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老徐说:“那我就先挂了,你精神集中一点,别出什么岔子。”

老徐挂断前一秒,陈铭生叫住了他,“你等一下。”

“怎么?”

陈铭生坐在床上,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昆明的夜色很美。

他没有马上说话,老徐也不急,他们认识多年,虽然是两个大老爷们,但也在冥冥中培养出一种默契的感情来。

老徐知道陈铭生在思考。

过了大概半分钟,陈铭生开口,说:“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把这个人查出来。”陈铭生点了一根烟,又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你们查仔细点,拿刘伟这事吓唬吓唬,最好能逼着换个地方。”陈铭生顿了顿,眉头轻轻一皱,说:“不,暂时一定要逼着这人换地方,还有,这个手机号码必须要停掉。”

老徐反应了一下,说:“你怕他回来?”

陈铭生抽了口烟,淡淡地说:“不管死活,做个打算也好。”

老徐严肃地说:“我明白了,你放心好了。”

一连半个月,刘伟都没有什么消息。

就在大伙都认为这个人葬身图门江的时候,他回来了。

那天,白吉叫了几个人,在酒楼里吃饭。

陈铭生注意到,白吉的眼眶深沉,泛着一股诡异的青黑。在餐桌上,他的话也很少,脸色阴霾。

陈铭生知道,白吉这次损失惨重。

时间往回推两年,那算是白吉混到巅峰的时刻,扳倒了一直杵在他前面多年的虎哥。接二连三倒了一批人,白吉算是混出头了。

可他运势着实不好,上位以后,好几次大型交易都失败了。

最严重的那次,就是陈铭生腿出事的那次。那次连白吉自己都差点搭进去。

这回刘伟又搞砸了,白吉的心情可想而知。

大家在餐桌上都极尽小心,不敢多说一句话。

多说多错。

吃饭吃到一半,吴建山接了个电话,他刚一接通,脸色马上就变了。

“我操!你他妈躲哪去了!?”

他骂人的话一出口,全桌人的眼光都看了过去,陈铭生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白吉,白吉的目光透过镜框,僵直地盯着吴建山。

吴建山低声紧说了几句,然后抬头,对白吉说:“白哥,刘……刘伟他跑回来了。”

白吉忽然笑了,他脸皮木然,笑得时候就像蜡像一样,十分瘆人。

他轻声细语地对吴建山说:“既然回来了,就来一起吃饭啊。”

吴建山不敢多看白吉,转头对刘伟说了几句话,然后挂断电话。

餐桌上的气氛紧张起来,白吉看着一桌子不动的人,抬起筷子比划了一下,说:“都干什么呢,来来来,吃火锅。”

没过多一会,刘伟就来了。

看这时间,他应该是早早就来世纪大酒楼门口蹲着了。

他进来的时候,陈铭生差点没认出来他。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这刘伟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大致扫了一眼,刘伟至少瘦了十斤,脸色青黑,都脱相了,腮帮子干瘪,眼睛鼓鼓的,满是血丝,看着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瘾君子一样。

他弓着腰,小心翼翼地进屋,来到白吉面前,叫了声:“白……白哥。”

白吉坐在凳子上,侧过身,朝他招了招手,刘伟像条狗一样,往那走了几步。

“白哥,我——”在他走到离白吉两步远的时候,白吉忽然从桌子边上的酒箱里抽出一瓶啤酒,一句话都没有,照着刘伟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酒瓶砸碎,刘伟满身都是洒出来的啤酒。他被砸得有些懵了,重心不稳,坐到地上。刚好坐到砸碎的酒瓶子碴上,手掌大腿都出了血。

可刘伟并没有在意,他倒地之后马上爬了起来,跪着来到白吉跟前,神色都癫狂了。

“白哥……白哥!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有警察,我,没想到……”

白吉站起来,手掐着刘伟的下颌,他的声音依旧很轻。

“我不管你想没想到。”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比划在刘伟面前。

“我的钱呢,嗯?”白吉提及钱,似乎眼神更凶狠了,“我的钱呢——!?钱呢——??!”

