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当捕快那些年> 第443章 登塔问长生

第443章 登塔问长生

太平道长一身阴阳八卦袍,面露笑意。

他问道:“赵捕头,你这是何故?”

赵行双目正视他,道:“没别的意思,只是技痒,想切磋一下而已。”

太平道长道:“贫道有事在身,只怕没有功夫陪你。”正要离开,却看到禁军侍卫林大通率领三十多名禁军高手,将他困在了偏殿之中。

林大通虽不是禁军中武功最高的,但是身为禁军头号人物,其自身武功也绝对不弱,如今又有赵行和一种手下相助,他们有信心将太平道长留下来。

他也没有料到,太平道长竟是潜伏在皇帝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还好发现的早,否则,若陛下真有个什么闪失,别说是他,怕是整个禁军都要跟着陪葬。

林大通道:“稍后的登塔,陛下想请国师留在殿中。”

说得很客气,但实际上已是变相的软禁了。

太平道长问,“为何?”

赵行道:“太平道观后山上的事,国师大人不会不知情吧?”

太平道长闻言,脸色十分平静,看不出任何波澜,反问道,“后山?能有什么事?”

他内心虽有些慌张,但身为国师,这一点耐心还是有的。他要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行道:“一刻之前,陛下已传令,邱将军和许将军,已经封锁太平道观,想必现在,高阳王朱典已束手就擒了。”

太平道长道:“贫道不明白。”

赵行道:“小汤观主无牙道长,可是你好友?”

太平道长道:“正是。贫道与他相识十多年,他精通丹道,又擅岐黄之术,这些年来道观中的许多药草,都是无牙道友所赠,只是与高阳王朱典,又有什么关系?”

赵行道:“小汤观主,就是夜王朱典,也就是高阳王。不久前,他送给太平道观的奇异果,你应该有印象吧。”

太平道长道:“那可是绝世神药。”

赵行盯着他,“怕是用来做杀人利器的神药吧!”

他缓缓抽出了长刀,斜指太平道长,“你若束手就擒,或许等事了之后,陛下会给你一个公平的审判,否则,别怪刀剑无情。”

太平道长哈哈大笑不止。

“公平?这世间哪来的公平?京城里的王公贵族,朱门酒肉、夜夜笙歌,西北的百姓伏尸遍野、饿殍满地,这是公平吗?”

“这是你们想要刺杀陛下的理由?”

“不杀他,太子怎能名正言顺的登上大宝?”

此言一出,不仅是赵行,就连林大通等一众禁军,也都吓得面无人色。他们身为天子近卫,听到的一言一行,都会向陛下禀报,可是这不是高阳王余孽意图不轨吗,怎么又于太子联系起来?

无论太平道长所言是真的,还是要浑水摸鱼,他已经成功达到了目的,把太子殿下拉入了这趟浑水之中。

赵行道:“此事跟太子又有何关?”

太平道长似乎察觉失言,又矢口否认,道:“此事与太子,毫无关系!”

这反而让众人不明所以。

这是欲盖弥彰,还是欲擒故纵。

几句话,让场面失去了控制。

太平道长见身份已经暴露,几句话又成功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风紧扯呼,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他双手微伸,八卦袍无风自涨。

周遭空气,变得凝固起来,如同一张巨网,向偏殿内众人笼罩而来,众人只觉如陷入泥沼之中,举手投足变得异常艰难,更不用说对太平道长实行抓捕了。

赵行催动手中刀意。

一道薄薄的刀罡,缓缓从长刀上释放而出,就如利刃划破纸面一般,将太平道长的真气空间,硬生生划出一道缝隙。

太平道长根本没有动手的欲望。

他纵身一跃,从下而上,冲天而起,双掌托天。

轰!

