“……”陈铭生无言。

说完了杨昭自己也笑了,说:“是有点突然。”她靠在车座背上,说:“我的假期还剩一个月,我想跟你一起出去,你抽得出时间么。”

陈铭生说:“可以。”

杨昭静了一会,然后转过头看着陈铭生,说:“是真的可以?”

陈铭生:“嗯。”

杨昭说:“给我一根烟。”

陈铭生说:“就在衣服里。”

杨昭抬手,在黑色的外套里摸来摸去,最后在里怀摸到了烟盒,还有一只打火机。她拿了一根烟,放在嘴里,然后点着打火机。

火光亮起来的一瞬,陈铭生微微侧过头,看见杨昭淡淡的眉目在火光的映照中,熠熠发光。

一亮一灭,杨昭轻吸了一口烟。

她说:“陈铭生,如果去旅游的话,钱我来拿。”

陈铭生一直在看着她,听见她这么说,他低声说:“不用。”

杨昭说:“你最近都没好好上班吧。”

陈铭生说:“没关系。”

杨昭两指掐着烟,在手里捏了捏,然后转过头看着陈铭生,说:“你不用在钱的事情上犯愁。”

陈铭生笑了笑,声音低沉地调侃道:“怎么,你要包养我么。”

杨昭也笑了,说:“你愿意让我养么。”

杨昭的笑隐于烟头微弱的火星后,平平淡淡,却又如此真实。陈铭生抬手,轻轻揉了揉杨昭的头发,低声说:“我不用女人的钱,你想去哪里告诉我,不用担心。”

杨昭看着他,半晌,轻笑一声。

陈铭生说:“怎么了。”

“你知道么,我想起了之前。”杨昭说,“你来我家,我请你进门,你说什么都不进。”

陈铭生挑了挑眉,说:“你那是请么?”

杨昭淡淡地看着他。

陈铭生说:“……就算是请吧。”

杨昭说:“那个时候,你也这么倔。”

陈铭生轻声说:“是么。”

想起那日,他们一同静默了片刻。

杨昭一根烟抽了大半,对陈铭生说:“你安排一下时间吧。”

陈铭生说:“你要什么时候出去。”

杨昭放下烟,想了想,说:“我得把我弟弟安排好,我还有些不放心他。”

陈铭生说:“那你如果定下时间了,就通知我。”

杨昭看了看他,说:“嗯,明后天我可能不去找你,你好好上班。”

陈铭生哭笑不得,“好。”

杨昭把烟头掐灭,说:“那我先上去了。”

她转过头,看见陈铭生看着他的目光,杨昭忽然觉得,有些不想走。她拉过陈铭生的胳膊,在黑暗中,亲吻他的嘴唇。

陈铭生抱着她的背,回应她的吻。

他们分开的一刻,陈铭生告诉杨昭,“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杨昭松开他的手,把外套还给他,然后下车离开。

回到家,杨昭轻轻打开门,客厅依旧鸦雀无声,薛淼和杨锦天都睡得很熟。

杨昭回到屋子,来到窗户边往外看,楼下陈铭生似乎是在等着她,等看到了人影,陈铭生冲她摆了摆手,杨昭轻笑一声,看着他的身影没入出租车离开。

已经是后半夜了,可杨昭依旧没有困意。她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上网搜索旅游去处。

杨昭很少旅游,除了必要的考察,她几乎不会主动去风景名胜玩。她打了个关键字“旅游景点”,结果刷出来的东西眼花缭乱,杨昭皱了皱眉,大致扫了一眼。

她想起刚刚陈铭生说的话。

【我不用女人的钱。】

杨昭在黑黑的屋子里,忽然低声笑了一下。

这个男人有时固执得可怕。

杨昭又搜索了一会,觉得有些累了。最后她点进一个旅行社的网站,在国内游那一栏里,第一条显示山西六日特价团。

杨昭想了想,山西……

三点半,杨昭终于困了,她关了电脑回到屋里睡觉。

栽倒在床上的前一刻,她脑海里还是迷迷糊糊的。

第二天清早,杨昭起床送杨锦天上学,薛淼在吃早餐的时候告诉杨昭,他下午的飞机,要去北京参加拍卖会。杨昭点点头,说:“你走的时候直接带上门就行。”

在送杨锦天上学的路上,杨锦天跟杨昭说:“姐,我觉得我还是回学校住校吧,这样上学放学要在路上走两个小时,太麻烦了。”

杨昭手一顿,她确实需要几天空闲。

“为什么要回学校住。”

杨锦天说:“都说了太浪费时间。”

杨昭没有说话。

杨锦天说:“你是不是不信我了啊。”

杨昭说:“我没有不信你,只不过前车之鉴,小天,你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杨锦天坐在车后座上,低声自己嘟囔,说:“我都知道努力了……你还不满意。”

杨昭没有说话。

在快到学校的时候,杨昭在一个路口把车停下了。

杨锦天有点奇怪,说:“还没到呢。”

杨昭说:“我知道。”

杨锦天说:“那怎么停车了。”

杨昭没有转头,她手扶着方向盘,看着车窗前一辆一辆开过去的车,静静地说:“小天,你为什么学习。”

杨锦天愣了,为什么学习?他啊了一声,说:“为了、为了高考考好?”

杨昭把车熄火,点了一根烟,淡淡地说:“小天,人学习是为了自己。你现在或许觉得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像一片天一样。但走到后面你就会发现,高考真的只是你的一个经历而已,过去也就过去了。但你学的每一个字,看过的每一本书,它们都会垫在你的脚下,把你越抬越高。到时候你就会慢慢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很大,小天,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也有很多精彩的人。”

杨昭缓缓吐出一口烟,“站在高处,你可以选择向下看。但是在低处,你别无选择。”

那迷蒙的烟雾,混杂着清早浓浓的日光,晃得杨锦天有些睁不开眼。杨昭的身影在这浓稠的光芒中,显得轻松又慵懒。就好像是一个前辈,在午后的闲暇时间,偶尔兴起,对晚辈说一些自己的感悟。

你听,或者不听,她都不会太过在意。

那道影子,和那一番话,牢牢地印在了杨锦天的脑海中。他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

杨昭抽完了一根烟,重新发动汽车。

“你可以回学校住,正好过几天我要出门。”

杨锦天随口问道:“去哪?”

杨昭脑袋一顿,然后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天晚上临睡觉前看到的地方,说:“山西。”

杨锦天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送完了杨锦天,杨昭给陈铭生打了个电话。

“喂?”

“陈铭生,你在上班么?”

“嗯。”

杨昭听见计价器的报数,过了几秒,又听见关门的声音。然后陈铭生说:“好了,怎么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