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半仙> 第1080章 第一零八一 夜会至美

第1080章 第一零八一 夜会至美

庾庆略显沉默后回道:“有什么事还是等你自己出去后操办吧。”

向兰萱一边眉头扬起,“怎么,我帮你牵制住鲲奴,让你帮我办点事也不行?”

庾庆:“我们商定好一个路标,你沿途设置好,我那只三足乌,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里一旦把事情搞定了,确定能出去了,会让三足乌沿着路标去联系你,届时你立刻想办法脱身,我等你一起出去。”

向兰萱怔住,旋即噗嗤一笑,“怎么,舍不得我死吗?”

庾庆:“你怕是忘了件事,百花仙府,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没了,你这条命是我当时背着跑,是我背出来的,还没报恩就想着去死,大行走这样做人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向兰萱明眸生辉,异彩连连,笑意渐浓,渐渐笑靥如花,最终乐不可支,前俯后仰地“咯咯”大笑,笑得花枝乱颤,那笑声在山谷间如银铃般隐隐回荡。

两边正在谈话的乌乌和蒙破齐刷刷回头看去。

蒙破嗤了声,“笑这么癫,这娘们吃了春药吧?探花郎那厮,跟这娘们是不是走的有点太近了?”

乌乌淡淡回了句,“大才子嘛,可不就是一剂春药,哪个娘们见了不来俏?”

蒙破是有立场的人,他自然是站钟若辰那边的,“呸,就凭她,也配老牛吃嫩草?”

明月生辉,朦胧群山间,有一座高耸入云霄。

山巅灯火辉煌,亭台楼阁,月辉下的琼楼玉宇宛若仙境,此地正是巨灵府的中枢,谓之巨灵宫。

宫中偶有人来人往,侍从或侍女,静坐如石雕的巨人偶尔也会四处打量。

看似凶险之地,老邱和梨花却一路偷偷摸摸、躲躲藏藏地爬了上来,某种程度来说,梨花是在老邱的鼓动下硬着头皮跟上来的,梨花这一路的提心吊胆难以形容,发现这老邱不是一般的胆大,难怪当年敢闯千流山偷东西。

当然,老邱也不傻,并非蒙头乱来,此来的途中就反复抓过舌头审问,确认了那个云鲲上仙并没有在巨灵宫,而巨灵宫平常也并没有什么很高级的守卫。

正是鉴于这一点,他们才敢在那些守卫的眼皮子底下闯宫。

不是他们这些外来人突然闯入,巨灵宫需要那种实力非常强大的守卫吗?

云鲲上仙搞出的阿蓬和普惹当左膀右臂已经很强大了,已经足以帮忙镇压、打理巨灵府内的一切不安分了。

当然,那位至美娘娘的实力也不弱,根据从各种舌头嘴中的综合消息来判断,应该也有了能媲美阿蓬和普惹的实力。

也就是说,起码是半仙的实力,而偷偷摸摸上山的老邱想要干的就是面见至美娘娘。

两人加一起也不是至美娘娘的对手,试问梨花如何能不害怕,感觉老邱不仅仅是胆大,甚至是有些疯狂。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是跟着老邱去赌一把,因有些道理老邱还是说得没错的,一任任娘娘都能突破到半仙境界,这说明和天赋的干系不大,这边应该掌握有修为突破到半仙境界的法门,试问如何能不心动。

这般偷偷摸摸去见,会不会认错了人,梨花倒是不担心,这巨灵宫内,从山脚到山上,到处都有至美娘娘的雕塑。

让梨花惊疑的是,从未来过巨灵宫的老邱却像是轻车熟路一般,带着她直奔目的地,似乎不问也知道那位至美娘娘住在哪,像是提前探过路。

山顶的琼楼玉宇中,老邱带着她穿过了一座华美的园林,翻窗潜入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室内,就此在一个雕梁上躲藏潜伏了下来。

等了好一阵,见没了继续前行的动静,梨花不由问道:“躲这干嘛?”

老邱低声道:“就这了,这就是那个至美娘娘的寝宫。”

少女般面容的梨花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你来过不成?”

“想什么呢,嘘…”老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外面隐隐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梨花顿屏气凝神,不敢有动静。

不一会儿门开,进来了三个女人,皆是一身雪白衣裳。

衣服虽然都是白色的,但为首者的衣裳明显更华贵,而且是顺溜丝滑的那种,只是长的不太像是能为尊的女人,五大三粗,皮肤黝黑那种,还长着朝天鼻,还不如后面两个侍女模样的人好看。

话又说回来,跟外面的那些雕塑确实很像,不过雕塑难以看出一个人的美丑。

梁上二人心里暗暗嘀咕,长这德性,也好意思尊称“至美”二字?

