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杨昭一直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就算时间,远远超出了她原本的想象。

当初他说,等你手头这几个活做完了,他就回来了。

可杨昭早早就完成了工作,等到她另外接下的工作也完成的时候,陈铭生依旧杳无音讯。

冬天过去了,春天也过去了。

杨昭习惯了等待。

或者说,有时候,她几乎已经忘记了,她还在等待。

那幅画早就已经完成了,杨昭把它装裱好,锁在了柜子里。只有翻找书籍,查看资料的时候,她才会看到那幅画。

从除夕夜后,陈铭生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起初,杨昭看见那幅画,心里会有种说不出的压抑。过了好一阵,她再看见,会觉得有一点点难过。最后,等到夏天来临,等到街道边的梨树开了花,她偶然间看见柜子里摆着的那幅画,心里已经很静了。

或许,所有的感情都是这样。

起于兴起,发于浓烈,最终,归于平淡。

从五月份开始,杨昭就再也没有想过陈铭生。

因为杨锦天的高考要来了。

墙上计时牌的数字,终于变得屈指可数。

杨锦天的成绩在短短几个月里突飞猛进,到后来,他学习劲头高到需要杨昭劝他休息。

他之所以这么努力,是因为他看到了希望。

如果真的毫无奔头可言,那人是不会努力的。而完完全全掌握了未来的人,也是没有劲头的。只有那些还在路上的,甚至于刚刚发现指路灯的人,才会拼死拼活地努力。

最后的那几天,老师也不让往死学习了,反而主张心里要放松,不能太过紧张。

高考前三天,省实验放假了。放假第一天晚上,班主任给家长开了一个小班会,是杨昭去的。

班会上,孙老师主要还是讲了一下学生最后几天的心理调整问题,还叮嘱了一下饮食方便的事情,最后告诉家长,不要给孩子太大压力。

班会解散的时候,孙老师特地把杨昭留了一下。她跟杨昭说,刚刚那些对杨锦天不适用,他必须还要加大力度,绷紧最后一根弦,一直到考完最后一科。

“杨锦天最后这一年成绩突飞猛进,最后这一哆嗦了,一定要看好!”到了这种关头,考生班的老师也都像疯了一样,眼珠子瞪得溜圆,像斗鸡似的。“杨锦天要是好好发挥,考个985院校不成问题!”

杨昭也没怎么被她这股热情感染,但是她还是很感谢孙老师。

“您放心,我一定会叮嘱他的。”

“好!”

一路平平淡淡,可真到了考试当天,杨昭才知道,自己还是会紧张的。

毕竟不管嘴里怎么说,在中国,高考对于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一步。

杨锦天的考场分在三十一中学,离杨昭家很远。当考场通知下来的时候,杨昭有问过杨锦天,要不要去近的地方住,杨锦天说不用。

跟杨昭比起来,杨锦天似乎很淡然。

他每天六点十分起床,晚上十一点半休息,中午固定四十分钟午觉。

杨昭很欣赏他这样的生活作息,从五月中旬开始,她就推掉了所有工作,专心陪杨锦天迎接高考。

考试当天,考场门前的路离得老远就被封上了,车进不来,杨昭就跟其他家长一样,挤在校门口等着。

别的家长都扎堆聊天,杨昭没有认识的人,自己靠在道路旁的一棵树边上抽烟。

杨锦天早上的时候一直在杨昭车里坐着,坐到最后要进考场了才走。临走前他看了杨昭一眼,杨昭对他说加油。

杨锦天笑着说:“姐,总会有件让你开心的事情的。”

杨昭愣了片刻,杨锦天已经走远了。

她觉得杨锦天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再一想,她或许也明白,他的意思。

短短的几个小时。

上午。

下午。

杨锦天结束了第一天的考试。

杨昭在闲着的时候想了想,她发现其实杨锦天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弱项。

就算是杨昭也不得不承认,杨锦天的脑袋很聪明,尤其是数理化,杨锦天性格虽然强烈,但是他的思维是理性的,非常冷静的理性。这一点让杨昭也很意外。

而英语,杨昭父母一辈基本都是海归学者,杨昭和杨锦天在小的时候就经常接触,成绩不会差。

唯一一个杨锦天不太喜欢的科目,可能就是语文了。

杨锦天不喜欢那些咬文嚼字的内容,不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诗句,甚至只有八百字的作文也会让他头疼。

所以等第一科语文考完之后,杨昭仔细看了一下杨锦天的脸色,最后杨锦天都忍不住转过头,对杨昭说:“姐,你就问呗。”

“嗯?”杨昭很快地移开目光,说,“什么?”