刘伟哆哆嗦嗦,字不成字,句不成句。“白……白哥,我……我真的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会有警察,我……”

白吉对刘伟的求饶姿态视若不见,照着他肩膀的地方狠踹了几脚

刘伟被踹倒在碎玻璃上,背上也划破伤口,血流倒地上,抹除道道的血痕。

刘伟是真害怕了,他跪着拉着白吉的腿,哆哆嗦嗦的说:“白哥…….白哥你再给我次机会你再给我——”

“我给你妈逼——!”刘伟脸色蜡白,白吉一边骂,一边又抽了一个酒瓶子,狠砸在刘伟的脑袋上。

刘伟的头上流下血珠,他昏昏糊糊之际,人也癫狂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我他妈怎么知道为什么有警察——!?我操!”他大声吼叫,桌上一个人站起身,到门口望风。

“我不知道——!我操他妈的——我——”刘伟语无伦次地骂着,忽然,他透过两个人之间的缝隙,看到陈铭生,刘伟一瞬间停住了。

然后,他本来浑浊的眼神慢慢清晰了,他抬起一只手,那只手因为激动,止不住地打颤。

“他……他他——”刘伟紧紧拉住白吉的腿,说:“白哥,是他——他!”

白吉转头看了一眼,陈铭生就坐在他的左手边。

刘伟回想起当天的情形,声音也变大了。

“一定是他告诉警察的,一定是他!白哥——!”刘伟说得激动,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盯着陈铭生,说:“你不是看我不顺眼么,你不是不想我好么……你他妈的阴我……我操/你妈——你他妈的阴我——!!”

刘伟的恨意让他整张脸都变得狰狞了,他的眼里只剩下陈铭生。他忽然从地上抓起一片碎玻璃片,锋利的边刃让他满是是鲜血,可他毫不在乎,他大吼一声,朝陈铭生就冲了过去——!!

“谁他妈让你动了!”

还没等刘伟往前走两步,坐在桌子边上,离他最近的男的就站了起来,给他一脚踹了回去。

这一脚威力不小,刘伟抱着肚子跪在地上。

白吉摆摆手,那个男人又坐会原位。

白吉蹲在刘伟身边,说:“你想说什么?”

刘伟嗫喏道:“是他……白哥,是他……”

桌上的人都看向陈铭生,陈铭生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只有白吉,他蹲在刘伟面前,没看陈铭生。

“是他什么?”白吉说。

刘伟说:“我去过……我在出货前,去过他那里……”

白吉说:“去他那干什么。”

刘伟停顿了一会,说:“他,他把我麻将厅抢了,我去,我去找他要……”

白吉说:“然后呢。”

刘伟说:“我喝醉了……白哥,他给我灌醉了,他肯定是在我脑袋迷糊的时候套出话了——!

肯定是他,白哥……白哥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白哥……白哥……”

白吉缓缓站起身,转过头,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慢慢定格在陈铭生身上。

他说:“阿名,你有什么想说的。”

陈铭生低沉着声音,说:“他在胡说。”

白吉往前走了几步,来到陈铭生身后,他弯下腰,在陈铭生的耳边,轻声说:“是不是你。”

陈铭生坚定地说:“不是我。”

他说完,忽然感觉脖子上一股大力,他不及防备,被白吉狠劲地按在桌子上。他的脸磕在装佐料的盘子里,右侧的颧骨在剧痛之后,开始慢慢发麻。

他不敢还手,任由白吉按着。

白吉低下头,又问了一遍,“是不是你?”

陈铭生深吸一口气,语气平稳地说:“不是。那天他来棋牌室找茬,我现在这样,动手肯定不占便宜,我不想惹麻烦,就叫人搬来啤酒,想他喝醉了就没事了。”

“是他灌我——!”刘伟在桌子另一端大喊,“白哥,我没找他麻烦,是他灌我灌醉的——!”

陈铭生的语气依旧低缓,“他有没有找我麻烦,可以去问当时在场的人。”

刘伟从地上站起来,破口大骂:“那里都是你的人——!肯定跟你串通好了——!我操/你妈江名,你敢阴我,老子宰了你——!”

白吉的手在陈铭生脖子上掐着,卡住他脖颈上的血管,陈铭生脸涨的通红,双眼充血。

慢慢的,白吉的手松开了。陈铭生缓和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一个冰冷,坚硬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