好在人对上了,目标没有找错。

也因此,梨花越发暗暗心惊,不知道老邱是怎么做到毫无偏差摸到目标所在地的。

屋内张开双臂,正要任由两名侍女宽下外套的至美娘娘忽然收手了,发出丹田气十足的浑厚嗓音道:“算了,上仙不知在忙什么,我暂时也无心休息,你们先退下吧。”

“是。”两名侍女领命退下了。

门关上后,至美娘娘在屋内徘徊了一阵,忽衣袖一扫,窗户无风自动关上了,此时她才淡淡说道:“还要我请你们现身不成?”

老邱对心惊肉跳的梨花偏头示意了一下,便率先跳了下去,拱手行礼道:“拜见至美娘娘。”

梨花被这厮的胆大包天给惊得无所适从,也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至美娘娘慢慢转身看向了二人,神情淡漠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本宫的寝宫!”

梨花胆战心惊,老邱却胆大的很,从容回应道:“不是我们胆大,娘娘能支开身边人说话,看来在巨灵府内也是个消息灵通之人,想必已经猜到了我们的来历。”

至美娘娘缓步绕着二人上下打量了一阵,“一妖,一人,就你们这穿着气质,本地人学不来,看来确实是外面人间的来客。能悄无声息摸到本宫的寝宫而不被发现,也算是有些本事。擅闯本宫寝宫,可知罪?”

老邱拱手作揖道:“我等冒险前来奉上一份大礼给娘娘,何罪之有?”

至美娘娘嗤了声,一脸不屑地捋着袖子,“大礼?人间俗地,修行资源匮乏,修为顶了天的也不过就你们所谓的什么半仙修为,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

老邱正色道:“将整个人间当作礼物献给娘娘,不知能否换来娘娘的回眸一笑?”

至美娘娘略怔,“整个人间?你算个什么东西,能定夺人间予谁?”

老邱:“我个人确实不能定夺,但娘娘能定夺,在下柯密,原为娘娘效犬马之劳!”

用力拱了拱手以表诚意后,又垂手正色道:“仙府修行资源虽丰沛,却由云鲲上仙主宰。据我所知,这巨灵府内,向来是铁打的云鲲上仙,流水的后宫娘娘,短则数年,长则百年,就要换一个后宫之主。

人间虽有不堪之处,娘娘一出却能横扫一切宵小,信步其间,可不受任何羁绊,可俯视众生,生杀予夺皆在娘娘一念之间。是要一生从容,还是命悬一线,想必娘娘不难做出抉择,这也是在下敢冒险前来拜会娘娘的原因所在。”

梨花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还是听了个心惊肉跳,发现这魔头行事还真有够猖狂的,上来就挑明了,一点都不带拐弯的。

至美娘娘神色变幻了一阵,当然知道人家所说的前提是什么,那就是她能出去,而云鲲上仙出不去,徐徐道:“无所求,就为冒险前来讨好本宫不成?”

“难道娘娘会过河拆桥不成?娘娘,我的身份您抓点外界进来的人一查便知,我本名柯密,如今被人称呼为老邱……”老邱将自己目前大概的处境讲了讲,什么受到打击压迫,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隐姓埋名几十年之类的,说的自己都在那抹眼泪,要多惨有多惨的样子。

之后又指着梨花介绍了一下,什么到处送礼做人,就因为想进仙府看看,便被追杀的无处藏身之类的。

反正各种凄惨,那意思明摆着,恨外面那些势力欺人太甚,想依附眼前这位娘娘寻找出人头地的机会。

至美娘娘听后,也不糊涂,问道:“直接投靠上仙岂不更好,为何要依附于我?”

老邱抹了把泪,又正色道:“我等岂能盲目乱投,来之前自然是打听好了才做出抉择,云鲲上仙残暴不仁,视手下人命如儿戏,变态如魔,甚至能干出杀人取乐之事,我等如何敢从?娘娘则不一般,是个仁义之人,听闻经常当面训斥云鲲上仙的恶行,换了娘娘是我们,如何抉择很难吗?”

听到这里,至美娘娘沉默一阵后,说道:“听闻有个探花郎,手上掌握着进出仙府的法门?”

闻听此言,察言观色的老邱和梨花相视暗喜,知道赌对了,事情妥了。

老邱道:“是的,连娘娘都有风闻,想必云鲲上仙已经出手,那进出法门想必已经到了上仙手中,如何拿到那进出的办法,恐怕还要娘娘这里细细下番工夫。”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23->