杨锦天笑了,说:“你是不是想问问我考的怎么样。”

杨昭摇头,“没,考完了就不要再想了,准备下一科吧。”

中午时间,杨昭问杨锦天想吃什么,杨锦天想了想,说:“吃什么都行么?”

杨昭发动汽车,说:“当然。”

“我想去那家日本料理。”杨锦天似乎心情不错,坐在后座上,扒着前面的座椅,说:“行么?”

杨昭有些意外,“日本料理?”

“之前去过的。”杨锦天说。

“我知道,我记得。”杨昭想了想,那家店离这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是——

“怎么忽然想去那了。”她虽然问了一句,但是车子还是调转方向,往另外一条街道上开过去。

杨锦天笑着说:“我是考生,今天权利最大。”

杨昭笑了,说:“对,今天你最大。”

车里静默了一会,杨昭不经意地侧过头,刚好看见杨锦天在看她。他在接触到杨昭目光的一瞬间转开了头。

杨昭淡淡地说:“怎么了?”

杨锦天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那家日本料理店依旧安静,没有很多的客人。杨昭和杨锦天找到座位,杨昭问他:“你想吃什么?”

杨锦天说:“都行。”

杨昭把菜本给他,说:“想吃什么就点吧。”

杨锦天点了两盘寿司,和一份三文鱼,还有两瓶饮料。杨昭没什么胃口,杨锦天倒是吃的很欢。

料理店的灯光很暗,一直都是那么暗。他们坐在一条长吧台前,吧台上面的小灯将杨昭的脸照得很白,很干净。

杨锦天吃完饭,离考试时间还有很久。

“要不要走。”杨昭说,“去休息一会么。”

杨锦天摇头,他看起来干劲十足,“不用,我一点都不累。”

杨昭点点头,说:“那就再等一会吧。”

“姐。”杨锦天拿纸巾擦了擦嘴,然后说,“你陪我聊聊天吧。”

“好啊。”杨昭说。

杨锦天说:“你知道么,我今天一点都不紧张。”

杨昭笑了,说:“嗯,当年姐姐高考的时候,也没觉得紧张。”她的手扶着装饮料的杯子,但是却没有喝。“不紧张是好事。”她说,“不紧张意味着你胸有成竹。”

她抬起头,看着杨锦天,说:“小天,天道酬勤,你的努力会有回报的。”

“嗯。”杨锦天低着头,过了一会,又重重地嗯了一声。

两天的考试,顺利结束。

最后一科是英语,考场里,离考试结束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屋里就有很多人已经完成试卷了。

杨锦天也是其中之一。

他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完成的考试,但是根据班主任的叮嘱,他要做到最后一分钟。

杨锦天坐在窗边,他转头,看向外面。

今天的天气很好,外面的天蓝蓝的,白云稀疏地飘着。窗户开着一道缝,外面的风吹进来,刮起窗帘,在杨锦天的脸前晃了晃。

外面的天上,飞过了几只鸟。杨锦天看得久了,微微有些愣神。他忽然想起了杨昭,想起他的姐姐。

她在外面等着他么。

杨锦天的眼眶有些热。

杨昭对他的意义,杨锦天说不清楚。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对杨昭的感情很淡,可是有时又会觉得她对他来说意味着一切。

她给了他希望,给了他未来。

当结束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屋子里的考生都欢呼出声。一开始只是几个人,后来变成一个班,然后一层楼道,最后整个学校都欢呼起来了。

解放了,不管考得好,还是不好,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即便是短短的几秒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