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那天晚上,杨锦天留了下来,杨昭和薛淼回去华肯金座。

从他们离开杨昭父母的住处起,到回到公寓洗漱睡觉,一句话都没有。

起初薛淼试图说些什么,让杨昭分分心,高兴一点,可杨昭一直都是一个表情。只有最后进屋之前,杨昭对薛淼说一句话——

“明天早上我要出去,你自己叫外卖吧。”

薛淼问了一句去哪,杨昭没有回答,直接关上了门。

薛淼知道杨昭现在的状态不会告诉他什么,所以他也没有追问。

第二天一早,他直接在客厅里等。

杨昭七点多的时候,从卧室里走出来,那时她已经收拾妥当,穿戴整齐。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薛淼,淡淡地说:“早。”

薛淼指了指桌子。

杨昭看过去,桌上摆着早餐。

薛淼准备的早餐都是西式的,鲜奶、麦片、通粉、火腿、煎蛋,还有水果沙拉。装摆在一个盘子里,摆放精致。

杨昭看了一眼,说:“我没有胃口。”

薛淼平和地说:“没有胃口也要吃饭。”

杨昭看向薛淼,薛淼脱了西装后,似乎身上那股子凌厉气势也少了许多,他穿着宽大的家居服,淡淡地看着杨昭,杨昭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关心。

杨昭坐到餐桌前,一口一口地吃着餐盘里的早餐。

她吃完后,漱了一下口,然后走到玄关口,对薛淼说:“我出去一趟。”

薛淼说:“什么时候回来。”

杨昭说:“中午吧。”

薛淼点点头,并没有问她要去哪,杨昭走后,薛淼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端起桌上的餐盘,拿到厨房收拾了。

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

抬眼看去,宽敞的客厅整整齐齐,杨昭生活很规律,也很整洁,这间公寓的物品摆放,永远规规矩矩。

薛淼看了一圈之后,又打了个哈欠。他打哈欠之时,余光看见自己穿着的衣服,轻松妥帖,柔软异常。

就在这个瞬间,他忽然感觉到由心底蔓延出来的,舒缓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有些留恋这样的感觉。

薛淼走进书房,打算找本书打发一下时间。可他一进去,来不及看向书柜,目光就再一次被那幅画吸引了。

画,完成一半了。

那色调更深、更沉、更浓郁了。

杨昭出门后,开着车直接去了最近的移动营业厅。营业厅刚刚开门,里面没有多少人,因为时间太早,营业厅只开了一个窗口,现在窗口前,有两个老人在咨询事情。

杨昭排在后面等。

她觉得自己的心口有点发紧。她忍不住到门口抽了根烟,后面又有一对小夫妻排到前面。

烟草吸进肺腑,她终于感觉能松一口气了。

有人进到营业厅里,路过杨昭的时候,无意间瞄了一眼。杨昭出门并没有化妆,头发也只是梳理了一下,散开着。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修身长裙,披着一条围巾。她的皮肤很白,发丝又很黑。清清冷冷地站在台阶上抽烟,冷风一吹,发丝和白烟一同飘荡。

杨昭的右手抱在胸前,垫着拿烟的左手。她右手里握着一部手机,紧紧握着。

杨昭看着街道上来来回回的汽车,心里想着,本来不用紧张的。

如果她到的时候,营业厅里没有其他人,她下车、上台阶、推开门、坐下。如果这一系列的事情连续地发生,她本是不用紧张的。

可在这串事情中间,偏偏加进一个等待。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杨昭吐出最后一口烟,平淡地对自己说,“给个痛快的好不好。”

她把烟掐灭,进到营业厅。

那堆办理宽带业务的小夫妻正好咨询完了,杨昭坐到营业员面前。

营业员是个小姑娘,她看了一眼杨昭,问道:“小姐,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杨昭说:“你好,我能查一下,手机号码的通讯记录么。”

营业员说:“可以的小姐,请问你要查哪个号码。”