整个偏殿的房顶,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赵行也跟了上去,长刀向太平道长的腿扫去。这一刀,若是命中,别说是人腿,就算是精钢所铸,也会被削为两截。

可是,此时太平道长提前抢到了高位,赵行长刀划过之际,飞云靴在刀尖上轻轻一点,又是跃起三四丈。

而赵行吃了走位不利的亏,一番拉扯,他此时已是内力耗尽,眼见太平道长就要脱离控制,赵行在下坠之时,一把抓住了悬挂在大殿内的黄色飘带,稍微一顿,内力急吐,黄带如一条毒蛇一般,向太平道长腰部卷了过去。

此时,太平道长距离远处高墙,不过三四丈距离。

只要翻过高墙,山高人鸟飞,海阔凭鱼跃,以他的身手,就算是整个京城的军队出动,也未必能抓得到他。

这三四丈,正是他与自由的距离。

一道巨大的力量,从腰间传来,太平道长在空中,内力耗尽,又没有借力的支点,整个人直直的跌在了地上。

砰!

地面的青砖,砸出一个大洞。

太平道长脑门上,鲜血直流。

一身白色的阴阳八卦袍,也染满了血迹,原本一副仙风道骨的太平道长,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长髯已成红色,双目中有着不甘。

十几把刀剑,立即架在他身上。

只要他有些许异动,这些禁军必会毫不犹豫的处决他。

太平道长长叹一声,说了句,“老天不公!那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他盘膝而坐,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送入口中。

赵行连喊阻止他,可是已来不及,丹药已落入了腹中。

顷刻间,太平道长头发倒立,七窍之中,开始渗出乌黑的血液,原本如老神仙的他,现在变得面目狰狞。

“哇!”

一口鲜血吐出。

太平道长匍匐在地上,整个人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就这?死了?”

赵行不敢大意,上前查探,只见他体内生机全无,点了点头,“死了。”

林大通知道这位太平道长功力通天,而且还会妖法,于是命人又用枪在他身上捅了十几个窟窿,确定死的不能再死之时,这才住手。

赵行想了想,“找个地方,把他尸体焚烧!”

林大通道:“都这样了,烧不烧意义不大。”

赵行却深感不安,以太平的实力,就算不敌,拼着一死,也绝对能带走几个,可是他却毫不反抗,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生怕又搞出什么幺蛾子,“还是烧了吧!”

……

天坛。

文武百官早已林列两排,等候陛下登塔问天道。

这也是仪式的最后一部分。

经过一上午三四个时辰冗长的仪式,有些年长的人已有些吃不消,好在中间的茶歇,让他们吃了点东西,才不至于体力不支而晕倒。

那是对陛下的大不敬。

至于后面偏殿中发生的事,由于禁军提前封锁了消息,再加上整个战斗时间极短暂,并没有波及这里,他们并不知情。

只是看到太子朱延带着十几个护卫,离开了天坛。

如此重要的仪式,太子竟中途离开,想到昨夜发生的事,他们甚至已经在议论纷纷,直到太监一声唱喏,“圣人临驾!”

又是叩拜之礼。

今天跪拜的次数,着实有点多。

可是没办法,老祖宗的规矩,你得遵守。在场的众人,在京城可都是食物链顶端的人物,享受了阶级带来的特权,你得维护好这些规矩。

说白了,有付出,才有回报。

一上午,你去搬砖砌墙,累得半死不活,你也就赚十个包子,二十文钱,可是你在这里跪着,回头鱼翅燕窝就能安排上。

这就是规矩带来的好处。

能将人和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可是当群臣看到,皇帝身后跟着的是范小刀时,尽管面上如古井不波,内心却极度不淡定了。

除了没有太子的蟠龙比肩和玉带,妥妥的亲王的装束。

官宣了?

皇帝私生子这件事,在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时有时无,弄得他们也搞不明白,究竟大明天子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如今,态度鲜明。

京城中,怕是又多了一位实权派人物。

众人各怀心思。

人群中的彭御史看到这一幕,心中已乐开了花,之前花出去的那一笔银子,简直不要太划算!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机遇。

东厂的厂督陆天硕,就是一个例外。

两人的恩怨,始于江南,前不久因为林远一事,矛盾更是公开化,陆天硕一直在找机会报仇,哪怕已经知道他的身份。

他明白,一旦范小刀得势,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放过自己。

既然如此,那不如拼死一搏,将他拉下马。

当然,这需要好好谋略,他的军师白守涛,已经开始着手搜集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