杨昭说:“我之前手机丢了,可能有些电话没有收到,能查到么。”

营业员说:“可以查,小姐请问您的身份证带了么。”

“带了。”杨昭翻开包,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掏出身份证。在递给营业员的时候,营业员抬头看了她一眼,杨昭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小姐手机号码请报给我。”

杨昭低声说了一串号码,营业员说:“好的请稍等。”

营业员受过培训,声音又轻又温柔,营业员核实了证件之后,把身份证还给杨昭,杨昭手拿着身份证,一直维持着那样的姿势,手没有伸出去,也没有收回来。

她微微低着头,看着手肘下面黑色的大理石平台,干净光滑,又散着丝丝的凉意。

杨昭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很快,或许很慢,她的视线集中在那块大理石上,看着里面透出的星星点点的纹理,久了,就像是在凝视夜空一样,她似乎入迷了。

“小姐,查好了。”营业员开口了。

杨昭的视线缓缓移动,看向那个小姑娘。

“需要打印出来么。”

杨昭的声音很低,又有些微微的颤抖。

“有很多么……”

营业员看着电脑上的记录,点点头说:“啊,大部分都是重复的,有一个电话打了好几十遍呢。”

杨昭的心猛然间剧烈地跳动。

她的嗓子一点一点地缩紧,杨昭觉得自己的声音说不出的纠结。她向营业员又报了一串号码,然后问她:“是这个号码么。”

营业员摇头,“不是啊,是这个。”她热心地把屏幕转过来,把排在最上面的一串号码。

杨昭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营业员问:“小姐请问你需要把记录打印出来吗?”

杨昭回过神,对营业员点了点头,“需要,麻烦你了。”

营业员说:“我们这打印记录的话要两元钱。”

“好的。”杨昭深吸一口气,在钱包里翻零钱。她翻到一半,手忽然停住,抬头问营业员,“请问……这个号码是哪里的。”

营业员说:“请稍等,我帮您查一下号码归属地。”

营业员的业务素养很高,手指头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杨昭还没等看出什么个数,她已经开口了。

“小姐,这是云南昆明的号码。”

“昆明?”

“对的。请您稍等,我把打印好的记录给您。”

营业员去拿记录,杨昭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没一会,营业员就把一章薄薄的纸张拿过来,递给杨昭。

“给,小姐。”

“谢谢……”

“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杨昭看着纸上的号码,一动不动。

“小姐?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杨昭回过神,连忙摇摇头,说:“不,不需要什么了,谢谢。”

“那请您为我的服务质量打个分。”营业员笑着指了指大理石台上放着的小小打分器,杨昭看了一眼,随手按了个满意。

杨昭给接下来的人让了位置,排在她后面的是一个年轻人。

杨昭站起身,拿着自己的东西来到一边。营业厅里的人依旧不多,她慢慢走到一面墙边。墙壁光滑冰冷,反射出杨昭的轮廓。

她看着那串号码,心里隐约知道了一个答案。最紧张的一段时间过去,她现在胸口松了气,却也不放松,依旧带着刚刚胀紧时的刺疼。

杨昭拿出手机,站了足足一分钟。

她身后的营业厅里,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一个中年女人进来,看似有些着急,直奔服务台。她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一下一下,敲出响亮的声音。

手机屏幕上,早已经显示好了十一位数字。

又站了一会,杨昭终于按下通话键。

隔了几秒钟,忙音声传来。

一声、两声……

在响到第三声的时候,电话被挂断了。

杨昭放下手机,看了看屏幕。她的手重新悬在通话键上面,却再也按不下去了。

杨昭背靠在冰凉的墙上,抬头看着高高的天棚,不知该想写什么。

如果刚刚拨打电话的时候,她依旧有一丝紧张的话,那她现在,就已经完全脱了力气。

墙壁的寒意透过围巾,透过衣服,渗进体内。杨昭的头轻轻靠在墙上,看着面前人来人往,心里茫茫一片。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